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飞行军”的苦与乐

2014-12-11 11:00:3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甲斐

山西省煤炭地质局物测院新近购置了两架无人机,又从各个部门抽调出精兵良将,组建起一支无人机航测专业团队。在组织人员培训、机器磨合应用的同时,该院仅仅用了1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全省5个地区10个县(区)航摄30余架次,直接服务于生产应用,填补了该院无人航飞领域的空白,打响了物测院紧跟科技前沿技术、全面提升科技生产水平的第一枪。近日,笔者有幸跟随地理信息中心电动无人机组,赴闻喜县无人机航拍现场,深入了解这群不一样的“飞行军”。

笑眼中的泪光

众所周知,测绘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经常要游走于荒郊野外,成日里风餐露宿,攀爬涉险,所以女同志对这个工作往往是望而却步。但物测院地理信息中心的郑秀丽却用自己几十年的磨练,演绎出了一个不一样的巾帼女将风采。

郑秀丽,山西省煤炭地质局物测院地理信息中心主任,测量高级工程师,曾荣获国土资源部颁发的优秀个人奖。说起这个人,院里所有人都为她竖起大拇指。所以,记者一直都以为她是一个强势而干练的女汉子,但有幸与她面对面时,才不禁愕然——难以想象,一个看起来娇俏瘦小的女人,竟然能够在测绘行业里干得如此风生水起,令无数男同胞都为之汗颜。

在谈到自己的家庭时,郑秀丽回忆道,因为平时工作太忙,家里的事大多是丈夫一个人在操持。曾经有一次丈夫昏迷住院,她很想尽妻子的责任,请假去医院照顾一下,但工作上总是有事,一刻也离不开。她坐在办公室里,觉得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可真要抽身离去,又是诸多的放心不下。于是请假的事一拖再拖,直到丈夫出院后自己回家了,她都没开口请假。丈夫为此半是抱怨、半开玩笑地调侃道:“你看,我又活着回来了。”对此,她很是愧疚。后来,丈夫因车祸不幸离世,这一时的愧疚便成了终身的遗憾。就在这时,物测院的矿权核查工作迫在眉睫。仅过7天,在匆匆料理完丈夫的后事之后,她便强忍着难言的悲痛回到了忙碌的工作中。最终,因为郑秀丽在软件开发领域的建设性创举,为整个核查成果数据库的建立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使得整个矿权核查工作得已顺利推进,不仅出色地完成了测绘任务,更是得到各级领导的一致好评。

当全院都在为通过审核而欢欣雀跃的时候,她却悄悄地回到狼藉不堪的家里。缺少了丈夫的打理,家中的琐事接踵而至。对于孩子,她更是没有时间和精力来无微不至地照料,每每想到这些,她都惭愧不已。

在对笔者讲述这些往事的时候,郑秀丽嘴角一直在极力地笑着,眼睛里却闪烁着泪光。整个屋子里的气氛极其凝重,没有一个人主动开口。不得已笔者便将话题转到了无人机成功试飞上去。谈到工作,郑秀丽立马多云转晴,不仅为记者详细地介绍了无人机的操作原理、先进性能、经济效益等各方面的优势,更是对自己团队里几个小伙子的工作称赞不已。根据自己在物测行业多年的工作经验,她断定无人机作为一种先进的生产技术,日后的发展前景是不可估量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都会非常可观。采访结束,笔者不禁由衷叹服,有这样一位坚韧而干练的带头人,物测院的航测工作必定会乘风破浪,所向披靡,取得更加傲人的成绩。

话筒里的亲情

由于长期在野外工作,风餐露宿,三餐不准时,飞行小将杨波年纪轻轻就患了胃病,犯起病来,一阵针刺刀绞般地痛,即使在大冬天,也经常会有豆大的汗珠沁湿衣衫。

说到野外作业,杨波坦言,很多时候意外真的要比技术困难更让人头疼。工作中常常会有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比如有一次起飞占了村民的农田,赔钱道歉均不能令对方满意,一些情绪激动的当地群众险些就要动起手来。

