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不言累苦甘奉献

——记贵州省地矿局105地质队勘查五部经理何彦南

2014-8-14 9:31:1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欧德琳 周丽娜

美有太多太多的呈现方式,地质工作者的美就诠释了最美劳动者的真谛——坚持、奉献!这样的美比起“绿肥红瘦”式的吟咏更有价值。贵州省地矿局105地质大队勘查五部经理何彦南就是这样一个最美的地质工作者,他用勤劳和智慧书写着自己别样的精彩人生。

“老人”新气象

上世纪80年代末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的何彦南在地质领域已经摸爬滚打了25年,历经了地矿行业的起起伏伏。他曾在区调分队跋山涉水,也曾在市场下海中迷茫打工,风风雨雨在他清瘦的面容上留下了岁月的沧桑。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也算作地质队里的老人了”。乍一看,45岁的他还真感觉有点“老”,不过这位“老人”对地矿的深情从未改变,对找矿的热情执着依然。

2007年至2009年间,何彦南在外企公司担任技术骨干,月收入近2万元。然而,在外企工作期间,他一刻也没有忘记105队这个大家庭。在知道单位调整组建勘查部需要带头人时,他那根与地质队连接在一起的神经一下子就被触动了。他想“该回家了”。于是,当该队领导按下他的电话号码时,电话那头的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回归。

2010年初,何彦南一回到大队就挑起了勘查五部带头人的担子。当时,项目部只有5个人,其中3名技术员是清一色刚毕业的大学生、1名驾驶员,还有一个就是他自己。人员少没有关系,技术人才薄弱也没有关系,但组建之初没有任何工作可做,这才是他最忧心的问题。

项目部小潘说:“五部刚成立那会儿,我们可担心了,一方面担心没事干,另一方面担心何工累垮了。那段时间,他把自己在外企工作的人脉全都调动起来了,三天两头地跑地方国土资源部门,体重从118斤骤减至不到100斤,人又黑又瘦。不过,辛苦是辛苦,几个月之后我们就承接了泥堡项目,有事做大家就不怕了,就像吃了颗定心丸,心里不慌了。”

当然,何彦南的目标还不仅仅只满足于“有事做就有饭吃”这么简单,他决定回来的那一刻就有一个信念:要做就要做最好。

通过学习借鉴,他将外企澳大利亚澳华黄金有限公司先进的安全、环保管理理念运用到项目管理工作中,制定了更为细致的管理措施。他要求驾驶员必须做到“病车不出门、疲惫不上路”,但凡要上路的必须先进行检修,保障了项目部安全行车18.73万千米的好成绩。驾驶员罗师傅说:“刚开始觉得老何大题小做,凭我20多年的开车经验,车哪里有毛病,我一听就知道。不过,经过几次检修后,我觉得还是不能凭经验办事,现在他不叮嘱,我都会做行车前的检修了。”

在何彦南的带领下,勘查五部从2010年成立至今,先后承接了普安县泥堡金矿勘探、兴仁县泥堡南金矿详查等工作,从一穷二白一跃成为105队的优秀团队;队伍也从当时的5人增至现在的23人,员工收入逐年增加,连续3年获得大队经济效益显著奖前三名,同时成为大队安全生产管理典型。整个团队在他的带领下,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甘做青年垫脚石

作为项目带头人,何彦南有宽广的胸怀,从不怕被年轻人超越,只恨没有人超越他。为了使每个技术人员都能撑起一片天,把项目做大做强,他放弃了许多机会和荣誉。有一次,他被党员一致推选为支部书记,知道这个消息后,他直接找到了党委书记说:“我觉得应该给年轻人一个平台,这样他们才有机会发挥才能,才会有干劲、有盼头。我项目部的年轻人都很不错,马克思主义观点强,能吃苦,有几名同志都比较适合担任这个职务。”经何彦南一再推荐,其项目部一名80后担任了该党支部书记;还有一次,大队推荐其项目部参加省级“青年文明号”的申报,他又主动找到党委书记说:“请将我项目的年轻副负责人、技术骨干推出去,把他们作为团队的代表。‘青年文明号’是他们正当努力争取的荣誉,可以鞭策年轻人成长成材。”

何彦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直为他人考虑,一直甘当绿叶,一直为青年人做垫脚石。在他的带动下,他团队里的技术员间没有太多的保留,不懂的就问,相互学习,相互促进。其所带领的团队先后获得了省直、贵州团省委“青年文明号”荣誉,目前已向团中央报备了全国青年文明号资料。项目部23名工作人员中就有10名先后发展成为党员,其中7名年轻人分别担任了党支部书记、项目副负责人、副技术负责等。很多人说,把项目当成家是何彦南的队伍在短短两三年间成为105队典型项目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其取得重大找矿突破的重要因素之一。

