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博士矿工段宏飞

2014-7-31 10:06:0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吴 玲

“很多人博士毕业后首选是留校教书,退而求其次也是研究所,可我觉得学了8年多,不能学以致用,怪可惜的。只有来到矿山的采煤一线,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同煤集团有很多职工曾经在中国矿业大学应用技术学院与成人教育学院听过我的课,他们第一次见我时表情都很复杂。”谈起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同煤集团塔山煤矿,段宏飞如是说。

段宏飞,30岁出头,厚厚的眼镜,一身休闲夹克——标准的学院派教师打扮。他身上隐隐散发出的一种自信与从容,是在像他这个年纪的男性中并不多见的。

转身,华丽且诧异

段宏飞1983年出生在山西灵丘县的一户普通人家,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中兄弟二人,他排行老大。十年寒窗苦读,金榜题名,他考入中国矿业大学地质资源与地质工程专业,成为村中为数不多的名牌大学生。

8年时间,段宏飞从学士保送至硕士,再至博士。当地村民并不知道这个孩子最后到底是个啥学历,只是每每提到他家,都会竖起大拇指说:“这家可是出了全村最有文化的人。”然而,这个家里的骄傲却在2013年段宏飞博士毕业时来了个华丽且诧异的转身——他从大学教师改行做了矿工。

“其实我和全国的几家大型煤炭集团都有过接触,作为一名大同人,除了内心的那份乡情,更多的是同煤集团很重视人才的培养和科技方面的投入,对于我这样的学院派,我认为会有更大的舞台。”

谈起初到同煤集团塔山煤矿,段宏飞只用了3个字:“来对了!”对于这个世界上单井口生产能力最大、设计年产1500万吨的现代化、特大高产高效矿井,他高兴地说:“既有兴奋,也有忐忑,我希望是一种有机结合,一种双赢。”

转换,从大学教师到矿工

2013年元旦刚过,段宏飞便走马上任了。相比于他对新环境的陌生,同煤集团塔山人对他的了解似乎更多:第一个扎根于生产一线的全日制博士,而博士也成为了他的一种身份象征。直到现在,同事们还是喜欢称呼其为段博士。

“初来乍到不适应环境无非有两种原因:一是工作性质的变化,二是同事之间的相处。”段宏飞说。他在近距离接触塔山煤矿之后,发现学校涉猎面的确太狭窄了。过去,他研究的方向主要是采放煤工艺和顶板控制,重点在优化顶板放煤单一流程上;现在,他不仅要懂采煤、掘进、地质,更要精通一通三防和质量标准化。而立之年再出发,过程充满辛苦和矛盾,但在段宏飞看来,这些都是最美好的。“如果现在让我回去教书,就会知道哪部分更有研究价值,会更有针对性。”

以表达见长的段博士初到塔山煤矿时也是个害羞的学生。“以前跟我打交道的不是学生就是老师,第一次进入企业,开始时确实有些不习惯。大家也会因为我是博士而不敢接近我。”段宏飞坦陈。现在在塔山煤矿,段宏飞有很多良师益友,这不仅要归功于他在工作时与大家的沟通,更多地体现在他的不耻下问方面。“我只擅长自己的专业,其他方面的知识还需要工友们的帮助,他们都是我的老师。我认为来了同煤集团,情商都提高了。”段宏飞说。

转折,技术和管理双赢

今年年初,塔山煤矿成立了采放煤研究小组,段宏飞以专业优势和严谨的工作态度被委以重任,担任研究小组组长,同时兼任综采一队技术副队长。用段宏飞自己的话来说,这是矿上领导对他技术和管理的双向培养。

“任何技术都是建立在基础理论和现场数据之上的。我们首先要有过硬的现场依据。”研究组成立之初,为了攻克精煤少、矸石多的难题,他组织综采队的所有技术人员轮流井下统计,经过一个多月的数据综合分析,并结合他自身的专业优势,制定了放煤工序和放煤标准,通过现场实施精细化放煤、追机顺序分层位放煤,大大提高了原煤质量和精煤产率。

“所谓追机顺序分层位放煤就是多人多轮放煤,由过去的每人各放一个区域的顶煤,变成多人多次循环放煤,工作量相比之下有了显著的增加。开始时很多工人不乐意,如何调节大家的心情,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这都是对我管理能力的锻炼和培养。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相互协调和配合,现在精煤产率已经达到了55.23%,洗耗达到39%,同比提高了3.49个百分点。”段宏飞自豪地说。

细心观察段宏飞,会发现他和所有矿工一样,指甲中都是常年下井留下的污垢。“只有井下现场才能给你最真实的数据。”段宏飞说。不管是在研究如何利用顶煤、顶板中开楔形槽裂缝进行水力压裂,提高综放工作面初采顶煤回收率方面,还是在哪钻孔、如何开楔形槽等问题,他都亲自在现场监测和分析,最终拿出行之有效的办法。那段时间,他在矿上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天天下井监测和分析数据。他这样的执着,使采放煤研究小组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实现了多次技术上的突破:综放工作面初采期间顶煤回收率提高方法,矿压控制由强支向预先泄压的转变,石炭二叠纪煤层矿压显现规律等。

“就提高综放工作面初采期间顶煤回收率这一项技术来说,初采期间20米范围内由原来的不垮落变为顶煤回收率93 %,再推进30米范围内,顶煤回收率由原来的60%提高为93%,经济效益非常显著。以塔山煤矿8212工作面为例:平均煤厚18.17米,斜长230.5米,工作面初采距离50米,利用此项技术后,能多出煤近14万吨,按照每吨400元计算,可增加收入5600万元,且工艺简单、操作性强,大大降低了安全隐患。”段宏飞严谨地说。

从上午10点半开始,段宏飞就一直在说话,给笔者这个外行解释着井下专业的知识。他面前玻璃杯中的茶在一点点变淡,直至毫无颜色,但他讲述的故事浓度却始终没有稀释。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在同煤的故事也将永久醇香精彩下去。□

段宏飞在仔细监测水力压裂数据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