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乔凤标的憾与无憾

2014-8-14 9:33:32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周元宝 通讯员 张 斌 刘晓红

乔凤标,安徽省煤田地质局第三勘探队冻结公司工程师、项目经理。今年“五一”前夕,乔凤标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这是他获建设方授予的“建设功臣”、“最佳施工队长”、“最佳项目管理者”和安徽省“标杆班组”带头人称号之后获得的又一崇高荣誉。

乔凤标自2007年担任项目经理以来,带领职工转战皖、鲁、豫、晋、陕、蒙等省区,参与施工完成的冻结造孔工程量达80多万米,其中10万米以上超大工程量项目10余个。他所带领的项目部屡创佳绩,先后荣获省局“工人先锋号”、2011年安徽省“标杆班组”、2013年全国“工人先锋号”等荣誉称号。

荆棘满途,执着坚韧。乔凤标率领团队用信心和勇气、智慧和汗水、拼搏和奉献,在祖国大地上书写着当代地勘人的勘探梦。

扎根一线 勇挑重担

1984年,乔凤标从地质学校毕业后就投身于三队野外生产一线,这一干就是30年。30年来,他认真学习、不断追求、无私奉献、勇挑重担,从一名普通的野外地质钻探工一步步成长为技术员、技术负责、项目经理。

乔凤标始终扎根在一线,他参与施工的钻孔创造了入岩最深、造孔最深、钻效最高、冻结降温速度最快、交圈时间最短等多项全国、亚洲纪录;在内蒙古泊江海子矿的一个井盘上采用冻结造孔、桩基注孔双项工程交叉作业,这项技术属全国首创;在甘肃核桃峪施工的冻结造孔孔深达916米,创当时亚洲冻结造孔孔深最新纪录。

担任项目经理后,乔凤标带领队伍在西北地区先后完成多个环境条件差、地层条件复杂、施工难度大的冻结造孔工程。2010年夏,乔凤标带领队伍在陕西孟村矿施工期间,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强降雨。当时,山洪暴发、山体滑坡、泥石流肆虐。他组织职工一边开展自救,一边恢复生产,挽回经济损失30多万元。2012年,他率领18台钻机在内蒙古营盘壕施工3个井盘计242个钻孔、工程量133355米的特大型工程。他们克服孔深、倾角大、岩石坚硬、技术要求严等难题,最高月进尺2800多米。在内蒙古大海则施工的年设计能力达3000万吨、工程量67619米的全国标志性大型矿井冻结造孔工程时,他带领职工在零下30摄氏度的风雪中作战,创造了当时孔深777米、基岩厚度653米的亚洲纪录,打破了该地区冬季施工的禁区……

躬身实践 勇于创新

为了提高施工效率和工程质量,乔凤标在工作中躬身实践,大胆进行施工技术创新,积极推广应用新工艺新方法。他潜心研究地层变换导致的偏斜、开孔偏斜、泥浆和泵量对施工的影响,钻压操作及钻头选型对偏斜的预防,采用地层与钻压操作结合控斜法、螺杆定向控斜法等纠偏措施,使施工时间和成本降低30%以上。在沙漠地区施工时,针对地层流沙松软易缩径、易坍塌等情况,他采取砂浆回填充实法,解决了孔口注浆难题。在内蒙古营盘壕矿施工期间,他带领职工在距离孔底以上230米的高度进行水泥浆置换,使泥浆比重降到16秒至18秒之间,含沙量在1%以下,创造了冻结造孔水泥浆置换深度全国之最。

在施工中,为了攻克一道道技术难题,乔凤标抽调工作骨干成立技术创新小组,通过创新支点下移法、孔底反削法及“冻结造孔垂直施工工艺”等技术,在孔斜率小于2%、靶域半径小于1米的前提下,纠偏成功率达100%,彻底解决了钻孔纠偏问题,大大提高了钻效。他们研制的“螺杆防沙过滤器改造技术”,使螺杆寿命延长到原来的两倍。仅风井冻结造孔这一项,就为矿方节省电费近400万元。

强化管理 敢于担当

乔凤标担任项目经理后,在抓好项目施工的同时,更加注重抓好各项管理工作,并以身作则,率先垂范。

在班组管理方面,他们坚持执行要务公开。凡涉及项目、钻机工资支出、二次分配、奖励提成、后勤账务等收支情况都进行及时公开,最大限度地发挥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作用,增加透明度,使职工干明白活、拿明白钱,充分调动职工的积极性。

在安全质量管理等方面,他们建立起完善的安全、质量管理网络,制定安全质量管理规章制度,责任到人,各负其责;现场安全防护和器材配备齐全,对钻机天梁、底盘、架子进行螺丝紧固,并及时检查设备运转部位防护罩、避雷针等;定期组织电工、机修工、机长及项目管理人员对现场进行全方位检查,发现隐患及时整改;每台钻机均实行一天一评比,一周一考核,创造一个干净整洁的工作环境,展现三队文明施工的良好形象。

通过开展岗位练兵、技术比武和劳动竞赛活动,队伍素质和工程效率都有大幅提高。他们在河南新乡、山东嘉祥、陕西长武等地所施工的项目,钻孔优良率达到100%。每个工程验收都是一次性通过,并被评为优良工程。乔凤标所带领的这支能征善战的队伍,多次被建设方、矿方赠予上书“煤矿第一钻,打钻之典范”、“管理精湛、技术一流、队伍过硬”等文字的锦旗,为三队乃至安徽局在冻结造孔市场上抢占了市场、打出了品牌、赢得了声誉。

舍家为业 忘我工作

30年如一日,乔凤标始终坚守在生产第一线。由于常年的风餐露宿,南征北战,他患上了严重的脑血管疾病。2003年在淮南丁集煤矿施工时,由于多种原因导致工程受阻,乔凤标连续工作了3天3夜,终因劳累过度而晕倒在井盘上。昏迷2个多小时后,他终于醒过来了,第一句话就是“钻机运转正常吗”;2005年在河南赵固工地夜间巡查时,乔凤标因血压偏低摔倒在现场,稍做休息后又继续工作;2007年在霍邱铁矿工地施工时遭遇雪灾,乔凤标因长时间熬夜生病而咳嗽吐血,他只是吃点药依然坚守在工地。

由于常年在野外工作,乔凤标对家人充满愧疚。2010年8月,他在陕西孟村矿施工时,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强降雨,工地遭遇泥石流侵袭。在抗灾最关键的时刻,乔凤标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由于放不下手中的工作,竟未能赶回去见母亲最后一面,只是在母亲去世后,他才匆匆赶回家料理后事。料理完母亲后事,他连夜乘火车赶往工地,谁料在返程的路上,又传来了父亲去世的噩耗……2012年,儿子参加高考,之后入学,他都因工作脱不开身未能给儿子送上父亲的关爱……这一切的一切都成了乔凤标无法弥补的遗憾。

30年来,乔凤标不断经历着角色转换,但惟一不变的是他对地质勘探事业的执着。他一次次临危受命,一次次攻坚克难,一次次不负众望,用执着锻造了坚强、锤炼了意志,用奉献书写着精彩的人生,实现着他的勘探梦。□

乔凤标(右一)现场指挥施工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