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去产能关键在地方政府

2016-2-5 9:02:02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琼杰

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会议明确提出了2016年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一时间,作为首要任务之一的去产能成为全社会普遍关注的焦点,考量着各级地方政府的管理能力和大局意识。

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在国民经济迅猛发展的过程中,地方政府为盲目追求GDP增速,企业为自身发展,往往一哄而上,造成低层次重复建设严重,致使许多地方出现了结构单一、产能过剩的状况。而产业结构不合理、落后产能居高不下不仅成为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性发展的瓶颈,而且成为地方政府挥之不去、骑虎难下的梦魇。在上一轮经济低迷期,那些“钢都”、“煤城”、“铝都”等产业结构单一、过度倚重重工业且产能过剩的城市就深受其累。

事实上,去产能作为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这些年来国家及相关部门也一直在着力推进,并重点淘汰那些落后产能。据粗略统计,前些年国家就先后对钢铁、电解铝等重复建设比较严重、污染环境、能耗高的产业出台了多项政策,要求关停并转,淘汰落后产能。然而,地方政府出于地方发展和就业需要对此并不积极,最终导致钢铁、电解铝、煤炭等产业的产能在淘汰中不降反升。

尤为值得深思和警惕的是,许多地方政府口头上重视去产能,而在行动上却相互推诿,皆希望其他地方去产能,而保全自己的企业。前几年,某钢铁大省曾制订了一个规模宏大的去钢铁产能计划,而原本该淘汰的小型钢铁企业为了躲避被关闭的命运纷纷挂靠省内一国有大型钢铁企业门下。淘汰风头一过,这些小型钢铁企业又纷纷另立门户,重操旧业。地方各级政府对此心知肚明,可为了各自的利益,也是听之任之,看透不说透,最终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淘汰落后产能行动沦为了笑柄。

而有些地方政府为了政绩和就业的需要,更是不惜打肿脸充胖子。某地一个国有电解铝厂长期产能过剩,亏损严重,入不敷出。为此,地方政府通过行政命令让一家国有煤炭企业对其进行了兼并重组。即便如此,在当前电解铝产能严重过剩、铝价长期低迷的形势下,该电解铝厂还是半死不活,每月亏损高达数亿元,把原本生产经营形势不好的这家煤炭企业也拖入了泥潭。为了自保,这家煤炭企业请求地方政府让电解铝厂停产,淘汰落后产能。可政府为了追求GDP增量,宁愿让国有资产因高额亏损而被逐渐吞噬掉,也不让此类的僵尸企业停产来淘汰产能。相比而言,民营企业在这方面比较洒脱。某地一民营矿业公司因市场行情不好、逐月亏损被迫停产,而地方政府为了所谓的产值和税收,要求企业恢复生产。这家民营企业顶着层层压力,勉强恢复生产3个月,又赔进去2000多万元。如此,即便政府再施压,这家民营矿业公司也不再生产了。

不容忽视的是,我国的市场经济已确立和发展多年,但时至今日,许多地方市场经济依旧是“市长经济”,发展哪些产业、淘汰哪些产业和淘汰多少很大程度上还是地方政府说了算,这在能体现地方意志的国有企业身上表现得更为突出。因此,在当前严峻的经济形势和不断增加的发展压力的两难之下,去产能与发展经济的两个主体——地方政府和企业息息相关。产能过剩问题,既是企业的事,在相当大程度也是地方政府的事,地方政府愿不愿意化解产能过剩、能不能积极主动化解产能过剩,背后有诸多现实考量。如果政府还像过去那样,万事之前,利益当先,“己所不施,还施于人”,缺乏大局意识和“一盘棋”思想,总寄希望其他地方来淘汰落后产能而保全自己的企业,那去产能只能在相互观望中无疾而终。

毋庸置疑的是,这次党中央、国务院对去产能是动真格、出实招,决心不容动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积极稳妥化解产能过剩,要按照企业主体、政府推动、市场引导、依法处置的办法,研究制定全面配套的政策体系,因地制宜、分类有序处置,妥善处理保持社会稳定和推进结构性改革的关系。而1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又明确指出,坚持用法治和市场化手段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按照市场倒逼、企业主体、地方组织、中央支持的原则,以更加严格的安全、环保、质量、能耗等标准,依法依规推动落后产能限期退出,引导企业通过兼并重组、转型转产、搬迁改造等主动退出产能。同时,严控新增产能,完善支持政策。

由此不难看出,要真正将去产能实实在在落地,地方政府的推动作用不容小觑。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其作用甚至远大于企业主体和市场引导作用。所以,各级地方政府必须把去产能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用抓铁留痕的作风,采取得力有效措施,切实组织好、引导好、推动好去产能工作。□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