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要兼顾

2015-7-13 9:55:5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蕾

作为新环保法实施后第一批被约谈的城市,重压之下,山东省临沂市对数十家企业采取严厉的停产治理措施。这一铁腕治污举措,引发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和争议。

2014年,临沂市开展大气污染治理行动,向57家企业下达了限期治理通知书。但是,截至2015年2月,57家企业均未按期完成限期治理任务。2015年1月26日至29日,环境保护部华东环保督查中心对临沂市部分大气污染排放企业进行暗查,发现13家企业存在偷排、漏排等环境违法行为,其中9家是治理行动中被要求当年年底完成治理的企业。2月25日,华东环保督查中心公开约谈临沂市政府主要负责人。约谈打响了临沂这场攻坚战的第一枪,一场酝酿已久的环保风暴随之而起。

作为一个山区城市,临沂市的城市建设发展很快,经济总量位列山东省前五位,但这种发展的资源环境代价很大,环境污染严重,群众反映强烈。一方面,高耗能、高排放企业仍大量存在,仅城区外环线就有1000多家。作为临沂市的工业重地,罗庄区集聚了67家建陶企业、7家钢铁企业、5家焦化企业;另一方面,道路、建筑施工数量多、管理粗放。仅城区内就有施工工地318个,导致扬尘污染严重。此外,机动车尾气污染也较突出。临沂城区机动车5年来数量增长近3倍,加上西部物流城外来运输车辆多,对空气质量造成很大影响。以上种种原因,导致2013年以来,临沂雾霾天数增加,程度加重,蓝天白云难得一见。

“过去二三十年是我国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为及时加入经济全球化进程,尽快形成国际竞争优势,国家在壮大中央层面经济实力的同时,也大力鼓励地方发展工业产能,造成了特有的地区经济竞争格局。在这个过程中,污染严重的落后产能顺势生长。”环境保护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认为,这种以牺牲环境换取经济发展的模式,首先应归咎于当地政府和企业环保法律意识淡薄、片面追求经济利益,但也是特定时期国家发展战略的必然结果。“临沂这样的边缘地区,没有地理区位优势,缺乏技术能力和高端人才,资本积累少,没有能力搞‘高大上’的清洁产业,只能‘有奶就是娘’,以落后的生产方式搞发展。”

这种以牺牲环境换取经济发展的模式,虽然事出有因,但后果严重,无法长期采用,临沂目前处在转型的时点。正如临沂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林峰海在全市大气污染防治部署大会上强调的那样:“靠违法排污、牺牲生态环境牟取利益已经行不通了。要么转,要么改,没有选择余地。” 往哪个方向转?有人说,既然过去靠牺牲环境搞发展,现在就应该停下发展保环境——显然,这种观点难以被大多数人接受,否则就不会发生“临沂之争”了。

经济发展仍然是第一要务,其重要性无须多述。因此,经济发展转型的方向应是环境与经济双赢的绿色循环低碳发展,即绿色转型。“临沂之争”表明当前环保工作面临两大命题:一是满足人民群众基本的环境需要(清洁空气和水等);二是以有限的环境承载能力支撑更大更高的经济发展。“要同时回答好这两个命题,而不是单纯强调环保或经济的需要,这才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要义。” □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