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工勘战线的“老黄牛”——卫建昌

2015-1-15 8:56:5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刘海军

山西省地勘局214地质队的卫建昌自1991年参加工作以来,二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地坚守在一线。他任劳任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只要哪里需要,就义无反顾地奔赴到最艰苦的地方。作为一名技术骨干,他深信,只有在地质事业的大发展中,才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2000年,山西省地勘局214地质队开始挺进工程勘察领域,卫建昌被调到工勘公司任项目技术负责。他4次入藏,负责完成了川藏公路然乌隧道方案的可行性研究、牛踏沟-中坝段整治改建工程地质勘查、拉月滑坡成因机制研究、川藏公路灾害整治方案研究等,参与过西气东输新疆盐水沟段的隧道勘察及太中银铁路、朔准铁路、大西高速铁路、运三铁路等线路勘察,为单位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征服“拦路虎”

在2003年非典期间,卫建昌参加了国家重点项目西气东输新疆地区盐水沟隧道勘察,并担任项目副经理、技术负责。盐水沟位于距离库车县60多公里的茫茫戈壁中,峰岭突兀、怪石嶙峋,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后勤补给也非常困难。为了完成好该项目,他在项目部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和团支部。在陡峭的崖壁上,他和队员们人拉肩扛上设备;在峰岭陡峭、沟壑纵深处,他们加班加点修建栈道;吃饭时没有筷子,他们就用铁丝、锯条将就。工作上的苦自不必说,最让他们难耐的是这里的气候,白天炙热,气温最高时达到40摄氏度,夜晚温度骤降,盖着被子还冷得直打哆嗦。但就是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卫建昌仍然严格按照技术标准和设计要求进行严密施工,最终圆满完成了勘察任务,征服了西气东输战线上的第一只“拦路虎”。2006年10月,他负责川陕高速公路大巴山隧道勘察工程。该项目主要包含两条隧道,线路总长10.6公里,其中一条特长隧道超过6公里。该施工地处于大巴山腹地,地形陡峭、人烟稀少、交通不便,从勘察工程线路北端乘车行驶到南端要绕行160公里的山路,需要8个多小时,沿线路步行大约需要二十几个小时,施工钻孔位置距最近的居民约有2个多小时的路程。当他被领导任命为该项目技术负责时,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反而认为越是条件艰苦,自己越是不能退缩。

为了快速提交资料,给设计方提供选线依据,他带领技术人员穿梭于崇山峻岭间,有时为了确定一处构造,要反复查看好几次。为了节省时间,他们经常借宿于村民家,实在没有居民的地方就露宿野外,以天当被,以地当床,任尔东南西北风。白天,他上山检查施工,晚上则借着烛光整理资料,经常要熬到一根蜡烛点完才休息。大巴山隧道勘察项目从地调开始到详勘结束,持续了一年多时间,他也在大山深处默默地坚守了一年。

隧道勘察是工程勘察领域的“卡脖子”工程,这类项目基本上是在崇山峻岭、环境恶劣的苦寒之地,但再苦再难总得有人干,总得有人迎难而上。卫建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畏难、不怕苦,带着自己的团队,硬是征服了勘察线上的“拦路虎”。

决战喀麦隆

2008年,卫建昌奔赴非洲喀麦隆,任喀麦隆蒙马洒区域砂金矿项目部的技术负责。在原始森林里,他遭遇过冰雹,碰到过攻击性很强的大型动物,还得过疟疾,打过摆子,幸亏有副好身板才挺了过来。为了按期完成野外工作,他经常连轴转地跋涉于原始森林里,白天忙于赶路和考查,晚上如果找不到地方,就勉强宿营于泥窝中,第二天又继续向下一个目标挺进。为了保证项目质量,他严格按照的国家规范检查、复核地质资料,指导各小组的勘查工作,每隔三五天就召集中喀两国技术人员和工人开技术总结会,查找工作中的不足,营造和谐的工作氛围。

由于多雨、气候潮湿,卫建昌的关节炎复发了,脚出现了浮肿,同事劝他休息几天。卫建昌说:“这点小痛,没什么大问题。”第二天,他又开始了野外地质工作。原始森林里一天要下好几场雨,潮湿闷热,队员们的身上都出了好多疹子,奇痒难忍。卫建昌根据项目实际进展情况,提出了放弃休息日,尽快工作,缩短在原始森林的工作时间的建议。在他的带动下,当地工人、翻译都积极配合,在完成了蒙马洒区域砂金矿的勘查评价工作后,他提交了单位第一份国外砂金评价成果报告。

