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文海中的一条鱼

——记中国煤矿作协、甘肃省作协会员史玉英

2014-5-4 10:32:52 作者:白银宝

文学是浩瀚的大海,而她只是大海里的一条鱼,游到大海深处是她的梦想。——题记

史玉英,面容清秀,始终执着地追逐着自己的文学梦想。她致力于文学创作,先后有散文、诗歌、新闻通讯等发表于《文学月刊》、《情感文学》、《当代矿工》、《中国煤炭报》、《甘肃日报》、《甘肃工人日报》等报刊杂志,获2008年甘肃华亭煤业集团“十佳青年”、2009年“巾帼建功标兵”等荣誉,并于2012年被中国煤矿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今年3月份,又被甘肃省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同时,她还担任平凉市和华亭县作协理事。

在矿山成长

1998年,毕业于太原理工大的史玉英被分配到了甘肃华亭煤业集团公司砚北煤矿。她像其他高校毕业生一样,从最初面对矿山的艰苦环境显得无所适从,到经历了基层的磨砺后逐步成熟起来。近16年的矿山生活使她对煤矿、煤矿工人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她在皮带走廊看护过皮带,在磅秤房和投机取巧的煤贩子吵过架,刚调到文印室工作时还因为打字慢急得哭,后来又因为文笔好从事了宣传工作,所有的这些经历都是她成长路上的宝贵财富。

这就是她和煤矿的缘分,连她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会像父亲一样成为一名煤矿工人。是矿山这片土地让她洗掉了浮躁和青涩,变得踏实、稳重。

无论是知识竞赛中获得第一名,还是辩论赛中获得最佳辩手,或是两年半就完成了汉语言文学自学本科考试,这都见证了她执着的本性。她常说:“矿工很辛苦,他们是现代的普罗米修斯,在千米之下开采阳光,我有责任用自己手中的笔把煤矿的发展和矿工的事迹写出来展现给大家,让人们了解我们的矿工,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光明和温暖。”

心中有梦想

“从小我就爱读书,国内外名著都广泛涉猎,但古诗词我读得少,以后要补上。”“记得小时候我读法国作家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到半夜,读的时候很多都不懂,但当时就是想要读。事实也证明,读书使我获益匪浅。”

史玉英时常反思自己,她说:“写作就是寻找内心的宁静。”她总是听人说起“寻找心灵的故乡”、“让心灵去旅行”之类的劝慰,从某种程度上,这也反映了当下人们的迷茫和浮躁。因此,她认为作家就是要借自己的笔,传递人们心灵的呼唤。

她的散文《想您了,姥姥》、《老了的收音机》、《远方的母亲您好吗?》、《经历过,才懂得》、《有你真好》等,都是用真挚的语言、细腻的情思,宣泄着对亲人的思念和感恩,她借饱含真情的文字表达对人生和生活的热爱。她在诗歌里吟唱:“翻出往日的相片/穿着牛仔长裙的我/在校园的梧桐树下/泛着淡淡的清香/一直热衷于牛仔长裙散发的气息/淡淡的蓝/裙角蹁跹/发丝在耳边飞舞/云儿在心头升起/春天已披上绿色的风衣/哪怕是一株小草/也会倔强地怒放出属于自己的玫瑰。”

因为她的吴侬软语和她的柔弱身躯,人们总会看错了史玉英,错将她归为江南的女子,但她骨子里的硬气却真真是西北人的标签。她说,人如果没有梦,就会变得很沉重;人如果只会做梦,白云就会被风吹走。万物都有其使命,我也有,那就是文学。

幸福在泥土里

诗人存在的意义不是逃离,而是介入和存在,介入周遭的世界,就是要扎根到泥土里,然后开出鲜艳的花。她的中篇小说《闪光的煤》便是一朵在泥土里开出来的花。她既在诗歌中飞翔,也在小说里潜伏,更在散文中芬芳,她以自己的敏锐来感知生活。

“我还差得很远呢。在文学艺术的道路上,我就像大自然的一粒微尘。”史玉英在文学的道路上继续她的梦想,也始终相信文学是严肃而神圣的。她依然是那个性情中的女子,会时不时地游离在自己梦幻的世界里:“我也有白云一样不着边际的美梦,冬天学会像树袋熊一样在木质的内心里冬眠,一觉醒来,已是春暖花开;夏天躲开恶毒的太阳,在自己的清凉里读几本喜欢的书;秋天,去一个遥远陌生的小地方,听雨、看山,什么也不想。”仿佛,她渐渐老去的只是身体,而不是心灵。

她说:“虽然我爱诗如命,在文学的道路上是个苦行僧,但却不乏乐趣。无论写作还是生活,我都有着泥土里播种的幸福。”除了工作和写作,她在生活中俨然一个平凡的女性,在菜市场与商贩讨价还价,扎起围裙做丈夫和儿子最喜欢的饭菜,相夫教子,约朋友打球唱歌,将幸福种在泥土里,开出美丽的花。□

史玉英在构思自己的新作品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