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周皓:做踏实人 行良心事

——全国“最美青工”、机械制造公司模锻分厂高级技师周皓写真

2014-5-9 15:21:55 来源:当代矿工 作者:董建华

认识周皓先是从文字上。因为编稿,看到关于周皓入选全国“最美青工”的记者来稿,一篇接一篇,由此对这个青年人有了文字中的感性认识,很赞叹他的爱岗、他的敬业、他的技能。

走近周皓是在几日前。因为接受采访任务,要写一篇关于周皓光荣地当选为全国“最美青工”的深入报道。虽然自己常说采访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但采访周皓绝不仅仅是学习,而是深受教育;走近周皓就走进了一个感动的世界,走进了一个纯净的世界、一个厚德的世界。

第一眼见周皓,绝对不会把他和那么多“光环”联系在一起:敦实的个头、白净的皮肤、默默地注视、浅浅的笑…… 完全不是“英雄”的造型,没有“名人”的张扬、“榜样”的作派。

“他刚来我们车间,看到这胖乎乎的小伙子干净利索的,心想:就他,能干活吗?”集团公司优秀班组长、机械制造公司机修车间班朱明新直言快语地表达了他对周皓的第一印象。

周皓的确貌不惊人、语也不压众,但就是这样一个外表腼腆的“小人物”,内心的强大却超出了几乎所有知道他的人的想象。

从1999年9月刚刚毕业的技校生,到今天自修大学本科毕业学子;从当年20岁的毛头小伙儿,到今天成熟的青年;从一无所知的学徒钳工,到今天无所不知的高级技师,周皓人生的精彩不靠“拚爹”,不靠谄媚,不靠攀缘,不靠手段,就靠一点:踏踏实实做人。“刚开始我以为他干活不行,可没两天就发现这小伙子和别的年青人不一样,中午吃完饭别人都在喝茶唠嗑,他却躲在角落里‘鼓捣’。”朱明新说的是周皓继2006年荣获“阜新市钳工标兵”和“五·一奖章”称号、一鼓作气在2007年夺得“市长杯”职工职业技能大赛第一名被授予“阜新市钳工技术状元”、“阜新市钳工首席员工”、“阜新市劳动模范”后从防爆电机大修车间调到机修分厂时的事。那时周皓的钳工技术已经炉火纯青,但机修方面的技术还只是“半瓶晃荡”,虽然他也曾粘着他钳工之外的其他师傅学过修机床、平台划线等,而且学得很好,不过要适应机修全面工作确实还很牵强。所以午饭加之后的“鼓捣”就成了周皓每天的“大餐”。不仅如此,周皓还总是缠在师傅们面前问这问那,那付真诚和好学劲儿喜得师傅们倾其所有,把自己所有的“看家本事”都传授给了周皓。

有了“本事”的周皓并不耍“大牌儿”,而是不声不响地承担起一个又一个的重任:处理故障、设计图纸、创新科技……

“周皓不只是技术过硬,只是技术过硬那叫技术能手,‘最美青工’可是多方面的。”机械制造公司机修分厂检修班班长张国凡这样评价周皓,“这小伙子确实有股子钻劲儿,学习刻苦技术顶呱呱。但他不只这一方面行,他是我们班的工会小组长,做工会工作也非常热心,谁家要是有个大事小情,他虽然不多说话,但跑前跑后地那顿忙活,绝对让人感动。他还是我们公司的优秀党员,思想上的进步也是没比的。”

看得出来,周皓的“人缘”极好,提到他,每个人都会自然地流露出喜悦;评价他,谁也没有牵强、没有官话和套话。“那是人家做到了,全国最美,绝对配!”张国凡说,“因为技术过硬,周皓在公司内部被调动多次,周皓是哪里需要哪里去,从没听他抱怨过一句话。这次从我们车间出去到模锻车间,工资减少、责任增大、任务加重了,可周皓依然那么淡然,安排啥干啥,干啥干好啥。”

“那叫到位。”和周皓曾经同一车间工作3年、11年来还一直保持着联系的机械制造公司电机电器分厂工人吴兴勇提起他这个“哥们”就眉飞色舞,“其实就是不敢用‘完美’这个词来评价人,否则我一定会把最美好的语言都给他。如果不说‘完美’那就换个词说吧,那就是:到位。无论做人做事,周皓都非常到位。”

“特别好,特别好,特别好!”周皓曾经检修分厂的师傅王洪伟虽然不善言谈,但说起他这个徒弟可是乐得合不拢嘴,“他现在比我强多了,尤其是那些细活儿,干得特别漂亮。”看得出来,王洪伟师傅赞美他的徒弟,绝对发自内心,“他干活好,人也好,不仅对我非常尊重,对别人、对谁都好。如今啊,技术这么好,却挣不到2000块钱还无怨无悔工作的人不多了!”

