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张义:注定和义工有缘

2014-4-28 15:25:08 作者:黄永峰

有这样一位普通的矿工:在井下,他开采光明,把温暖送给世人;在井上,他热心公益,用爱心温暖需要帮助的人。他就是山东丰源远航煤业有限公司北徐楼煤矿机电工区维修工、滕州义工协会会长张义。多年来,张义几乎把全部的业余时间都献给了爱心公益事业,他发起成立了鲁南地区最大的爱心组织——滕州义工协会,由他策划组织的爱心活动多达600多场,筹集善款60多万元,有近万人得到了帮扶和资助。他用爱心和善举温暖了更多的人,在班墨故里传承起兼爱尚义之风。

结缘“义工”

张义说,也许是因为自己名字里有一个“义”字,就注定和义工有缘。

1996年,年仅18岁的张义中专毕业后进入了丰源公司北徐楼煤矿成为了一名矿工。十多年来,他干过采煤、掘进、机电维修等多个工种,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机电维修技术,多次荣获集团及矿“技术能手”称号。

2010年10月的一天,张义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一个醒目的字眼引起他的注意——“义工”。张义以前也有过做义工的想法,却一直没机会实现。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朋友,得到了朋友的支持。不久,张义约了几个网友一起去羊庄镇看望孤儿。

那次活动对张义触动很大,或者说对参加活动的所有义工都触动很大。没有亲人的照顾,几个孩子浑身都脏兮兮的,大家见到他们的时候,都感觉很心疼。义工带他们去洗澡,帮他们搓背,并帮他们买了新衣服。中午吃饭的时候,义工带孩子们喝羊肉汤,同时要了2斤羊肉给孩子们吃,十几位义工却在一边喝白开水、吃烧饼。走的时候,大家又把身上的钱都掏给了孩子。通过此行,张义更坚定了成立义工协会的念头。他了解到,在羊庄镇像这样的孤儿有126名,每个孩子都需要帮助。如果要帮助滕州市所有的孤儿,单凭几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

于是,他在网上成立了义工群,组织朋友入群,并通过网上发帖,团队的成员一天天增多。从羊庄回来之后,张义又接连组织了几次活动,在义工群里反响很大,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经过精心筹备和积极发动,2011年1月,滕州市义工协会正式成立,成为隶属于滕州团市委的一个爱心服务组织,张义也众望所归地被推举为首任会长。

传递爱心

担任会长后,张义更觉重任在肩,他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牺牲了和亲人团聚的机会,全身心地扑到义工事业上来。为了帮扶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张义费尽了心思。

2013年4月20日,为救助白血病女孩何伟,他组织滕州义工举行了“圆梦演唱会”活动。为组织好这次活动,张义可算是跑断了腿、磨破了嘴皮。他多次和患者及其家属联系,确定活动内容和主题;和晚会承办人联系,商讨活动详细事宜;和公安、城管等相关部门交涉,得到了他们的支持。活动开展前十几天里,他几乎每天都要往返于北徐楼煤矿到滕州市区之间。在张义和义工们的努力下,晚会获得了空前成功,现场不断上演着感人的一幕幕: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颤抖着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钱;一位农民工兄弟,捐出了自己当月全部的收入——1000元钱,而且还将拍得的玉坠送给了何伟,然后匆匆消失在人群中……经过9个小时的活动,共募集善款90460.9元,并当场交给何伟家人,让何伟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救治。

在滕州市里,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城中村”。方圆近百亩的偌大院落里,处处残垣断壁,一片荒芜。院子里住着30来位老人,年长的有93岁,年轻的也有五六十岁,他们大多都是有肢体上的残疾,或是五官移位、面目可怕。这里就是封闭了半个多世纪的“麻风村”,里面住着的都是几十年前入住的患过麻风病的人。在外界看来,麻风病会传染,麻风病人也被称为“风吹来的魔鬼”,外人都不愿意去接近。为了让新社会的阳光更多地照耀麻风村,让麻风病人感受到爱心和温暖,张义专门咨询了专家,了解到麻风病的一些情况,确定该病已经完全消失了。他向义工们大力宣传关爱麻风病人的意义,并亲自带领义工们去麻风村里探望老人。在他的宣传带动下,到麻风村义务服务的队伍迅速壮大,而且还把麻风村闲置土地开发成“义工菜园”,把收获的蔬菜分发给老人。张义每次来到麻风村,都会为每位麻风病人洗手洗脚剪指甲,拆洗被褥。张义和义工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感动了这里的每一位麻风病老人。84岁高龄的刘大爷拉着义工们的手感动地几乎泣不成声:还是新社会好啊,你们这些年轻人让俺们这些被社会遗弃的人也感受到了社会的温暖!如今,张义已经把“情暖麻风村”写入了滕州义工的“夕阳计划”里,几乎每天都会有义工前去麻风村里服务,昔日封闭荒凉的“麻风村”成了滕州义工这群年轻人奉献爱心的热土。

