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踏遍青山人未老

——记湖南省地勘局四一六队高级地质工程师曾桂华

2014-7-3 9:28:5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龙自强

“从事地质工作一辈子,做梦都想找到一个世界级的矿床。”湖南省地勘局四一六队高级工程师曾桂华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29年来,他一直奋战在野外地质找矿第一线,战高温,抗严寒,穿越于崇山峻岭与荆棘丛林中,从不计较个人的荣辱与得失。特别是近10年从事国土资源大调查以来,因工作区范围大、任务重、人员少、工作地点远离驻地,他带领项目组成员克服各种困难,通常是天刚亮就出发,带着饭或干粮上山填图和编录,晚上七八点钟才能回到驻地,吃完晚饭还要整理当天的资料,但他从来没有叫过苦,喊过累。

挑重担,尽职尽责写忠诚

曾桂华和他的同事们在“湖南诸广山-万洋山地区锡铅锌多金属矿评价”重点工作区锡田矿区,风餐露宿、栉风沐雨,一年一个台阶,新发现了垄上、晒禾岭、桐木山矿段矽卡岩型钨锡矿产地3处,桐木山、狗打栏、花里泉石英脉带型钨锡矿产地3处,项目估算主要矿体333+334资源量锌+钨325.41万吨,提交的《湖南诸广山-万洋山地区锡铅锌多金属矿评价报告》获得“湖南省地勘局地质科学技术特等奖”、“湖南省人民政府颁发的‘十一五’地质找矿成果一等奖”、“国土资源部国土资源科学技术二等奖”。

在该项目实施过程中,曾桂华从矿区组长到项目技术负责人,为项目的完成付出了心血。

2008年,四一六队与湖南有色合作,开展“湖南省茶陵县锡田矿区锡矿普查”项目,曾桂华凭借其丰富的野外工作能力和经验再一次被委以重任,担任“湖南锡田地区锡铅锌多金属矿勘查”和 “湖南省茶陵县锡田矿区锡矿普查”项目副负责人。3年时间,他精心组织野外施工,完成风险勘查投资近5000万元,完成机械岩芯钻探近40000米,探求主要矿体332+333+334资源量锌+三氧化钨合计2.2万吨,提交的《湖南省茶陵县锡田矿区垄上矿段锡矿详查地质报告》获国土资源部储量评审中心审查通过并备案。“湖南锡田地区锡铅锌多金属矿勘查”项目获湖南省地勘局2013年度地质科学技术一等奖。

锡田项目刚告一段落,曾桂华又挑起了另一项目的重担。2010年到2012年期间,他担任国土资源大调查项目“湖南茶陵太和仙-鸡冠石锡多金属远景调查”项目负责人,新发现鸡冠石钨矿、太和仙金铅锌矿、麻石岭铅锌矿、水晶岭钨矿、湘东乡钨矿等5处矿产地。该项目已于2013年6月通过了中国地质调查局武汉地质调查中心组织的相关专家组的野外验收。

“只要是大项目、急项目缺人手,他往往是第一人选,因为他功底厚,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并且从不讲条件。”湖南地勘局四一六队总工程师伍式崇如是说。

克艰难,披荆斩棘找矿忙

地质工作,是一项探索性很强的工作,既需要扎实的理论功底,又需要丰富的实践经验。

2004年5月,伍式崇和曾桂华带领两名80后技术员在桂东县青石岭矿区流源一带开展1∶1万地质填图。因项目面积大,跨度广,任务重,为了尽快完成填图任务,他们每天清晨出发,中午就在山上吃点随身带的干粮,天快黑了才回到驻地。他们的驻地租在当地老百姓家中,两个人睡一个床铺,在老百姓家中搭伙吃饭,生活条件和生活环境都极其艰苦。

一天,为了完成锡田矿区垄上矿段南部某土壤地球化学剖面测量采样工作,曾桂华一行每人带着两个鸡蛋和一些饼干向目的地进发。他们出来时天气还好好的,可走到半路时,天空突然下起了雨。为了赶进度,他们一致同意冒雨采样。由于天下着雨,图打不开,他们就靠罗盘定方位,利用事先设计好的采样点位,用手持GPS定点,顶着雨采样。山坡又陡又滑,稍不小心就会掉下去。这一天,他们记不清滑倒了多少次,身上、手上、脚上多处被荆棘划出了血印,满身泥泞,手机被打湿了都无法开机。中午每人仅吃了两个鸡蛋,饼干打湿成了糊糊无法吃。