“都快成了飞人”

2011年12月,工勘公司承揽了中缅石油、天然气管道贵州段勘察项目。该工作区地处云贵高原,起点位于云贵交界的盘县,东至贵阳,向南至黔桂交界的荔波县境内,全长约650公里,共42个工点,囊括了公路、铁路穿越,河流穿越,岩溶发育段、不稳定边坡、滑坡、煤矿采空区等地质灾害项目的勘察。作为技术负责,卫建昌针对工点多、分散的特点,要求项目部随着钻探工作组辗转于贵州各地。由于工地过于分散,在百公里的战线上同时开工的钻机就有5处,为了能按规定检查施工,他经常坐着班车穿梭于各工点之间,40多天的施工期,他坐车的里程就有8000多公里。大家开玩笑地说:“你简直就是飞人,我们想偷懒都没有机会。”

为了保障施工安全,他都提前踏勘有钻机的工点,同时反复对比搬迁路线,尽可能避免在泥泞的山路上搬迁钻机。项目部有4名技术人员,他和他们一起冒严寒、顶冻雨,奔波于各工点之间,踏踏实实做地质调查、钻探验孔、编录、取样等地质工作。卫建昌上山前,都要带上足够的矿泉水和干粮,到了晚上就在租用的民房里凑合过夜。贵州山区的民房潮湿阴冷,为了御寒,他就买上点农家自酿的米酒,抿上两口御寒。

在队员们的共同努力下,他们终于在两个月的工作时间内按期完成了1∶2000地形图测量及工程地质调绘16平方公里,钻探150个钻孔,钻探工作量约2200米,物探剖面(高密度电法勘察)测线长约6000米,提交了勘察成果报告,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为工勘公司与石油设计院的长期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合作基础。

舍小家为大家

卫建昌以工作为重,多少年的工作,多少项目的完成,他从来没有因为家里的私事而耽误过工作。

2009年,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大运高速公路的雁门关隧道勘察项目工地正热火朝天。该工程刚开始是由另一家单位进行隧道勘察的,由于在钻探时孔内出现了事故,处理了几个月也处理不好,最后由于种种原因而不干了。在这个危难关头,甲方找到山西地勘局214队,要求该队争分夺秒,不但要顺利完成任务,还要把耽误的时间给夺回来,困难程度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由卫建昌为技术员的钻机班组来到了雁门关工地,开始了紧张的施工。正当钻孔再有几十米就顺利终孔的关键时刻,卫建昌家打来电话,说他母亲病重,让他速回。原来,卫建昌的母亲又犯病了。打电话的亲戚说,由于他母亲年老体弱,这次病比以往都要严重,希望卫建昌能回来一趟。卫建昌犹豫了,如果走了,工地就他一个技术员,工程进展怎么办?不走,母亲病情严重,惟一的儿子却不在身边,家里岂不乱成了一锅粥。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卫建昌还是想到了工作,打电话告诉姐姐让其照顾母亲几天,等他一终孔就赶快回去。可谁知苍天无眼,卫建昌失去了与母亲见最后一面的机会,母亲没有等到卫建昌的钻机终孔回来,就带着遗憾与世长辞了。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从1991年参加工作到现在,卫建昌获得了许多国家级、省级优秀项目奖。他负责编写的“运平高速公路初勘报告”荣获山西省地勘局1999年度优秀勘察报告一等奖,“忻(州)-阜(平)高速公路详细工程地质勘察报告”获山西省建设厅2006年度优秀勘察报告一等奖,“包(头)-茂(名)高速公路大巴山特长公路隧道详细勘察报告”荣获山西省城乡建设住建部2008年度优秀勘察报告奖……

人们都说,一滴水能反映太阳的光辉,一件小事能看见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卫建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从每一件小事做起,踏踏实实、认认真真,他坚信从事光荣的地质工作就是自己的人生价值所在。他不管项目有多么艰难、工作环境有多么恶劣,都能乐观向上,与大家一起攻坚克难,为建设和谐社会和实现中国梦做出更大的贡献。□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