在张义的策划下,滕州义工相继实施了小荷计划、夕阳计划、助残计划、环保计划等活动,让更多的人得到了帮助,让他们享受到了社会的阳光,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他组织人员定期到光荣院看望老红军,到莲青山植树倡导绿色环保,为贫困学子举行爱心义卖等,得到社会普遍称赞。他组织义工为一岁半的烫伤女童李冰杰筹集救助金8000余元,他带领义工冒雨举行爱心义卖,为寒门学子小康筹集爱心助学金7000余元、为病危大学生丁敏筹集善款5万元等。3年多来,由张义组织并参与爱心活动600多场,筹集各类善款60余万元,为贫困学校建立6座图书室,为1800多名特困学子提供助学帮助,为“留守儿童”建立了两所“义读学校”,探望服务孤寡老人500余人次,为西藏牧民捐赠衣物10000多件,成功结对120余名孤儿。他本人还成为两名孤儿的“代理爸爸”。

爱的奉献

张义白天除了在矿上工作,还要为义工的事情奔波,晚上回来要谋划下一步的义工活动,每晚都要忙到深夜,每逢节假日也要去筹备组织义工活动。张义的妻子也是北徐楼煤矿的一名员工,她深深体会到丈夫作为一名矿工的艰辛。她说,每天下井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上井后他还要组织和参加义工活动,她打心眼里心疼。不仅如此,自从他做了义工,自己就没买过新衣服,家里除了日常开销,所有的钱都让张义用来做义工了。女儿今年才11岁,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住校,也经常跟着他参加义工活动。她很听话,做义工时总是一个人站在一边。有时候张义忙得把女儿忘了,别的义工看着心疼,便带她去吃饭、喝水。张义说:“家人虽然稍有抱怨,但还是非常理解、支持我的。”有时也会有不理解的声音出现,有人说他为了出名,有人说他为了赚钱……他的义工朋友在网上看到这些言词时,想让他想办法删除,张义却说:“不要删,我是实实在在做好事,真正想帮助人,问心无愧。”

也有人问他:做义工没有报酬没有名利,你花费自己的时间与精力,甚至金钱,这么辛苦,到底图个啥?张义说:“我啥也不图,能帮助别人,我就觉得值!”自从张义把精力投入到义工,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少了,个人娱乐的时间没了,车子的油耗多了,口袋里的钱也少了。去年一年,他的私家车跑遍了滕州市的所有乡镇,每月自己掏电话费300多元。而他的付出是无法用金钱、时间和数字作统计的,因为爱本身是无价的。

在张义的影响和带动下,他身边的许多矿工也都加入到了义工行列。矿上及工区领导得知他的事迹后,也给予了他充分的鼓励和支持。这一切,更激发了张义参与义工组织的信心和决心。在张义的带领下,滕州义工从十几名成员发展到目前拥有志愿者3000余人,成为鲁南地区会员最多、组织活动最多的社会自发民间无偿义务服务群体。“有困难找义工、有时间做义工”成为滕州义工的宣言。张义的事迹也多次在媒体及各大网络被广泛报道。他被选举为山东公益联盟常务理事、山东青年志愿者协会理事、枣庄市爱心联合会副会长,同时被授予“山东省优秀志愿者”、“山东省十佳义工”、“山东好人”、“感动枣庄十大杰出人物”、“滕州市五四青年奖章”,他创办的义工协会被评为“山东省学雷锋先进集体”。

谈起自己参加义工的感悟来,张义说:“我是一名普通的矿工,也较早地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更懂得了感恩和奉献的意义。人活这一辈子,不一定能干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但可以做出一些有益于社会的事情。作为一名义工,我要把爱心和温暖传递给更多的人,让社会充满爱,让自己活得更加充实,也更有价值,这样的人生才更有意义。”多么朴实的话语,道出了一名普通矿工仁义无私、奉献社会的精神追求。□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