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一路风雨一路歌

——访山西省煤炭地质局教授级高工许惠龙

2014-8-7 10:34:4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甲斐

在山西省煤炭地质局六十周年局庆前夕,记者怀着敬仰的心情,拜访了一位见证该局风雨历程的长者,一位头顶着地质界诺贝尔光环的地勘元老。

宁静的午后,东陵里一处老旧的宿舍区,蝉鸣鸟寂。见到记者时,老人刚刚结束午休,满脸却不见一丝残留的睡意,记者突然就想起一位前辈曾经形容野外的地质生活为“倒下就睡,起来就干”。

回忆起自己陪山西省煤炭地质局一同走过的六十年,这位老人用了这样的词汇——“从一而终”。说起来简单,但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这正是一个地质人对于地质事业的忠诚,也是一个地质人对三晋热土的无限情谊。

许惠龙自言,1952年从唐山交大毕业后,他被分配到燃料工业部。1954年,山西省煤炭地质局建局,他又被分配到这里,之后就从未离开。从助理技术员干起,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直到退休。退休之后,他还继续配合局总工办辅佐各院开展业务工作。从自己决定将年轻人“扶上马,送一程”开始,一直送到了现在。

该局的人都说老爷子“退而未休”,此言不虚。就在这次采访前数日,记者还见他以85岁高龄,顶着烈日骄阳,参加了山西省煤层自燃地质勘查与治理方法研究项目评审会。

没想那么多

谈及工作待遇和生活环境,许总只说了五个字——“没想那么多”。其实从他坦然的笑容里,我们读到更多的是“没必要想那么多”。山西省煤炭地质局建局之初,他就与爱人放弃了北京较为优越的物质条件,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山西太原。当时该局还没有家属宿舍,荒郊野外的几间平房成了他们的落脚点。离开北京的新婚宿舍,许总没有一丝犹豫。说起这些,许总解释说:“那个年代的人思想都比较单纯,不会计较什么。一起被分配到这里的还有好多人。大家都没有怨言,也不顾及什么家不家的,坐着车、唱着歌,浩浩荡荡地就来了。”那样稀松平常的语气,不禁令人折服,若没有心怀天下的胸襟,若没有荡漾四海的热情,怎能让人轻易地踏上离乡背井、奔赴远方的道路,也许这就是地质事业特有的力量。“没必要想那么多”,因为心中满是大好山河,“没必要想那么多”,因为地质儿郎的青春如歌。

坐在屋里没意义

对于自己获得的“李四光地质科学奖——野外地质工作者奖”,许总并未多谈。在他看来,地质工作者下基层、出野外是理所应当的。他说:“无论干部还是普通职工。搞地质勘探,不出野外,不实践,坐在屋里没有意义。”

回忆起自己工作的时候,他坦言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野外。那时候野外条件很艰苦,设备跟不上。就连500米钻机都是苏联支援的。钻机运输基本就是手提肩扛,技术工人跟劳动工人没有区别。大家在一起也没有什么职务之分,总工也是要在一线出力的,回来以后所有的报告还要亲自写。

“我愿意干工作”

说到今后的打算,记者建议许总是不是可以尝试着为自己写点什么。这位老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笑着说:“现在写回忆录、出书是一种风气,但我真懒得写,我对这些没有兴趣。”这时,他手指着书案上摊开的书页道:“我的兴趣在这里。我还是想干点事儿,看到找矿成果出来,我高兴。”

别了许总,我撕碎了原先草拟的采访提纲,因为整个采访,没有一句是对过去艰苦生活的赘述,也没有对如今幸福生活的感慨。我只是看到,一个老者,一辈子坚守在地质工作岗位,并且还将继续坚守下去。也许,对一个地质人而言,如此足矣。□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