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誓做地热勘探先锋的研究室主任——高亮

2014-12-11 10:57:4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津 萱

高亮,1980年6月出生于内蒙古突泉县。2004年,他从石家庄经济学院毕业,现就职于天津地热勘查开发设计院,任综合地质研究所副所长兼地灾物探研究室主任。

2004年7月,他被派往钻井队任地质员,由于表现突出,后被调回天津地热院地研所做地质项目。2006年初,他作为主要负责人着手组建物探研究室,并将重、磁、电等方法应用到了地热勘查项目中。自2009年4月起任物探室主任,截至2013年7月,他带领项目组成员完成了天津、山东、辽宁等14个省市区近40个区块的地热资源勘查或物探勘查工作;以及天津市及外省市54组浅层地热能原位热响应试验,测试时间近6000个小时。这些工作的开展填补了天津地热院在相关领域的空白,使其成为天津地热开拓外埠市场的排头兵。

回顾9年的野外工作经历,高亮辗转了大半个中国,遇到过各式各样的困难,但他与队友团结协作,一路披荆斩棘,硕果累累。回忆起这些经历,他颇感自豪。

天南地北探地热

初春的江西是个旅游的好去处,上饶迎来了旅游的高峰期。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那仙境般的美。这时的婺源,随处可见对对情侣在浪漫地嬉戏。

可是高亮和他的同事们却遭遇了另一番景象,他们身处万花丛中却满身泥泞,大量勘查工作使他们无暇顾及身边的美景。初春时候,正赶上稻田回灌头次水,使勘探工作陷入极其糟糕的环境中。大家一天中几乎七八个小时都泡在泥水里,只有走出稻田吃饭的时候,才能坐下来短暂地休息一下。所以,每次吃晚饭,大家都想到一句古诗——“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2011年8月,正值酷夏,高亮带领技术员到浙江嵊州市开展地热资源勘查工作。工作区以茶园为主,低矮的茶树成了大家惟一能够躲避太阳的保护伞。经过长时间暴晒的柏油马路都有些发软,踩上去似要粘住鞋底。

刚开始工作的几天里,大家每天8~10个小时晒在外面,还要携带不少于10千克重的仪器。坚持一段时间后,大家的身体都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反应,几乎一到中午就中暑,头晕、腿软,走起路都打晃。高亮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立即改变了工作时间,规定大家每天5点起床,中午12点收工,使大家慢慢调整好了身体,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历时一个多月,高亮和队友终于顺利完成了工作。

深秋是个收获的季节,辽宁东部的庄河尽是漫山遍野的苹果、栗子,乐得大家合不拢嘴。

受旅游部门的委托,高亮带领队友在山谷中寻找被村里老人议论了半辈子的温泉。山里的灌木荆棘生命力是那样顽强,倔强地挡住大家前进的道路。为此,他们只能身背仪器手持镰刀,一路披荆斩棘,步步艰难地前行。几天走下来,大家的手、胳膊、腿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刮痕,手套也划坏了一副又一副。开始大家还很难忍受那钻心的疼痛,但时间长了,却都习惯了野外工作中这种防不胜防的伤害。

2010年元旦,多数人都沉浸在新年的欢乐气氛中,享受着阖家团聚的温暖,高亮却带领着技术人员在东北的冰天雪地中进行测试工作。当时温度计显示的气温是零下24摄氏度。

由于所使用的测试仪器是地热院按照天津气候条件研发的,运输到东北后就发现了问题,因在测试仪中加了水,铸铁的三通被冻裂了。由于测试仪器是严格按照集装箱宽度设计的,各管路连接空间十分有限,更换这些坏掉的三通十分困难,而且夜间温度低,在野外很难找到没有冻成冰的水源。高亮带领大家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水井,里面的水管却也被冻结实了,他叫技术员买来喷灯、汽油,一点点把水管烤开,又发现放在地面上输水的水管也冻住了,塑料管又不能烘烤,他们只好拿到有炉子的屋子里面化冻。这样反复修理了几次,高亮和队友终于把仪器里所有冻坏的部件修好了,顺利地完成了测试工作。

历练艰难分英雄

2012年初,天津地热院受西藏阿里地区行政公署和西藏绿吉士能源有限公司委托,对朗久地热田发电与供暖开展地热资源勘探和评价工作。天津地热院领导高度重视,任命高亮全面负责物探工作。

阿里地区位于西藏西北部,是孔繁森工作和牺牲的地方。由于条件艰苦,有着一系列全国乃至世界之最。全区面积30多万平方千米,辖7个县,人口仅8万,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区之一。全区平均海拔4500米,是全国海拔最高的一个地区,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屋脊”。阿里年大风频率高达8级以上,大风日数在149天左右,年平均气温0摄氏度,氧气含量只有内地的50%,是除藏北无人区以外,西藏自然条件最恶劣的地区。

朗久测区海拔4700米,高亮带领着队员克服了缺氧、大风、暴晒等恶劣天气,每天野外工作七八个小时,这几乎是当地人每天工作时间的两倍。他们中午只靠面包和矿泉水垫肚子。等完成工作离开阿里时,高亮的嘴唇都变成了黑色,还布满了裂口,人瘦了近10公斤。

常年工作在野外,使高亮根本无暇顾及家庭。2009年物探室成立,他的女儿还不满1周岁,由于夫妻双方都是外地人,家里没有老人帮忙,带孩子成了最大的问题。一年之中,他大半时间都在野外,有时回来呆不了几天就又出去了。女儿一点点长大了,懂事了,每次他说要出差,孩子都闹着不让他走,妻子也担心工作环境过于恶劣,他的身体吃不消。可他总说,“我是物探室的带头人,哪能在这最艰苦的时刻丢下大家不管。”

高亮说他最喜欢看关于年轻人工作在一线的记录片,其中一个讲述“西气东输管线铺设青年突击队”的记录片,他印象尤为深刻:突击队员平均年龄不足35岁,常年战斗在一线,有一次下大雨,挖好的壕沟中雨水快速地上涨,如果水将管道淹没前没有焊接好,那么将严重影响工期。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奋不顾身地跳进水中,抢在水涨满前将管道全部焊接完成,每个人身上几乎都被和着黄泥的雨水沾满,大家疲倦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高亮悟到,艰难困苦是磨练人意志的法宝,只有那些不畏艰难的人,才称得上先锋。□

高亮在野外测绘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