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把他乡变故乡的地质前辈们

2014-10-23 8:54:0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袁赣湘

离休干部张纯武

1921年出生在山东德州、1949年1月成为解放战士、1949年10月成为一名共产党员的张纯武,本身就是一部革命史。他在天津成为解放战士后,参加了淮海战役,并跟随部队解放了四川,还在当地剿匪一年,后又参加抗美援朝,打过了三八线。张纯武因作战英勇在战场上任连指导员,1956年从部队转业后就扎根江西,从事地质找矿工作。

转眼间,这位有着65年党龄、来到江西近60年的山东大汉张纯武成了典型的“江西佬表”。他在江西分别找过煤矿、铁矿等矿种。在部队历练了多年的张纯武,有着强烈的军人作风,转业到单位几十年下来,他都严格按照军人的思维与执行力去工作,服从组织分配,干好自己份内的事,做好职工的思想政治工作。组织上安排给他的工作,他都无条件服从。1963年,木梓园矿区要进行钨矿大会战,他率领职工硬是用柴刀、斧头和锄头,在几近原始森林的地方,为矿区修好了道路和钻探用的地盘,盖好了供数百名职工居住的房屋。矿区基础工作告一段落后,他又被调到另一个矿区去“打前站”了。张纯武在908大队从事过许多种类的工作,还担任过多个支部的党支部书记,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己一辈子都在兢兢业业为党工作,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也没有想过谋私利。

如今已是94岁高龄的张纯武,眼不花、耳不聋、脑子不糊涂,天天看报刊、电视,关心国家大事和地矿事业的发展,还经常骑自行车出门锻炼身体。

钻探技师史天爵

1952年,年仅20岁的史天爵就从湖南长沙郊区的故乡来到了江西赣南。转眼间他在赣南已工作、生活了62年。说起在赣南从事钻探工作的往事,他依旧兴奋不已。

1956年,因掌握了一手过硬的钻探本领和工作认真负责的史天爵被单位提任为分队长。1963至1965年,时任908大队木梓园分队分队长的史天爵和时任地质技术负责人的蒙伟民(现84高龄)等一批地质技术人员通过辛勤的努力,取得了木梓园矿区的重大突破。

大余木梓园矿区位于西华山钨矿至漂塘钨矿之间,海拔约1000米,距大余县城40里路程。当时908大队木梓园分队有职工近500人,职工吃的油盐菜米是从城里挑上来的,住房则是由竹席子和杉木皮搭的,矿区生产、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冬天屋内屋外一样的冷,为了御寒他们只好到老乡家要一点稻草垫床铺。矿区山高坡陡,因植被茂盛,毒蛇、毒虫和野兽特别多。

因要尽快取得寻找到隐伏型钨矿的重大突破,908大队木梓园分队的生产任务非常繁重。史天爵定期召开由机长、班长参加的“诸葛亮会”,解决钻探生产中的疑点难点,并且时常组织机台、班组开展比、学、赶、帮、超和“流动红旗”竞赛,让分队的生产不断掀起高潮,钻探生产小班纪录也不断刷新,还创下当时全大队钻探台月效率360米的新纪录,并实现了安全生产,顺利地完成大队交给的各项计划任务。史天爵一年到头身上穿的都是工作服,从没有节假日、星期天,哪台钻机出了事故他就赶到钻机上与机长、班长一起处理孔内事故。他有过连续五天五夜没有离开钻机的纪录。

1965年3月,国家科委和地质部专门在江西省大余县召开了“钨矿地质工作现场会”,总结交流了908大队在寻找、发现隐伏—半隐伏钨矿床的经验。他们的工作得到了当时专程前来参加会议的地质部副部长许杰等诸多地质知名专家的一致好评。这次会议首次提出了寻找钨矿的“五层楼”找矿理论。根据这一理论,908大队又分别发现了九龙脑、漂塘、荡坪等一批隐伏矿床,创造了一套运用地质力学理论和方法寻找隐伏矿床的成功经验。

管理干部任定湘

1954年,不满16岁的任定湘从湖南汉寿来到赣州参加了中南矿业学校的速成学习班,主修的是地质找矿专业。一转眼,他在赣南已经有六十多个春秋了。

从学校毕业时,个子仅1.5米多一点的任定湘, 一直跟着地质前辈在大余、崇义等多个县的多个矿区从事地质找矿的普查工作,8年的地质普查经历丰富了他的找矿知识。1959年,他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在大队从事管理工作。他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无论在哪个岗位从事何种工作,他都能干得出彩。他还主动要求到工作条件十分艰苦、因产品没有销路已经停产的寻乌某稀土矿去工作。

初到稀土矿,全面了解清楚矿里情况后的任定湘,有好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心里想着要如何打开工作局面。经过反复酝酿,他与同事分别走出去,到北京、唐山、上海等地考察,终于在北京某部门打听到了全国稀土行业将要在广州市召开一次稀土工作重要会议的信息。花大力气得到了出席证的任定湘如期参加了此次会议,与会期间,他反复与各界代表交流,基本掌握了稀土矿销售的市场行情。这一次远行,不但让任定湘大开了眼界,而且还与广州某冶炼厂建立起了良好的销售网络。此后,909大队的稀土矿产品取得了较为理想的经济效益,还促成了当地稀土产业的腾飞。

有着55年党龄、把一生中最美好时光奉献给了赣南的任定湘,这辈子也有一个遗撼,老父亲在家中去世时他正在浙江出差,回到赣南得知消息后,已是过去十几天的事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回想起老父亲, 任定湘还是会泪流满面,但他却从未后悔自己投身地质工作的选择。

赣南地质找矿事业的丰碑上,刻下了一批批老地质队员响亮的名字,他们来自天南地北,但不管他们从哪里来,“赣南老地质”是他们共同的名片。□

离休干部张纯武一辈子无怨无悔地奉献着,不讲个人得失。

在江西工作了62年的钻探技师史天爵。

到江西60年、党龄55年的“老地质”任定湘。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