当他们下到山脚下时已经是晚上的7点钟了,此时的他们又饿又累,可离驻地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由于天黑,看不清楚路,他们背着几十斤重的样品绕了好几次又回到了原点,没办法只好求助老乡打听回驻地的路……当他们扛着锄头、背着地质包和一袋袋样品回到驻地时,已经是晚上的10点多钟了,大家都筋疲力尽,稍稍洗洗倒头便睡。

从事地质勘查工作,在山上常常会遇到意外情况。2005年8月的一天,曾桂华在锡田矿区桐木山填图时,不小心捅着了一处马蜂窝,头被马蜂扎了好几下,当时只感觉有点痛,并无大碍。第二天早上起床时,他整个脸都肿了,用手一按还有一个个坑。大家都劝他到大医院检查下,曾桂华认为没事,只到离驻地不远的小田乡打了一针消肿的针。第二天,曾桂华背上地质包,拿起地质图,又开始了上山填图。

锡田矿区面积大,一年要换好几个地方开展工作,碰到条件好点的地方,买菜还比较容易,而且一个人还有一个床铺睡觉。碰到条件差的地方,有时连小菜都不能保障,几个人还得挤在一间屋里睡觉,晚上整理资料都不方便。

类似这样的困难还有很多,可曾桂华从来没有半句怨言。他说:“在锡田矿区工作这段时间,说工作不苦不是实在话,但大家在一起克服困难、相互关心、相互照顾,彼此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也因为大家的辛勤劳动,锡田地区取得了辉煌的找矿成果,苦也乐在其中。”

舍亲情,男儿有泪不轻弹

从事地质工作29年来,曾桂华参与的勘查项目有几十个。他从项目实施方案的编写、野外工作的组织实施、编录资料的整理与检查、综合图件的审核、成果报告的编写都事无巨细,而在成果报告的署名上,能让年轻人署名的他尽量让年轻人署名。他总说这样一句话:“我们自己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要是没有前辈的教育与鼓励,我们不一定有今天。”

近10年来,曾桂华一直在锡田地区开展钨锡铅锌多金属矿勘查工作,可以说锡田矿区的每一处矿床(点)、每一条矿脉、每一个探矿工程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的家就在茶陵县城,距离锡田矿区只有20多千米。尽管距离这么近,但他很少回家。妻子常常埋怨,女儿也有过抱怨。记得有一次女儿问他:“爸爸你怎么总是这么久不回来看我们?”曾桂华跟孩子解释道:“爸爸工作忙、事情多。”听了他的解释后,懂事的女儿也能够理解、妻子也很支持。“一想到妻子、女儿,心里就充满了愧疚。”曾桂华说,“埋怨归埋怨,但我和妻儿之间的感情却一直很好。”

曾桂华一对女儿继承了父亲勤奋好学的优良品德,目前,大女儿在湘潭大学读研三、小女儿在中科院读研一。在曾桂华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当代地质人的风采;在曾桂华一家人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当代地质人与时俱进的风姿。

曾桂华对年轻人要求很严,尤其是在原始资料方面从不手软。他经常在检查意见一栏里写得满满的是资料存在的问题和建议怎样修改。他对项目工作人员在工作中敷衍塞责的现象深恶痛绝。他经常对年轻人说的一句话就是:把有矿找成无矿是失职,把无矿找成有矿是犯罪。

面对目前一些地质项目的管理与实施现状,曾桂华也流露出些许的担忧。由于地质工作历经起伏,地质专业人员出现断档,新人的培养与成长需要在实践中不断磨砺,传帮带问题比较突出,因此需要大项目来支撑。

令他欣慰的是,2013年在实施项目“湖南锡田地区锡多金属矿调查评价与综合研究”时,锡田荷花形一带又新发现了多条构造蚀变岩型锡铅锌矿脉,有望取得找矿类型上的又一突破。“湖南省茶陵县大垅矿区大垅-八团铅锌矿深部普查”项目,已施工的ZK1706孔和ZK1306孔见矿厚度分别为4.0米和3.5米,铅+锌品位在6%~10%,矿区深部资源前景良好。

曾桂华今年51周岁了,有同事劝他,项目也做过这么多了,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找领导说说,换个能不出野外的工作。曾桂华笑着回答:“我妻子也劝过我,但我在办公室坐不住,要是一个星期不出野外,我就浑身不舒服,没办法,我就是一个跑项目的命。我真的希望下一个项目是我这一辈子从事地质工作最精彩的项目。”

话虽质朴,但掷地有声,这就是最美的地质人。□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