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衔泥筑厦苦亦甜

——记兖矿集团鄂尔多斯能化公司化工项目工程经济管理人郑献荣

2014-7-24 9:34:1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艳芹 张明朗 芦磊

一只燕子,从鲁西南平原飞到内蒙古高原,需要多少力量和勇气?一只飞燕,要经过多少岁月磨砺,才能够到达理想中的目的地?

兖矿集团鄂尔多斯能化公司化工项目工程经济管理人员郑献荣就是这样一只不知疲倦、不停飞翔的“燕子”。2003年7月毕业于湖北农学院应用化学专业的她,工作中时刻都把“责任”和“奉献”印刻在隐形的翅膀上,激励着自己奋力飞向大漠高原,飞得更高更远……

提起建筑行业,很多人都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这样几个关键岗位:施工员、质检员、造价员、材料员和安全员,这五者并称建筑行业的“五大员”。对于一位合格的工程管理人员而言,选择了同项目、工程建设及建筑业打交道,就意味着要付出双倍甚至几倍的辛劳,因为要胜任本职岗位,首先要熟谙这“五大员”的基本工作,熬夜看图纸、起草合同、编报投资计划耗费脑力,天天跑项目工地了解现场实际情况消磨体力,繁琐细致的招标、预结算、现场签证审核工作强度大牵扯精力,加班延点是家常便饭。做一名合格的工程管理人员尚且如此,做一名优秀的工程管理人员尤甚,不仅要做到勤和钻,还要做到准和细;不仅仅要细心、耐心,还必须具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郑献荣堪称工程管理领域的一位“女状元”。人少、量大、面广、责任重是驻外化工项目面临的主要问题。内蒙古达旗化工项目建设前期,郑献荣承担着整个项目的工程经济管理工作,工程招标申请办理、合同的洽谈起草,进度结算的办理,现场签证的审核等等,她一个人挑重担,往往一项工作没完成,第二项、第三项工作接踵而至,八小时的工作制度已远远不能满足工作的需要。为了保质保量地完成各项工作,三年多来,她多次自愿放弃休假机会,及时熟悉合同、定额及政府相关规定并掌握现行各类信息,深入施工现场攀高登低了解工程进展情况,在办公室和项目工地“两点一线”间穿梭忙碌,任由风沙扑面,她如同一只振翅高原之上的飞燕,在衔泥筑厦的辛苦忙碌中,感受着属于劳动者和创业者的甘甜。

行内有这样几句顺口溜,诙谐简短的语言折射出郑献荣所从事工作的辛苦:“工程管理吃苦受累,量来算去终日疲惫;市场价格必须到位,逢年过节值班应对;一时一刻不敢离位,各种报表让人崩溃……”在郑献荣看来,苦和累是催人奋进的号角,她始终以平和的心态对待工作。

跟郑献荣接触过的人都说她是一个认真的人,也是一个追求完美、精益求精的人,所有的事情既然做了就一定要踏踏实实地做好。

2012年3月,在持续3个月的安装工程清单编制过程中,因化工装置的复杂性,清单编审工作难度高,再加上图纸资料并未会审,协调的工作量较大,郑献荣白天没有完成工作,只能将资料带回宿舍,利用晚上的时间进行审核。清单审核工作结束后,看到郑献荣针对清单编制问题提出的20多条修改意见,编制人员很不乐意地抱怨道:“这个只是现在供投标单位报价的,时间这么紧,不要要求太高了,再说了,最后这些单价还不知道能用多少!”郑献荣柔和的语气中带着坚韧:“过程中的变化是我们无法控制的,依据现在的图纸编制,高质量的清单是目前的首要任务,既然我们发现了问题,就应该修改,后续清单编审过程中更应该注意。”编制人员还想再辩解些什么,但当他们看到“燕子”熬红的眼睛,感受到她坚决的态度,心悦诚服地接受了全部修改意见。

终日奔忙在工程管理一线、为化工项目建设“衔泥筑厦”的郑献荣,心头最愧疚的就是自家“巢”中那只渴求母爱的 “雏燕”。工程管理人员离家出差是常有的事,陪伴幼子成长的时间为此被“打折扣”。记得儿子刚刚一岁多时,为了配合设计院完成初步设计工作,郑献荣和同在化工项目工作的老公均出差一个多月,为此只能将孩子放到湖北老家由父母代养,等到回家接的时候,儿子看见自己就哭,已经完全不认识了,那双把妈妈看作陌生人的眸子让她的心很疼、很疼……每次出差,郑献荣蓄积在内心深处的母爱只能通过一根细细长长的电话线传递。天真的儿子起初对电话充满了希冀,总以为妈妈打过电话就会出现在眼前,期待着妈妈会像芭拉拉小魔仙一样,从电话另一端突然“变身”来到自己身边。时间一长,孩子明白了:原来妈妈打得电话次数越多,离自己越远、越久,到后来小家伙便不愿意听家人提到“电话”两个字,自己不去接也不让家人接电话……说到这儿,郑献荣泪中含着笑,她知道,工作比自己累、付出比自己多的人还有很多,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再回到三年前,自己还是会选择这样做:倾尽一己所能,为化工项目建设、为即将耸立在毛乌素沙漠上的“鸟巢”多衔一口泥,多出一把力。□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