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找矿路上不言悔的负责人——巨虎生

2015-1-29 9:30:4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晋 宣

在市场经济汹涌澎湃的今天,许多人正以无私的工作态度和忘我的敬业精神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着。他们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伟业,也没有世人皆知的名誉,但却在平凡的岗位上塑造了一种不平凡。山西省地勘局213地质队地质二公司项目负责人巨虎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巨虎生,1990年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矿产地质勘查专业,毕业后分配到213地质队,一直从事地质勘查工作;2012年12月,他被评为高级工程师。

凭着勤奋好学的精神和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巨虎生取得的地质成果可谓是花香四溢:1993年~1997年,完成了山西芮城幅和凤尾幅1∶5万区域地质调查,并最终完成了《芮城测区区域地质调查报告》;1998年,参与编写了《山西省临汾市山顶上金矿区详查地质报告》;2000年~2005年,在中条山地区进行1∶5万综合地物化工作,共圈出20个铜矿体,探明铜资源量6.97万吨,成果报告经中国地质调查局验收,被评为良好级;2007年~2009年,担任山西省河东煤田蒲县明珠一号勘查区和二号勘查区的技术负责,共完成了 1∶2.5万地质填图660平方千米,完成钻探约2万米,共探明煤炭资源量53亿吨,主持编写的《山西省河东煤田蒲县明珠一号勘查区普查报告》和《山西省河东煤田蒲县明珠二号勘查区普查报告》,分获勘查成果奖和质量先进个人奖;2009年~2011年,在山西省河东煤田蒲县明珠一号、二号两个普查区的基础上又主持编写了《山西省河东煤田蒲县南勘查区煤炭详查设计》、《山西省河东煤田阎家山勘查区煤炭详查设计》和《山西省河东煤田吉县屯里勘查区煤炭详查实施方案》,均通过了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的审批,现正在野外施工。

巨虎生目前担任着“山西省河东煤田阎家山勘查区煤炭详查”项目负责人。该项目位于山西省蒲县南部刁口乡一带,为吉县、蒲县两县交界处,面积达73.925平方公里。勘查区地处吕梁山南部腹地,区内沟谷纵横,地形地貌复杂,为地中山梁峁沟壑地貌。最高点为石头山附近,海拔1722米,最低点为南部桑峨村南河滩,海拔1016米,相对高差706米。他们采用穿越和追索相结合的方法,完成1∶10000地形地质填图,完成设计钻探工作量5900米,钻孔5个,预期提交332+333+(334)煤炭资源量97642万吨。

“干野外地质工作,永远不要怕困难,要敢于面对困难。”这是巨虎生经常对年轻人说的一句话。一次,巨虎生带着两个年轻人准备按提前设计的路线进行野外地质填图。当天的路线设计了10公里,计划早晨6点出发,由司机送他们到海拔约1100米的山顶,然后沿山坡步行下山进行填图。蒲县的山区沟谷纵横,地形地貌复杂,勘查区内荒无人烟。一路上,巨虎生叮嘱不停:“你们把刚才的地层产状再量一下,我去前面看看。”当两个年轻人量完之后,发现灌木丛中已经趟出了一条小路,这时,他们看见了巨虎生的衣服都被刮破了,手上也划出了一道道红印。两个年轻人不好意思地说:“下次让我们去开路吧。”巨虎生笑笑说:“年轻人要勤学习,遇到石头要多看多问,时间长了就能认出石头的特征。”一天的行程已经完成大半,就在他们快走到山底时,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的崩塌区,垂直落差达到8米。这时,天已经快黑了,原路返回不现实。巨虎生赶紧安慰两个年轻人说:“别怕,把地图打开,找找看还有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地图上显示,路的两边是两道山梁,如果绕山梁从别的沟谷出去还要多走十几公里。巨虎生说:“你们在附近找找看哪里有手机信号,如果有就跟司机联系一下,别走远。我到别处看看,等我回来。”山区手机是没有信号了,两个年轻人等了快一个小时巨虎生才回来。巨虎生喝了一口水后说:“跟我走,那边缓点,从那里下。”他们走了好长一段路,突然看见了一棵已被绑好了绳子的大树,虽然落差还有3米多,但下去已经没有问题了。巨虎生说:“我先下,一会儿你们下的时候尽量踩住我用锤子挖的坑,一个一个来,别着急。”顺利下了山之后,巨虎生说:“知道我让你们在包里多放根绳子的作用了吧,以后出野外别怕累,该带的都要带上。”回基地的路上,两个年轻人嘀咕了半天:“这不只是多带根绳子的事,那树前的荆棘是怎么拔去的,坡上的碎石是怎么没了的,师傅没说,但我们都看见了。”作为一名负责人,作为一个师傅,巨虎生对下属、对晚辈是无声的关照,地质事业精神传承不是靠文字上的,而是靠点点滴滴融汇来的。

作为项目负责人,巨虎生不遗余力地与钻探队、当地政府、沿线村民进行协调与沟通,解决地勘工作中出现的各个问题,保证现场地质勘查工作的有序进行。作为技术负责人,他注重地质资料的真实性和准确性。他从对设计钻孔野外实际位置的确定、钻孔岩芯的鉴定、每一份野外记录的细致审阅到每个地质小组提交资料的核对,始终本着“把握细节,不留遗憾”的地质勘查态度,对向各专业提供的地质勘查资料进行严格把关。一次,由于长期在高压的环境下工作,身体壮实的巨虎生病倒了。而那个时候,当地村民正因土地赔偿问题在一钻探工地上闹事,巨虎生带病上山,在将近40摄氏度高温的山顶上与村民沟通了一个下午,最终化解了矛盾,保证了钻探工作的正常进行。下山后,他一量体温竟然高达39摄氏度,他幽默地说:“我终于知道刚才为什么不热了,原来我体温和气温一样呀。”

自古家庭与事业两难全,巨虎生也一样。由于长期的野外工作,他根本没有时间悉心照料年迈多病的父亲。就在他父亲去世时,他还在野外指导钻探工作。现在,他一想起没陪在父亲身边,那种悲痛心情就不言而喻。去年,他的儿子正逢高考,他也没能在儿子身边进行鼓励和支持,直到儿子要去大学报到的前几天他才赶回家。儿子见了他说道:“爸爸,我理解你,你的工作忙,我会在大学里好好学习的。”听到孩子的话,他的愧疚感更深了。他内心深处常常为没有尽到做儿子的孝道而自责,为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职责而难过,但作为一个地质人,他有的只是自责、有的只是难过,却从来没有后悔过。他心里始终有一个信念,为地质事业奋斗而无上光荣。

一粒沙中看世界,一滴水中看人生。巨虎生用火一样的工作热情和对地质事业的真诚和执着,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耕耘着、无私奉献着……□

巨虎生在野外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