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让英雄队旗高高飘扬的项目负责人——姜洪利

2014-12-4 9:48:3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房闲经

山东省第六地质矿产勘查院招远地勘处项目负责人姜洪利敬业爱岗,勇于探索,无私奉献,为探明山东省莱州市寺庄特大型金矿、山东省莱州市焦家深部超大型金矿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主持编写的多份地质报告分获国土资源部科学技术一等奖、山东省国土资源厅科学技术一等奖和山东省地矿局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等。

胸怀梦想,风雨中成长

姜洪利出生在山东省牟平县水道镇,镇里有座金牛山,绵延六七里都有金矿脉。下雨时,水冲刷下来,小河中就能依稀看到星星点点的金颗粒。老人们说,那金光闪闪的颗粒来自河的上游,生在大山里,需要火眼金睛才能找到。

练就火眼金睛找金子,就成了姜洪利童年一个长着翅膀的梦。

1972年,地质队来村里招工,姜洪利怀着对未知地质世界的憧憬,谢绝了生产队长的一再挽留,毅然辞掉了村里人都羡慕的会计岗,来到了番号神秘的807。那一年,姜洪利刚刚18岁。此后,他便与地质结下了不解之缘。

姜洪利踏入地质队的第一份工作是钻工,他一边认真学习钻探技术,一边跟着地质人员学认各种各样的岩矿石、图件。1975年,怀着对地质找矿知识的强烈渴望,他进入山东省地矿局职工大学,两年系统学习了矿产勘查专业知识。其后的十几年,他先后在胶东几十个矿区从事地质技术工作。在一大批老专家的培养和指导下,他从一般技术人员到地质组长、技术负责人和项目负责人,参与和主编了数十份地质报告,多次获得省部级奖励。

勇挑重担,取得重大发现

2003年,山东省第六地质矿产勘查院第14任院长王其鸿带领新的领导团队走马上任。发现新的金矿,六队人有太多的期待!找金的重任,历史性地落在了姜洪利他们这代人身上。

技术负责,姜洪利接过了这个沉甸甸的重任。找到金是英雄,找不到就是狗熊!市场经济要的就是结果。

地表和浅层的金矿,胶东半岛基本找没了,寻找新的金矿,只能向地下更深层进军。从哪儿入手?在为数不多的矿权中,他们把靶区选在了寺庄。

当时,专家、技术人员对这个地区分成了两派,争论很强烈:一派根据找浅部金矿的经验,认为这个地方矿体薄,品位低,规模小,变化大,埋藏深,“五毒俱全”,成不了大矿;另一派说,“五毒俱全”是指在浅部以上,四五百米以下成矿条件变化还是一个未知领域,很有可能发现大金矿。

找矿不易,找金更难。深部探金,更是难上加难。世界公认的深部找矿成功率是2%~5%,名副其实的高科技、高风险、高投入。医生给人看病,尚需复杂仪器,给500米地下金矿“把脉”,物化探手段并不明显。当时虽然有焦家式成矿理论,但深部地质条件复杂多变,矿体形态千变万化,地质找矿和钻探技术都面临巨大挑战。

究竟是钻还是不钻?钻,要冒着巨大的风险,一旦失败,资金、地位、声誉尽失;保守,六队就不会有突破,要继续受穷,甚至被淘汰。一轮又一轮的科学论证,最终领导拍板“打”!

正月初四,风雪交加,寺庄会战打响。在主矿体不清、规律不明的情况下,他们超前会战,肩上的担子分外沉重。人穷气短!深部一钻的概念是多少钱,一钻70万元,再一钻就上100万元,这可是职工的救命钱,职工工资还拖欠着,打不到矿,声誉是小事,会极大地动摇下一步勘探的信心和决心,新领导班子的威信也会严重受损。

姜洪利把自己关在满是图纸的指挥部里,仔细分析深部构造的变化、相邻矿区深部探采资料,无数次地缜密研究,他在最有可能的见矿位置,试探性地设计了两个孔。

钻机在高速运转,进尺在延伸,快到见矿的有利部位,他吃住在工地,揪心地等待结果!也许是对这次精心设计的回报,抑或是饱含着王其鸿院长对钻机孔位那祈盼的一跪,男儿膝下产黄金,两个孔全部见矿,而且品位和厚度都出乎意料的好!工地瞬间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姜洪利的眼里满是泪花。六院找大矿、找好矿的信心倍增!