但这些都还能克服,杨波心里最苦闷的是,每次出野外作业动辄就是一个多月,夫妻父母皆是聚少离多,而他最挂心的还是那个才刚刚两岁大的孩子。难得回家一趟就想好好抱抱孩子,可孩子却对自己有了陌生感,每次看到孩子惶恐地躲在妻子身后,怯怯地望着自己,他的心都生生地揪疼。为了维系孩子心中对父亲的朦胧的印象,每天不论工作多累,杨波都坚持与孩子通一次话。他说,听着话筒那边稚嫩的呼唤,所有的辛苦与劳累都能够释然。

除了家庭,杨波最乐意讲的还是在朔州试飞的经历。一提到这个,他便乐得合不拢嘴,一扫之前讨论自己私生活时的沉重,积极地呼唤笔者去看他们航拍的成果,那雀跃的神情像极了一个幼儿园的孩子在向小伙伴炫耀自己的涂鸦作品,言语之间都是按耐不住的激动。笔者深知,那激动源自他对测绘事业的炙热情怀。

田野边的守望

杨汉波是一个阳光帅气的暖男,话虽不多,却有一种别样的亲和力。作为一个实习生,杨汉波来到物测院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操控无人机,对此他很是高兴。说起与无人机的故事,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修飞机。他坦言自己是新人,刚刚上手,跟飞机还在磨合期,经常会出现一些处理不了的问题,有时候打电话找厂家咨询,厂家就要求飞机返厂,但由于时间紧、任务重、赶工期,他一般都会选择自己修理。众所周知,无人机的价值不菲,他每次修理都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造成重大损失。修理过程中,他的心一直提在嗓子眼上,等飞机修好时才发觉自己早已一身虚汗。

由于之前不曾出过野外,有一次,杨汉波和同事走在夜晚的乡间土路上,不知怎地就迷路了。他开着车一直在转圈,却怎么也找不到主路。乡村的野外寂静无人,连个可以问路的人都没有,他和同事只能在黑灯瞎火里乱跑乱撞,遇到复杂路况,还得有一个人下车去探路。现在回想起来,杨汉波还有些后怕。折腾到深夜终于回到了住处,他们已经疲惫不堪,但这一天的工作却还远没有结束——校准、快拼、倒图的工作都得在第二天起飞之前做完,他们必须彻夜赶工。有时候困极了,杨汉波就利用电脑倒图的间隙小睡一会儿,等闹钟一响,他都得爬起来进行下一步作业。

当被问及野外作业苦不苦和毕业后是否会继续从事测绘专业等一系列问题时,杨汉波给了笔者一个十分肯定的回答:“这就是我的专业啊,既然选择了它就要做下去。”那种不假思索的反应与稀松平常的语气,透露着他对这份工作的执着,测绘俨然已经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有人曾说过,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幸福的,喜欢自己做的事是浪漫的。所以,当理想与职业邂逅,从业的方向已经不需要犹豫,干自己喜欢的工作便成了最浪漫的事。

起飞设定的时候,杨汉波放置好飞机,坐在飞机旁等待。他远远地望着蓝天、白云和金黄的秸秆,身上穿着红色的工作服与无人机相互依偎,那画面温暖而又别致。飞机起飞后,他就站在麦田里翘首期待,似乎在守望着远征的孩子带着喜讯归来。降落伞才刚刚打开,还在风中摇曳时,杨汉波便向降落点飞奔而去,那背影愉悦而轻盈,在黄灿灿的麦田里像一簇跳跃的火苗,燃烧着测绘人的梦想与希望。

郑秀丽介绍说,航拍作业整体打分分为外业与内业两大部分,外业除了航拍,还要做相控改进获得数据,随后将数据交给内业,内业工作中繁杂的数据分析与计算任务更是对工作者耐心与细心的极大考验。每一道程序、每一个步骤都会涉及到许许多多像杨汉波这样的工作人员,由于采访时间有限,笔者无缘细细聆听其他人的心声。航拍工作取得的骄人成绩彰显了这个团队里每个人都具有强大的爆发力。虽然成绩中不会备注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但作为一名测绘人,能够为测绘成果添砖增瓦就是一种幸福,起飞的无人机承载着的不只是工作任务,还有他们的理想和信仰。□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