其实不单是对工作,对家庭周皓也是这样,听不到他抱怨、看不到他厌烦。他的岳母在他结婚还不到一年的时候就被查出乳腺癌晚期,医生判定只有两个月的生命期限。可周皓不服,他鼓励岳母一定要坚持,他一定陪着走过这最艰难的时光。“多亏了我这儿子,不然我早见阎王了。”周皓的岳母红光满面、高声大气的样子根本不见病的影子,她说周皓不是女婿是儿子,“给我端屎端尿的,不是儿子是啥!”看着周皓,岳母满眼的慈爱和满足,“我光化疗就化了9次,用了两年时间。每当我住进医院,周皓就累得不得了:早晨做好饭自己不吃趁热给我送到医院,我吃完了他胡乱对付一口就去上班了,晚上下班他回家做好饭还是先给我送来,然后给我洗脸擦身、忙这忙那一折腾就到半夜。”岳母心疼的样子随着她的介绍溢于脸上,“这孩子为了给我省钱治病,我住院期间他上下班都是走着,从矿总医院到单位,再从单位到矿总医院;他还不耽误班,工作抢着干。哎,我有病这七年,可真把这孩子累坏了。”

“更有意思的是,他获啥奖、得啥称号,包括这次‘最美青工’,我们都是从报纸或者电视或者朋友那里知道的。就这劲儿,哪是80后啊!”周皓的妻子嘴上这么说,可看他瞅丈夫那眼神,可是美得不得了,“他对我爸妈比我对他们还好,做啥事都默默地,从来没发过脾气,也从来不说过任何一个人或事的不好。”

“其实是我有福,工作单位好,遇到的师傅好、工友好。家里老人好、媳妇好,我有啥不知足的。”周皓朴实的语言里,是一片感恩的世界。

“据行内人评价,周皓的技术水平是相当不一般的。而且他传达出的正能量也是现在年青人稀缺、正需要的。如何让周皓的精神发扬光大、让周皓越来越多,尤其是周皓面对荣誉的那份坦然、淡定的渊源,确实是我们企业要深入挖掘的。”机械制造公司党委书记高金学高屋建瓴。

“还真是,等我们这批老的都退了,年青的跟不上,青黄不接怎么办?”机械制造公司的员老、技术支柱们显然也有些担忧,“企业现在有困难,工资少、学技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学会了还要挨累,很多年青人心性又好高骛远,象周皓这样的小伙子还真是不多了。”

其实走进周皓这片纯净的世界,所有的问题都变得很简单,那就是:人做事要讲良心。

“是企业培养了我,我当然要为企业做事。”周皓说,和我一起毕业来厂工作的11个同学走得只剩三、四个了,可我觉得这是我的家,儿不嫌家贫,我走了良心上过不去。

“矿区这么重视我,给多少钱都不能去。”这是2010年3月周皓的工友得知北京有一家专门修复各种进口大型设备的激光公司给他丰厚的工资、优厚的条件周皓却不买账时质问后得到的周皓的回答。记者不甘心,总怕他人介绍的有“水份”,于是穷追不舍地“拷问”原由,被逼急了的周皓突然一反腼腆常态,目光炯炯地看着记者说:你知道企业对我有多好吗?我家里条件不太好,我去参加比赛,比赛用的工具都是厂里给买。企业有困难,工资少,待遇是没有外边给的好,那我就走人?就离开这么多年培养我的家?你说我还是人吗!人做事得凭良心!”

“这小子,做人做事都特讲究,简直你就挑不出啥。”周皓的师傅王洪伟十分“得意”,“周皓绝对配得上‘最美青工’称号,有情有义有良心,懂得知恩、报恩。有这样的徒弟,在人面前,我‘牛’啊!”岂止是“牛”?“他是我们的偶像。”吴兴勇抑制不住内心的崇拜之情,“他岳母有病,除了象我这样去过他家的知道外,没人知道。他从不在厂里说家里的困难,从不给厂子添麻烦;除了有病起不来,他从不耽误一个班,有事儿都是他一个人扛。”

“一阵阵地我都恨他。”周皓的妻子表达爱的方式总是相反,眼睛里明明写的是爱,嘴里说的却是恨。也难怪,面对这样一个爱有怨恨不能的丈夫,谁还不能“痛快痛快嘴”。北京那家公司要“挖”周皓走的时候,正是周皓全家为岳母看病卖掉了家里的房子的时候,虽然有周皓的照料是一家人的幸福,可能很快缓解经济压力,两者之间后者显然是上策。可周皓就是不“吐口”,就是不提去北京的事儿,岳母问他就说没信儿,他不想惹岳母生气,可又不想去北京,就不断吹妻子的“耳边风”。“最终还是他俘获了我。”周皓的妻子回答记者的提问说,“没办法,他太有毅力,我拗不过他。不过我也理解他,企业培养了他这么年,说走就走也确实说不过去。”

面对周皓,总觉得没有语言能描述他,他内心的那份纯净,太华丽的语言显得虚假,太朴实的语言苍白无力。他一次次去市里领奖,可却连给他颁奖的主管副市长都不知道姓什么;他和团中央第一书记秦宜智同桌吃饭并畅谈,不用说工友,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这有啥说的,咱是干活人,好好把活干好就行了。”在周皓的世界里,没有语言,只有埋头苦干;在周皓的心里,没有索取,只有甘愿。

为给企业排忧解难,周皓正在查资料琢磨是否能成立一个制造中心,自己制作模具节约外购资金和维修费用的同时,走出小企业,进入大市场。“企业好了,我们就好了,这个家培养了我们这么多孩子,我们也得为这个家尽忠尽孝、尽心尽力啊。”周皓的告白总让人心生愉悦。

完成周皓的写真,是感动之后的感悟:人,就应该这样:踏实做人、良心行事。如果人人都能成为周皓,我们的企业就不怕不发展,不怕不兴盛,就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每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只要我们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编辑:武海炜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