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跋山涉水忙找矿的工程师——古城会

2015-1-22 9:27:4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罗会江 金 光 翁 静

众所周知,搞地质的人往往劳苦一生却难有建树,但四川省地矿局化探队高级工程师古城会却硕果累累,他在27年的地质生涯中曾与3座超大型矿山结缘,其中包括超大型银铅锌矿一座,超大型锂辉石矿两座。谈起自己的找矿成就,古城会只有一个秘诀——责任加苦干。

地质人就该在野外

1987年毕业于长春地质学院的古城会,被分配到四川省地矿局化探队从事地质找矿工作。1993年,为了弥补四川省地矿局地勘资金的不足,化探队进行了金矿开发,古城会负责金矿的野外堆浸和室内载金炭解吸冶炼工作。他全心钻研,不断改进技术工艺,使过去废弃的尾渣、废水得到了再次利用,回收率也大大提高,黄金的纯度从75%提升到99.9%。 1999年,四川省地矿局化探队向国家上交黄金160多公斤。

此后,古城会决定“急流勇退”,他认为地质队员不能老呆在实验室里,应该奔波在山野。

走向远山,古城会从一位实验室的负责人“降格”为一位普通的技术员,但他一点都不失落。他于1990年发现了巴塘县夏塞超大银铅锌矿,获得了“2002年国土资源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和“2004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样的殊荣,在四川省地矿局建局近六十年的历史上是头一次。

然而,荣誉的背后饱含汗水。海拔4900米的川西高原,方圆两百里荒无人烟,呼啸的狂风刮走了帐篷,连同锅碗瓢盆一点不剩。常常以干粮就着冰雪充饥,古城会一个月就瘦了30多斤,整个人面目全非,还患上了严重的风湿关节骨病。

从那以后,出野外,上高原,古城会的登山包里除了地质锤、罗盘、放大镜外,还得带上止痛的特效药。“每天必须定时服用,如果要高强度运动,就得加大剂量。”不是医生却胜似医生的妻子总这样叮嘱古城会。

一个跋山涉水的地质人,如果腿脚有了毛病,那就等于翱翔蓝天的雄鹰折了翅膀。但对于这种顽疾,古城会毫不理会,以出人意料的毅力完成了每一次的攀登。

李家沟,海拔4000多米,气候条件非常恶劣,每年5月中旬才冰消雪融,六七月又进入绵绵雨季,而到11月底便会大雪封山。也就是说,每年能够在此开展地质工作的时间不足半年。2006年,古城会出任李家沟锂辉石矿勘查项目的负责人。8月中旬,古城会的队伍不动声色地开进李家沟,虽然是小试牛刀,只做了一个多月的外围普查,但却取得了重大发现,不仅将3平方千米的找矿范围一下扩大到13平方千米,而且新增资源量10多万吨。

工作有韧劲儿

2007年,本想在李家沟大干一场的古城会,被调到了攀枝花的一个项目任负责人,因为攀枝花的勘查项目出现了严重的状况,需要古城会去“救急”。古城会无比留恋地离开了李家沟。谁想李家沟项目也出现了状况,一年下来,不要说有什么重大发现,连勘查报告都无法上交。单位安排几个人去接替,结果无一例外都摆手不敢。就是在这种节骨眼上,古城会重返李家沟。

古城会每天天一亮就往山上跑,一步一个脚印,重新寻找露头,重新开始测绘,重新弄清矿体产状,重新布置勘探工程。他3个多月的忙忙碌碌,其实都是在为去年的工作“补课”。 两根枯朽的木桩上,支上一整块木工板,这就是古城会的办公桌。白天跑野外,晚上回到驻地,他一头扎在办公桌上的图纸里,拿着放大镜,“匍匐”在图纸上,常常两三个小时脚不移位、目不转晴。一位民工好奇地问古城会:“那纸上就是些圈圈点点的,你一天到晚都在上面找啥子哟?”老古笑笑说:“我在找规律呢!”地质找矿的规律是由点到面、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由已知到未知,古城会谙熟于心并且一直忠诚坚守,但同时他还大胆创新,比如本该利用槽探挖掉厚达10多米的覆土时,古城会改为利用钻探进行深部揭露,这样不仅大大节约了人力和时间成本,而且找矿的效果也得以提升。

“看到老古的工作这么有成效,就像看见股票的行情蹭蹭蹭地往上涨。”被2007年遭遇的“寒潮”泼了冷水的甲方老板,又重新“燃烧”起来。为了完善甲方要求提交的报告,古城会闭关苦熬了两个多月,没有洗过一次澡,没有刮过一次胡子,没有理一次头发。生活在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都市里,不修边幅的古城会俨然一个“野蛮人”。时间都去哪儿了?对于古城会来说,时间全部奉献给了地质找矿工作。

从几万吨氧化锂,到十几万吨,再到几十万吨,李家沟锂辉石勘探搞得风生水起。2010年,李家沟锂辉石矿进入了全面大会战的勘探阶段。100多人奋战的场面,把一向冷清的李家沟弄得热火朝天,仅仅钻机就上了10台,光钻探工程量就高达8000多米。“我最初以为李家沟可能就是10多万吨的氧化锂储量,通过我们的工作,储量不断扩大。要说兴奋,自工作以来,我一直都很兴奋,但这一年是我最为兴奋的时候,就像十月怀胎,终于要分娩了一样。”古城会兴奋地回忆着。

但这一年,古城会的风湿病以及滑膜炎也“兴奋异常”,每天傍晚6点刚过,古城会就开始发烧,但他依然坚持每天上山,到最后硬是拄着拐杖,看到最后一个钻孔终孔。这一年下来,李家沟锂辉石矿储量提升到50多万吨,达到了超大型。

找矿就是生活

“如果是旅游,喊我去爬山看风景,我是没兴趣的。但如果说哪里有矿藏,要我去看个究竟,我就会很兴奋。”古城会说:“搞地质,方法不算重要,重要的是责任,是良心。你没有责任,没有良心,就不可能搞好地质工作,也不可能找到大矿。”

古城会从事地质工作27年,其中20年是在野外奔波。他惟一的消遣就是在闲暇时“舞文弄墨”。近年来,他在国家级核心刊物上发表论文两篇,都是关于锂辉石矿勘查的。作为前辈,古城会还带出了不少高徒,其中一些已经能在重大项目上独当一面了。他说,“其实传帮带是相互的,在教他们技术方法的同时,我也从年轻人那里学会了不少东西。”

当我们把话题从工作转移到生活时,古城会说,“其实我也想好好照顾老婆和孩子,但因为常常工作在野外,很难有时间陪在家人身边。”但我们很快从另一个侧面了解到古城会的温柔和贴心,每次从野外回到家里,他都会亲自下厨给家人做自己的拿手菜,一家人共进晚餐,其乐融融。□

古城会在研究岩芯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