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安全生产的“预控员”——张学山

2015-1-15 8:54:4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房增华

自古采煤不情愿,他信奉的是“干好工作最光彩”;打铁还得自身硬,他坚持“有了自尊,更要自强”;岗位千差万别,工作千变万化,他说“能够‘标准’的东西毕竟有限,执行的如何关键在用‘心’”。

“他是有特异功能的人。”工长卢成福说,“他的岗点在工作面端头,但是工作面上出现任何异常情况,他总能最先发觉到,是我们安全生产的‘预控员’。”

“工作面有多长,他的‘心’就有多宽。只要他在岗,采煤机割煤的快慢、放顶煤量的控制听他的指挥就没错。”放顶煤工连士亮很为自己多年的老伙计骄傲。

“操作这些‘金戈铁马’,其实都是在伺候‘千金小姐’,处处让人赔尽了小心。”已经在采煤工作面上度过了27个春秋的山东兖矿集团鲍店矿综采队刮板输送机司机张学山,谈起自己的工作有豪情,有忐忑,也有迷恋。

每一天工作的开始,都是一场接力。这是挑战,是激情的燃点,更是与大自然斗争的动力。

“交接班时间到了,面上运输机抓紧开空,各岗点准备交接班!”

无论井口距离工作面有多远,每次都是张学山第一个到达并通过喇叭喊话。这是张学山所在溜头司机这个岗点的职责和“特权”,因为溜头司机控制着采煤面上所有运输设备的开停,运输机停了,煤机就别想动弹。毕竟每个班的生产时间都是宝贵的,自己的时间一分钟都不能被别人占用。

工作交接是班与班之间的生产接力,交接的是工作质量和设备状况,是一个班投入生产前的准备。

张学山所在岗点就有30多处设备设施需要细致检查。爬上转载机,打开破碎机,攀上刮板运输机,查看每一个部位、每一个螺丝是否完好……他说班前检查如同战前准备,一丝一毫都不能怠慢。

张学山对20年前的一次事故记忆犹新。接班后开始组织生产,由于前部运输机溜头处在变坡点上,当重达70吨的煤机割煤、扫底板时,溜头处形成了悬空,将运输机上承担煤机行走轨道的销排座掰断,煤机行走的滑靴也被掰裂,煤机整体倾斜到了煤壁上,使工作面停产23个小时。

动态的设备加上多变的地质构造,随时都可能导致这样那样的问题发生,有时一个松动的螺丝就能导致大的事故,而仅仅一部运输机光螺丝就有数千条。现在,为了防止设备“带病”作业,开始眼花的张学山还用上了老花镜和放大镜,对设备的点点滴滴更是如同手足,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张学山连续多年保持了万吨机电事故率控制在一分钟以内的“零隐患”交接纪录。这是一个奇迹!因为这些“金戈铁马”只要发生事故没有几个小时就别想处理好。

“音乐殿堂”里的“指挥”

“前部运输机煤量太大,煤机跑慢点!”

“后部运输机刮板链动静太大,放煤工抓紧检查尾梁尾插是否有矸石淌下来!”

鲍店矿综采队生产一班在工作面生产中有两种声音发出得最多,职工也最爱听,一是设备在启动和运行中模拟女性发出的语音报警;二是张学山的喊话声。在男人的世界里,设备模拟出的女声效应自不必说。张学山的喊话魅力则来自于其每句话的权威。

有一回,张学山在转载机与皮带机交接的岗点上,听到一异常声响立即按下停机闭锁,一块尖角矸石将皮带从中间划开,经测量皮带被撕开长度是19米,而急停重载皮带时受惯性牵引也要达到20米左右,这说明张学山是在皮带被撕开的一刹那按下了停止闭锁按钮。这起事故,矿里不仅没有处罚张学山,还因发现及时避免了事故扩大,奖给了他200元以资鼓励。

转危为安,有惊无险,靠的就是那一秒。抓住这一秒,张学山说就是取得了一场战斗的胜利,就必须聚精会神,就必须全神贯注,就要像音乐殿堂的指挥一样,要保持步调一致。

运输机刮板链涨紧度大,说明负荷大,要控制煤量;刮板链反复打颤,说明有阻力,要立即停下来检查;煤流突然变小或者空转,说明煤流有打涌段,也要检查……

经验是财富,也是麻烦,因为这也让他养成了“较真”的性格。

鲍店矿开采最长的7307工作面长达247米。一次,张学山发现正常运转的后部运输机突然没有拉出煤来,而电机的负荷声响并没有因此而降低,他立即停机对着喇叭喊话:“后部运输机怎么突然没有煤了,放煤工抓紧检查看看,是不是哪个地方打涌卡住了?”