寺庄会战共施工钻孔52个,工作量40479.45米,探求金金属量51.83吨。国内第一个深部特大型金矿诞生,在全国率先取得了攻深找盲的重大突破。2007年9月19日,温家宝总理批示祝贺,关键词就是——“重大发现”。寺庄金矿的发现,验证了胶东深部有大矿,增强了他们深部找矿的信心,开了个好头!总结的“蚀变岩分带控制矿体”规律,丰富了“焦家式”金矿成矿理论。同时,寺庄金矿的运作掘到了第一桶金,为六院的后续找矿打下了资金基础,六院的深部勘查技术、科研、装备、生产生活条件也得以大大改善。

如果说寺庄是重大发现,是重大突破的前奏,那焦家深部无疑是找矿成果的重大突破。

寺庄金矿的发现,启示了姜洪利他们下一步在焦家深部下工夫。寺庄野外任务一结束,他们随即把找矿重点转到了焦家深部,2007年11月5日,焦家深部探矿会战指挥部成立。姜洪利任项目技术负责人和会战指挥部副总指挥,地、水、测、探人员整装开赴矿区,最多时有12台钻机同时开工,壮观场面多年未有。

前期的试验性钻探显示,焦家深部有良好的找矿前景,但究竟有多大规模?需要技术,更需要责任!

有了寺庄的深部找矿经验,加之科学的设计,焦家深部勘探开头进展顺利,惊喜不断。619、621钻孔揭露主矿体厚度分别达27.08米、37.82米。663钻孔更是揭露主矿体单样最高金品位110.04克/吨。当钻探进行到800米预期见矿位置时,姜洪利挑出了两段岩芯一看,当时他的手都在发抖:载金矿物黄铁矿,黄铜矿非常多,凭经验这个品位一定低不了,多年没见到这么好的矿芯了。

过去六院在焦家深部打过的某孔见矿不佳,姜洪利从寺庄找矿中得到了启示。他认为,当时受设备和技术限制,焦家金矿有盲区!周边成矿较好,应该再打一个探索孔,结果在1112米的位置,一钻打出个厚22.73米、平均品位达9.26克/吨的矿体,储量一下子剧增到93吨,这是山东金矿勘探历史上发现的最大的单体金矿。

不过,好事多磨。成规模的金矿通常都会形成一定的走势,但矿脉形态又是千变万化,如果判断不准,就是花上几千万元或者上亿元的资金,最终可能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钻探进行到第四个钻孔的时候,他们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在重要的位置没打着矿。如果就此不见矿,那焦家深部的勘查类型、储量估算都将发生重大变化。接下来的第五、第六、第七钻还是一无所获,指挥部的上上下下一时间都愣住了,姜洪利的头也大了,莫非是一个很小的矿?钻探投入已经上千万元,接下来该如何调整?作为项目技术负责人,姜洪利必须带头冷静下来,鼓励大家共同加强研究,一定要搞清楚,除非没有矿。如果丢了矿,那就是历史的罪人!经过组织专家们白天黑夜地进行分析研讨,地质、物化探各种技术手段一起上,调整了钻孔位置。当钻进到第八钻的时候,终于在千米深处又找到了失踪的矿体。姜洪利们一鼓作气,顺藤摸瓜,孔孔见矿,矿体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原来这1000米以下的金矿呈葫芦形,此前的几钻正是打在了葫芦的中间部位。两个大的矿包,中间接起来,就成了大矿。这个规模对于全世界来讲,也是少有的。如果不是科学大胆的探索,如果不是强烈的责任心,一个超大金矿可能就永远地丢掉了。焦家深部探矿历经一年,钻孔48个,最终在焦家矿深部探明金矿资源量105吨,潜在经济价值200多亿元。这一重大突破被评为当年度全国地质找矿十大新闻、中国矿业十大新闻。