老矿区新突破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何彦南深知这一点。他坚持每周抽出时间进行专业知识的学习,还常常把自己的找矿经验拿出来与大家讨论分享。同时,他还深入研究地质勘查的新技术、新方法和新理论,对很多专业知识有着其独到的见解,常在实际工作中出奇制胜。

事实证明,他灵活的思路、刻苦钻研的态度和辛苦的付出得到了丰厚的回报。

2010年在承接“贵州省黔西南州泥堡金矿区金矿勘查项目”时,何彦南受到了很多同事、朋友的“关注”。因为这片区域被很多地质人宣判了“死刑”,很多同行经过初步勘查都定义该地区深部赋矿的可能性不大。但何彦南没有因此而退缩,相反他通过查阅大量区域地质资料,仔细分析研究矿区以前的勘查成果,并到实地反复查证,终于发现了几个重要的疑点。比如,一个是以前的勘查工作全部都在地表浅层构造蚀变体(sbt)中进行,没有人转变思路或方向针对矿区主要断层(F1)进行辨别;另一个是金矿与热源、构造有很大关系,而该区域表层氧化矿较多,深部应该赋存有原生金矿,具有较好的找矿前景。

通过对疑点进行分析论证,他心里有了底,认定可以为这片区域“改判”。2010年初,何彦南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毅然接下了这块难啃的“硬骨头”。不过,为了尽最大可能“打有把握的仗”,在与甲方磋商时,他提出了几个附加条件:一是前期施工的5个钻孔必须遵循他的找矿思路来安排布置;二是在前两个施工钻孔见矿后,再签订正式勘查合同;三是签订正式合同前的工程费用由甲方承担,他们只提供技术支持。

协商达成一致后,何彦南带领团队技术人员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筹备。别样的思路、不同的定位注定了不同的结果。他首先将前5个钻孔锁定在F1断层含矿蚀变带,而不是浅部构造蚀变体(sbt),而且布置钻孔一反常态,钻孔与钻孔间距远远超过常规的布孔距离。当时负责钻探的技术人员心里直打鼓,不止一次地提醒他“这不符合常规”!甲方的韦总工程师也与他争辩了很多次,但是何彦南坚持自己的思路和定位。2010年7月底,当第一个和第二个钻孔相继见矿时,技术员终于松了一口气。甲方的韦总工程师在与何彦南的争论、谈判中,也慢慢地从心里喜欢上了这个黑瘦的地质人,与他成为了好朋友。在接到何彦南提交的详实地质资料时,韦总由衷地说:“这家伙思维缜密,做事认真细致,顾大局,够朋友,是难得的地质将才!”而何彦南一刻都还没有松懈,他紧接着对岩芯、样品做了进一步的送检确认,直到2010年8月初,在收集到各方详细信息后,何彦南才按约定与甲方签订了勘查合同。

历时两年多后,由何彦南牵头编制并提交的《贵州省黔西南州泥堡金矿勘查阶段性报告》,改写了贵州黔西南州泥堡地区深部赋矿可能性不大的历史,实现了老矿区里的重大找矿突破:3年来,探明新增金资源量33吨以上,使泥堡黄金资源总量达50吨以上,潜在经济价值近百亿元,为泥堡金矿成为黔西南州乃至贵州又一个重要的黄金工业基地打下基础。

无悔的付出

为了项目发展和整装勘查取得突破,这几年来,何彦南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就在记者采访他时,他仍然顶着老胃病在加班。

记者问他:“你带队伍这几年,家里的事都顾不上了,爱人有没有抱怨啊?”他脸上绽开了幸福的笑:“爱人懂我支持我,这几年全靠她打理家里了,只是女儿以前会经常打电话来发发牢骚,现在她也加入了地质队伍,没有抱怨,全是咨询技术问题了,呵呵……”

提到打电话,项目部小李笑着对记者说:“老何接电话很有特色,假设是技术上的事,他就左手叉着腰、右脚踏住一块石头,昂着头和对方大声讨论;若你看他接电话时低着头、轻声细语的,那准是嫂子或他女儿打来的电话。”

看着眼前这位熟悉的“老”地质人,同行们都感慨万千,在迎接资源、环境的挑战和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他是以地质找矿为己任,开拓创新谋发展,谱写了新的华彩乐章。他是真正以“三光荣”精神为航向,奋进、开拓、创新,用青春和汗水为105队经济腾飞和地质事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这样的地质人才是我们要找寻的“最美地质人”!□

何彦南在野外勘查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