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谁说女子不如男

——河南有色六队三门峡地勘院西杨凹项目部“女子填图队”特写

2014-6-12 9:44:5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曹纪虎

“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享清闲……这女子们哪一个不如男。”河南人一听都知道,这是豫剧《花木兰》中的唱句。

在河南有色六队三门峡地勘院西杨凹项目部,有4朵堪比花木兰的“金花”,她们组成了一支填图小队,被称为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填图队”。

西杨凹重晶石调查区位于三门峡市陕县一个偏僻的丘陵地区,地层以马家河组为主,岩性为杏仁状安山岩,对于刚刚开始野外填图工作的女孩子来说,这里可真是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但西杨凹项目部的4朵金花不怕苦、不怕累,兢兢业业,仅用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2000米的实测剖面和13.74平方千米1:10000的地质填图,叫人刮目相看。

不拘一格的“地质花”

一个项目组有这么多女孩子,这在地勘行业是十分罕见的。一开始大伙儿还担心跋山涉水的工作会叫她们吃不消,但当她们“戎装”在身、奋战野外的时候,大家立刻打消了心里的顾虑。

薛美荣是这几个女孩子中工作经验最多的一个,所以观察和记录的任务由她担当。她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里地形简单,岩性单一,我们争取快速完成任务,尽快赶赴下一战场。”

任豆豆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对于地质工作了解不深,不过她很聪明又热爱学习,在工作中不断地询问:“这是什么岩石?怎么颜色都不一样?这就叫做杏仁体吗?是怎么形成的?怎样的原理?”

郭梦威是来自城市的90后,也是一个刚踏入工作岗位的大学毕业生,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对她最贴切的描述。她说:“以前从未爬过这么多的山,终于体会到老一辈地质工作者的艰辛了。他们能干好,我也能干好。只要是安排给我的工作,再难我也保证出色地完成。”

宋菲菲是一个即将毕业的90后女生,在项目部参加生产实习。虽是实习生,但她的干劲一点儿也不比其他几个人差。她不爱说话,但却身手敏捷,嘱咐她爬坡去做个测量,她二话不说就去了,走山路如履平地,真可谓是女中豪杰。

地质工作的艰辛是很难用语言来表达的,老队员们时常问这几个年轻的女孩子累不累,她们说的确很辛苦,但是再多的困难和艰辛都阻挡不了她们找矿的决心。

勇于担当的“女汉子”

每天早晨天刚亮,闹钟就把还在美梦中的姑娘们叫醒了。简单吃过早饭后,她们就带着地质包、地形图、地质锤、罗盘、GPS、采样袋、皮尺及手套等工具,匆匆踏上了工作的路程。

项目工作区位于陕县宫前乡的一个小山村,虽是丘陵地区,但海拔最高715米,相对高差可达80多米,坡度为30度到60度。山坡上长满了荆棘枣刺儿,一不注意刺儿就扎到了肉里,一天下来,她们的腿上就被划出一道道血口子,鲜血直流,她们却从未喊疼。

实测剖面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前进方向上要走直线。为了节约时间,测量小组一般会在室内提前定好剖面的起止点,在地形图上推测可能遇到的复杂地形,并对可能遇到的困难编制出初步的解决方案。由于前测手需要披荆斩棘,标本采集员需要干体力活,所以这两项工作一般都由项目组的男队员担当,但这几个年轻的女孩子却时常要求自己来担当“排头兵”,她们认为既然自己从事了这份工作,就要像男队员一样承担责任。

1:10000填图是项目工作的重点,也是项目工作的难点。项目组成员一般会在头天晚上把第二天的填图路线定好,并根据填图路线的长短预计需要多少个填图点。该项目组采用穿越法为主、追索法为辅的填图方法,穿越不同岩性的地层,追索侵入岩体。“女子填图队”从没把这些困难放在眼里,总是开玩笑说:“以前总是掏钱去爬山,而且还人山人海的,这回不但不用跟别人挤,还能完成任务,更重要的是能亲吻这么原始的自然风光啊。”

她们在坡上坡下跑来跑去,不埋怨、不放弃,为了工作勇往直前。山里的乡亲们见了说:“我还以为是男娃呢,原来都是女娃啊,真不简单。”

甘于寂寞的“半边天”

山里的工作艰苦又寂寞,互帮互助才能渡过难关。项目组出来工作,一干就是一天,大家要各自背上中午吃的干粮。但带多了背包会很沉,带少了又不够吃。很快,大家发现再也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每次午饭时间,“女子填图队”的姑娘们都会变戏法似的拿出充足的干粮给大家。

回到营地,吃完晚饭后大家又聚到了一起,来整理白天的工作资料:路线小结写一下,野外照片整理一下,填图点绘到实际材料图上,并简单地勾勒下岩性边界,第二天的路线设计……每天都要忙碌到很晚。“女子填图队”的姑娘们已经形成了生物钟,每天晚饭过后就期待着后续工作。她们时常说,自己对所谓的美容觉不感兴趣,她们就是野外最美的花。

经过长期的考验,这4朵金花黑了、瘦了,但却提交了一份份规范的、有质量的地形地质图,还发现了几条新的矿(化)脉。谁说女子不如男,地质工作中女人照样能顶半边天。□

“女子填图队”在野外做测绘记录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