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狼山玉”的发现者——陈红路

2014-11-20 10:11:48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亚楠

谦谦君子人人敬,温润美玉个个爱。他没有张扬显露的个性,只有默默找矿的足迹;他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只有平凡岗位上做出的突出贡献。他就是内蒙古“狼山玉”的发现者——内蒙古地勘五院教授级高工陈红路。

长期坚守野外一线和对地矿事业的执着追求,使陈红路有幸成为第一个撩开“狼山玉”面纱的地质人。带着对地质前辈的崇敬和对“狼山玉”的好奇,记者近日专访了陈红路。

1963年为开展白云鄂博矿床的综合利用工作而组建的内蒙古地勘五院,原直属地质部领导,原名为“内蒙古105地质队”,1991年被授予“全国地质勘查功勋单位”称号。这里地灵人杰,人才济济,无论是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地勘行业还是改革后的地勘市场,他们都在为地矿事业默默奉献着,陈红路就是其中优秀地质专家中突出的一位。

1964年,陈红路考入长春地质学院,从此他与这个既艰苦又快乐的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但是,入了这行的人,正如《勘探队之歌》里所唱的那样:“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

艰苦的地质生涯

说起地质队的艰苦,外行人很难理解。

1972年,陈红路在水晶普查组当地质员,工作地点在乌拉山西北坡。当时,他们住在西勒庙里,那是一座四面漏风的破庙。队里隔十天半个月就给他们送点食物和日常用品,有时一个多月集中送一次。几个队员每天吃的不是海带炖粉条就是粉条炖海带,后来他们一看见海带就反胃,一点食欲都没有。时间长了,陈红路觉得肝部隐隐作痛,收队后去医院检查,确诊为慢性胆囊炎,至今也没痊愈,时不时还会发作。

那年夏天,陈红路的爱人从东北老家到队上探亲,出发前没和他打招呼,原本想给他一个惊喜,结果他的爱人到达队上一个礼拜都没见到人,直到陈红路被同事在乌拉山项目部找到,他们夫妻才得以相见。

1973年的夏天,陈红路所在分队的一个临时工说,他的家乡有水晶。陈红路欣喜若狂,决定实地进行求证。他从大佘太出发,走了五六十里路才到达目的地。晚上,他就住在当地贫协主席家,睡觉既没有被子也没有枕头。那一夜,陈红路枕着水壶、同事枕着地质包,他们和衣而卧。天刚亮,临时工就带他们去实地查看,的确有水晶,但太小,质量也很差。看完水晶,他们饿着肚子向附近正在开展工作的一个分队走去。走到下午两三点钟时,他俩饿得头昏眼花,实在迈不开腿了,只好敲开一户农家门,才讨得一碗没有菜的混汤面。

陈红路回忆说:“那家主人一边擀面条一边手抓羊粪砖往炉灶里填,我们饥不择食,哪还顾得了什么卫生不卫生,热气腾腾,狼吞虎咽。说到讲卫生,在野外有时实在没办法,渴得不行了,遇到水坑有水,有时上面还飘着羊粪蛋儿,我们把羊粪蛋儿拨开,也能喝上几口水。”

有一年秋天,要收队了,但是野外地质图还没填完。技术负责人决定每人每天跑一条路线。一天中午,陈红路好不容易爬到山顶,放眼一望,前面是绝壁。左右为难之际,他突然发现绝壁半中腰有个办公桌大小的台阶,于是决定先跳到台阶上,缓冲一下,再往下跳。陈红路告诉记者,当时他先把随身带的地质包等物品扔了下去,整理好了衣服,蛮有信心地跳了下去,结果前脚刚沾上台阶,臀部就撞到石壁上,直接一个前空翻,摔在山坡上,又滚到沟底下。荒郊野外,他当时想这下自己要完了。慢慢地,他试着自己爬起来,没想到只是受了些皮外伤。不过,回想起这段经历,他仍心有余悸。

1978年的夏天,陈红路和同事到一个铜矿分队去找沸石。刚到山顶突遇暴雨,电闪雷鸣,暴雨夹着冰雹倾盆而至。山上光秃秃的,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大如雀卵的冰雹,硬生生地砸在他们的身上,生疼生疼地……像这样的事情陈红路在野外工作中经常遇到。

1997年春节后,陈红路发现自己左耳听力有障碍,到包头市第一附属医院检查,被告知“突聋”,必须马上住院治疗。由于当时单位与澳大利亚某公司合作在伊盟找金刚石,单位派他去山西长治学习,他没听医嘱带了点药就出发了。回到包头后,因项目脱不开身一直没进行医治,不久他的右耳也听不见了。他再到医院时却被告知,已错过最佳治疗期,恐怕凶多吉少。陈红路却自嘲地说:“生当做点事,死后当散仙。两耳无声音,一心有宝石。”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陈红路和他的团队经过多次野外实地踏勘,终于在第一预测区内发现了“狼山玉”矿体。其规模较大,潜在经济价值数以亿计。

快乐的地质生涯

地质工作尽管艰苦,但也有不少乐趣。陈红路说,他的最大乐趣是在地质找矿中不断学习和积累宝贵的经验。他说学习,可以学到原来不懂、不会的东西;野外工作实践既可以发现问题,同时还能解决问题,这是他快乐的源泉,也是他一生能取得点滴成绩的原因。陈红路在地质找矿领域取得了重要成果:在内蒙古首次发现金刚石、天蓝石等稀少矿物;在内蒙古阴山山脉西段发现了狼山玉矿体,在乌拉特中旗发现大型膨润土矿床等;研制成功了夹式广域偏光器系列产品,获部科技成果四等奖。他曾撰写了《内蒙古中南部地区金刚石成矿地质条件初探》发表在原地矿部主办的《中国地质》1997年第6期、《内蒙古发现新玉石——“狼山玉”》发表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主办的《宝石和宝石学杂志》2012年第4期。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他着手编著的《宝石鉴赏与探索》一书,如今正在编写宝石名称索引,长春地质学院教授李鸿超和教授级编审王曙如同当年批改作业一样进行了全面斧正,并为之作序。

几十年来,陈红路历任内蒙古第五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野外地质员、院综合组地质员、岩矿鉴定员、鉴定组长、金刚石找矿项目负责人等职。其间,从事岩矿鉴定工作近30年,获得“矿产地质教授级高工”职称, 1997年被中国煤矿地质工会全国委员会授予“全国地矿系统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

在难题面前大胆创新,在苦难面前锐意进取,在荣誉面前心如止水……这些难能可贵的品质在陈红路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人说“山中无甲子”。在陈红路的头脑里就没有年月的概念,更别说星期几了。在他的笔记本上记录着这样的字句:“家未来时,书半床,我半床,诗书伴我入梦乡”。也许,这就是一位老地质前辈为了地矿事业真实的生活写照吧。

“老牛明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为了尽早编著完成《宝石鉴赏与探索》一书,陈红路时常在书房内通宵达旦。“今天可以毫无愧色地说,我的一生没有虚度年华,整个身心都献给了祖国的地质事业和宝石事业。囿于条件和能力有限,但我尽力了。”

当问及对于人生的价值与追求时,陈红路简单而坚定地回答:“把自己的兴趣与热爱的地矿事业和祖国的需要相结合起来,真正为国家和社会做点事情,这才是有价值的。”这是一位忠诚的地质专家最单纯的思想,也是他最伟大的追求。□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