勇于创新,突破传统勘探规范

在市场经济下,时间就是金钱。如何加快勘探,早出成果,六院人做了大胆探索,并取得成功。传统的勘探规范,多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照搬前苏联的产物,按规范要先普查、后详查,每个周期两三年,这样一个特大型金矿勘探下来,周期要五六年。不过,六院人却反传统而行。该院在保证科学钻探的前提下,突破了传统流程,在预查的基础上,普查、详查交叉并进,采取了“边施工边分析研究,边普查寻找矿化体,边详查提高储量级别”的技术路线。他们边钻探边综合分析构造产出规律、矿化带控矿特点,开展“破碎带赋矿规律”与相邻矿山延伸、侧伏规律的对比分析,及时调整施工方案,灵活布设钻探工程,大大地提高了勘探效率。过去需要五六年的勘探周期,他们不到两年就完成了,野外会战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寺庄金矿区详查设计的41个孔,工程量3.2万米,工作中调整到52个,总工程量4万余米,比预计获得的黄金储量增加了一倍。矿区1/5钻孔是在村庄里、国道上,无法按原设计孔位施工,姜洪利他们便想方设法将直孔改为斜孔。为确保资源储量计算的高精度、高水平、高速度,他们投资7.7万元,首次引进了世界先进的KANTAN-3D程序软件,对资源储量计算方法进行验证。他们在会战一开始就把微机绘图仪带进野外矿区会战现场,将原始数据、基础图件随时采集录入编辑。按常规,编制一份大型矿区详查报告,至少需要4个骨干技术人员用4个月时间,但姜洪利他们硬是仅用了53天时间。寺庄会战完工的52个钻孔中,见矿率高达96.73%,创造了新纪录,同时也创造了当时国内小口径钻探超深、超径、超斜纪录。他们不仅准确地在-321米~-926米间找到了隐伏矿体,而且厚度、品位比设计预想的都好,发现的矿体也是当时国内最大的金矿盲矿体。

焦家深部会战任务更重,时间要求更紧,他们借鉴寺庄经验,把普查和详查两个阶段的工作一线贯通,边工作边研究边调整工作思路,统筹兼顾。同时,他们根据见矿程度和见矿情况,选择下钻孔位,随时调整设计。以前,打一个水文孔,至少需要3个月时间。姜洪利们打破普查阶段不需要打水文孔的常规惯例,在普查阶段就安排施工了两个水文孔,从而保证了会战的一年工期和水文资料的完整有效。

事后证明,这种方法收到了奇效,质量、效率双提高。原先不作为详查地段的矿区东北部几条勘探线上多个钻孔,都取得了很好的见矿成果,直接导致了资源量大增。

在焦家深部找矿详查一年的时间里,他们共施工48个钻孔,钻探4.6万米,平均孔深近1000米,优质孔率100%;探获金金属量105吨,矿权评估达17亿元。加上中浅部探获的资源储量,整个焦家金矿床金金属量超过230吨,焦家金矿床一下子成为世界级超大型金矿田,显现了胶东三大成矿带第二找矿空间的巨大潜力,也使勘探方法创新更加规范成熟。

无怨无悔,再大付出也值得

姜洪利的动力是各级领导一直关注深部探矿工作。总理批示,已深深铭刻在六院人心中。部长来了,冒着酷暑查看矿芯;分管省长来了,带来了御寒的棉衣;国土资源厅厅长来了,帮助解决矿权问题。作为总指挥,该院院长王淇鸿每到关键时候都早早来到现场,一顿饭、一首诗、一巴掌,对大家都是极大的鼓舞,大家说他脸的喜怒哀乐,就是找矿的晴雨表。2008年7月26日,山东地矿局局长郑金兰和副局长伊丕厚陪着国土资源部副部长王世元来胶东调研开会的间隙,冒着大雨走到钻机。那天,钻孔正好打到富矿体,兴奋不已的局领导现场指导下一步勘探工作。郑金兰局长还把两瓶茅台交给了姜洪利,让姜洪利奖励给大伙喝,当时的场面很多人都感动得流下了泪水。这两瓶酒当时没舍得喝,直到人凑齐了,王其鸿院长主持仪式才把酒喝了,很多人一辈子还是第一次喝茅台!这酒里饱含着领导对技术人员的关爱。那天的酒,格外香甜。

从寺庄、到焦家、再到马塘深部会战,姜洪利几乎一直住在野外。海边矿区的夏天,白天阳光炙烤,一天下来,脸晒得黝黑,有时甚至晒脱一层皮;晚上蚊虫肆虐,叮的满身大包。到了冬天,海风一吹,脸、手和耳朵都冻裂了,带着咸味的海风吹来,又干又疼。为了离孔位最近,工作研究方便,姜洪利每天与地质、测量、水文技术人员和取样工吃住在现场。为了各专业组忙而有序,姜洪利每天调度,周密安排,每天差不多都是最晚一个休息。技术人员不够,姜洪利和年轻同志一起骑自行车同时编录几台钻机,分层采样。在焦家金矿床深部详查项目,勘查进度加快,此时地质技术人员抽调不及,姜洪利一个人最多时同时编录了7台钻机。

在妻子的眼里,家就是姜洪利的宾馆。早期的忙碌,天伦之乐没来得及回味,一晃,孩子已到了结婚成家的年龄。自己年龄大了,感觉欠孩子太多,本想好好照看一下孩子,但为了焦家项目,在女儿临产时都没有离开过矿区。回顾几十年来的工作,他苦中有乐,但无怨无悔。□

姜洪利在美国考察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