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党员心中有杆“秤”

2014-7-30 9:36:07 来源:中国煤炭网

一边是安全,一边是生产,犹如一个天平上的两个砝码,轻重存乎一心。对于当了半辈子验收员的党员靳元红来说,这种考验每天都在经历。“队里将进尺任务分解到了每一天,井下现场一旦不达标,咱就要把关,班长就急了,口角之争经常发生。”在双重压力下工作久了,验收员就成了一个出力不讨好的岗位,但靳元红却没想过换工作,他坚信——公道自在人心。

一称原则:安全高于一切

近期,工作面突然出现淋水,顺着打锚杆的眼儿喷射状流出来,比水笼头的水都大,现场干部员工一身都湿透了。作为验收员,靳元红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安全!于是,他急忙给值班室打电话,请求火速送一批雨衣、雨布。 雨具送到了工作面,靳元红配合当班班长,立即组织人员进行顶板支护,并多加一层雨布,使淋水不再肆意喷淋,而是乖乖地顺着煤帮流了下来。挖水窝、安装水泵,经过紧锣密鼓的处理,确保了工作面能向前掘进。“没有进尺,一个班的工人们就白干了!”透过靳元红的话可以感觉到,也许安全和生产有时是对立的,但他的心却时时与工友们紧紧贴在一起。他坚信:安全就是最大的效益!

二称职责:党员就要冲在前

顶板富水量大,淋水严重,工作面底板一片泥泞。如果说,工人们即使穿着雨衣,衣服也能拧出水来;穿着雨鞋,里面也能倒出水来,是一种困难的话。那么,最大的困难是生产受阻。因巷道坡度大,起伏大,在掘进衔接过程中,反复拖皮带承载部,就如同“犁地”。地面上被“犁”出了一条条300—400厘米的深沟,工人们戏称“咱的工作面真是——沟壑纵横”。

移动设备时阻力大了,体力上的付出也更大。这样的重体力劳动,靳元红总是冲在前,干在先,一个班下来,全身尽湿,浑身是泥。即使这样,靳元红还要主动加班2—3个,一个月不休一天。老伴心疼地说:“他呀,人老,不服老。”靳元红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只要齐心协力,暂时的生产困难一定能过去。”

三称良心:矿工矿山装心里

验收员干得是良心活,靳元红的口头禅是——宁可不达产,不能不达标。当工程质量与掘进工效发生冲突时,他总是旗帜鲜明地站在安全的一边。工友说他,太耿!他认了;工友不理解他,他忍了。“我是队里的一份子,我没有歪心,我只想为队组安全生产出把力。”

生产一班王班长,和靳元红关系不错,可在过断层时,由于着急走进尺,被靳元红抓了“现行”。班长和副班长都从掘进机上跳下来,一起发飙,“老靳,眼看快下班了,你就不能让我们多刮两排?”“不行!你刮得痛快了,顶板出了问题怎么办?再说支护的遗留问题会影响下个班的生产组织和进尺。”一场激励的口舌之争后,班长妥协了,但上井后没再叫靳元红一起喝酒。月底全队掘进进尺突破千米大关,得知矿上要嘉奖20万元时,王班长主动请靳元红喝酒,还大大敬了他一杯。

党员是什么?党章在规定共产党员应该是什么样的人这个基本性质问题上,非常精炼地指明:“中国共产党党员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晋煤集团成庄矿综掘一队的靳元红一直以此为标尺,衡量着自己的言行,并笃定前行。他说:“党员就象一个鲜红的标志,一直激励着我,鞭策着我,为了矿井的安全生产努力,努力,再努力。”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