“刚检查完运输机和支架尾梁尾插还没有两分钟呢,工作面太长,煤可能还没有到端头,你正常开机吧。”正在放煤的连士亮回话说。

“你还是看看吧,我不放心。”“你放心吧,没事,别事事都大惊小怪的了。”“我让你们检查,怎么就不听呢?运输机这么长,支架就有165个,你就能保证都没事?有了问题谁都说不清楚!”一向温和的张学山突然放大嗓门喊了起来。既然不听他的,他干脆将整个面上的运输机全部停了下来。

一检查还真吓一跳,原来支架工拉完架子时一架间相连的管子压在了控制尾梁尾插的阀把上,阀把误操作使尾梁尾插自降挡住了煤流通道,造成后部运输机突然没有煤了。由于煤量刚开始打涌负荷不大,所以也没有自动报警,如果不及时处理,等尾梁尾插继续下降到刮板链子上卡住运行,势必造成断链子,后果真是不敢设想。

“高手不如熟手。”面对工友的赞叹,张学山说,“谁的岗位谁最熟悉和了解,自己只是努力把工作做到位而已。”

张学山的听力越好,经验越丰富,需要喊的话也就越多。为了喊话清晰,他每次都是把防尘口罩摘下来对着扩音喇叭扯着嗓子喊,为此,他的嗓子经常性发炎。去年一月份,他还因为嗓子发炎而住院治疗了半个月。矿领导知道后专门慰问,告诉他现在国外都不设端头司机岗点了,全是智能监控,等将来咱们科技水平提高了,在这个岗位上也就轻松了。他听后说:“再智能,也只是在一个程序上灵敏,不用心还是细致不了。”这一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张学山所在的溜头司机岗位仅有3个操作按钮:前部运输机开停按钮、后部运输机开停按钮、工作面停机闭锁按钮。

抓安全得罪再多的人也值

“张师傅让我改掉了很多坏毛病,我就是在张师傅的带动下学习运输机操作的。”年轻职工张肖强句句充满了对张学山的敬重。

1989年出生的张肖强刚参加工作就以“懒”著称,也因为懒,上班时也只是干清理卫生这一相对没有技术含量的活。“最初我只要听到工作面机器的轰鸣声就想睡觉。”张肖强说,由于他距离张学山的岗点最近,只要他打盹,张师傅就扔小煤块砸他。一次,两次,实在忍不住了,张肖强朝他开战了:“你一个老师傅管这么多干什么,我又没影响别人,没影响工作!”

“你没影响我?咱俩距离这么近,你迷迷糊糊地干活,一旦有失误会不会波及到我?”

“大道理我比你知道得多,闲心操得再多也没你什么好处……”一时间,“青春期”撞上了“更年期”。

“懒毛病、坏习惯一旦养成了,‘八头牛’也拉不回。”张学山倔强地认为对年轻人严了才是爱。

人说常上山没有遇不到狼的,长年与岩石和钢铁交手,要说一点事不出也很难,然而只要发生就不是小事。最让张学山痛心的事情发生在1996年。当时机角冒落,一副工长想看看顶板冒落情况,再进行接顶处理,可是就在他把头刚伸到空顶区,一块矸石掉下来正中头部,当场死亡。“就是这么简单,几秒钟的事,人就没了。”提起这事,张学山的眼圈总是红红的。“当时十几个人在场,如果有一个人说句提醒的话可能就会躲过的。”

管安全是为人而得罪人,管质量是为活而得罪人,质量又是安全的基础。张学山说,为了安全,得罪再多的人也值。

美好的品质要有好的修养,而修养一旦形成,品质又会与人俱在、与事俱在。张肖强主动向他请教问题的也多了,张学山更是毫不保留一一传授。现在,他也拿到了皮带运输机司机岗位资格证,被放心地安排在了最怕产生“睡岗”的皮带机司机岗位上。

连续16年,张学山被矿工会聘为“群监员”;2013年,他被鲍店矿授予“安全生产模范”称号。

“苦行僧”也有人生四季

矿工都爱夸媳妇。张学山说自己的幸福源自媳妇,在井下他精心呵护着设备,回到家里,老婆对他呵护备至。

有人比喻煤矿一线工人是吃饭、睡觉和上班下井为主要生活内容的“苦行僧”。“好在媳妇很理解。”张学山说,“媳妇知道下井辛苦,每天都看着表数时间,我每天必须休息8个小时以上才让下井,这也使我在工作中始终保持了旺盛的精力。”

选择张学山,还真的没有让媳妇失望。20世纪90年代的新房子,他就铺上了木地板,电脑也最先进了家庭,只要休班他就要带着媳妇孩子进城“下馆子”,成为工友中的“潮”人。

张学山说,再过七八年自己就退休了,到那时一定要带上媳妇乘飞机满世界走走看看。□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