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青春,在找矿路上飞扬

——记安徽312地质队物探分队技术员李超男

2014-9-18 9:30: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 彬

“你可以一辈子不爬山,但你心中一定要有座山。它使你总往高处爬,它使你总有个奋斗的方向,它使你任何一刻抬起头,都能看到自己的希望。”

在石家庄经济学院上学时,李超男就一直向往祖国的名山大川,一有时间他便和同学相约去野外爬山,奔走在祖国广阔的大地上,探寻大自然给予人类的赠礼。

2012年初,正值全国地质勘查事业的黄金时期,安徽312地质队物探分队招人,李超男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来到队上,开始了他的找矿生涯。

初生牛犊

谈到最初的野外生活,他有很多美好的回忆。2012年4月,他与一批新报到的大学生一起被安排到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大别山。初见大别山,果真如传说中的一般,一山更比一山高,一弯更比一弯弯。时值初夏,虽然羊肠山路崎岖颠簸,但他却异常兴奋和激动。到项目驻地时,天色已晚,他和队友立即安营扎寨,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他们便早早地起床,整理装备架基站,调试GPS参数,随后就奔向了大别山深处。

刚走出大学校门,他还是携带着挥之不去的书生气,在工作上爱钻牛角尖。有一次,在一处险要山峰存点,因地势险要,山沟悬崖边的测点偏了6米,为了确保数据准确性,他非要冒险爬到崖边做精确勘测。他说,当时的想法就是一定要把每个点都放准才算完。

完成野外勘查任务后,他对自己即将从事的野外物探工作非常有信心。归队之后,在新生交流会上他这样说:“经过第一次野外工作,我才真正学会了爬山。”

路遇坎坷

大别山勘查项目结束之后,他并未停歇,又投入了滁州来安工区的电法工作中。与磁法不同的是,电法仪器设备都比较沉重,诸如发电机、发送机、整流器之类的设备,一般都要2~3个人的合力才能稍稍挪动。收放线圈是李超男的主要工作,一整天下来,他腰酸背痛。尽管当时已是夏末,但天气仍十分炎热,叫人心烦气燥不想干活。环境恶劣、工作任务繁重但又不能延误工期,他便和同事商定早上4点就起床,中午为节省时间就自备干粮,傍晚直到太阳沉到远处山头才收工。

连续十几天超负荷工作,新参加工作的热情已消耗殆尽,他显现出了一些不满和抱怨的情绪。但在队里前辈的疏导下,通过与队友之间的沟通交流,他很快走出了负面情绪,工作干劲更加充足。

再进大山

皖南山区,层峦叠嶂,峰奇岭俊,植被丰厚,这里是他找矿路上最刻骨铭心的地方。

按照队里安排,他和另外两个同事此行的主要任务是池州市东至县山区里15平方千米的磁法勘查。出发前一晚,大家对工作做了简要计划,每人每天两条测线,每条测线3千米,按照计划,15天便可以完成工作任务。

但是,计划总赶不上变化。第一天,他们积极地测了3千米,第二天2千米,第三天大家相视而笑……这也太难干了!险恶的周边环境给他们的工作设置了重重阻碍,他们很难完成每天测定3千米的工作任务。但倔强的队员们又不甘心坐以待毙,于是迅速变更计划,规定连续工作3天可休息1天,无论有多难干都要把它拿下,不能退却!

每天开开心心地上山,下山回来时却满是疲惫。李超男说,山上的工作环境真让人有辞职回家养猪的冲动。遮天蔽日的野草长地比人都高,每天要在里面钻来钻去,草叶上的锯齿把脸和胳膊刮得一道道血痕,太阳炙烤着,汗水流过伤口火辣辣地刺痛,皮肤经常性地发炎过敏,草茎上抖落的毛絮钻进鼻孔、呼吸道后,人便一直咳嗽不止、喷嚏不断。每次想走快点,想尽快脱离荆棘草地,但周围的刺儿荆棘却一哄而上,身上扎得到处是刺眼儿,一路上就只听到大家接连不断的“哎呀……哎呦……啊……”等被刺伤的叫声。回驻地洗澡时,水浸着长长的血印,疼得他龇牙咧嘴。几天下来,在当地雇请的临时工也换了3个,他们开玩笑地说:“这样艰苦的活儿连临时工都不想干。”

有股子倔劲儿的李超男却坚持每天都以积极的态度上山。有一天,他刚刚在山上勘查了1千米,突然觉得胸闷,刚一抬头,他眼一晕,脚下一个侧滑,尾骨撞到了石头上,顿时眼前一片漆黑,两腿毫无知觉。他强忍着刺骨的疼痛,抓住旁边的小树,用双手奋力把自己挪到稍微平坦的地方,双手紧紧抱着仪器坚持完成了全部工作任务。回到驻地后,他开始了长达两周的卧床休养。

在卧床养病的时间里,他从来都没有过的迷茫涌上心头。“难道就这样过我的一生吗?就这样一直呆在大山里吗?就这样埋葬自己的梦想吗?”他一度想过放弃,另寻出路,但脑海中不断闪现着一个个和队友奔波的画面,在艰苦中也充满着欢乐。他舍不得队友,舍不得自己热爱的地质工作,更舍不得放弃自己的找矿梦想。两周后,他又随队友一起穿行在山川草地里,并且经过两个月的艰苦奋斗,终于凯旋而归。

翻过了重重困苦,李超男始终坚守着找矿梦想,继续走着当初大学里梦想的地质建功路。□

李超男在河流水面做磁法勘探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