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开“蹦蹦车”的女汉子——徐庆玲

2015-2-5 9:26:1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 建 梁广辉

刚进二月,笔者来到兖矿集团东滩矿后勤服务中心采访,听职工们这样说:“采访‘蹦蹦车’班班长吧,那可是个女汉子。”

“啥是‘蹦蹦车’?啥叫女汉子?”笔者迷惑不解。

职工们乐了:“‘蹦蹦车’就是轻型翻斗车,一上路就‘凸凸’直响,碰上凹凸不平的路,一颠一晃,所以俺们矿上都把它和三轮车统称为‘蹦蹦车’。”

“‘女汉子’就是形容班长有种拼劲,她天天把‘蹦蹦车’挂心上,啥事都讲究经济效益,从带班组长一步步走到班长的岗位,蛮拼的。”

当笔者把职工们的这番话转述给“女汉子”徐庆玲时,她认真地说:“干煤矿就是这样,只有分工不同,没有性别差异,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在这个岗位上,不管是男是女,都得干好自己的事情。”

随着采访的深入,这个有22年工龄、半年前还仅仅是个学徒工的“女汉子”形象,在笔者眼前渐渐“高大上”起来。

不服输的倔脾气

2014年6月,东滩矿组建了集就餐、业务招待、职工洗浴、车辆管理于一身的后勤服务中心,因为具备两年翻斗车兼职驾驶经验,40岁的徐庆玲自愿请缨到车辆租赁市场当起了专职女司机。

虽说是轻车熟路,但比起班里的男司机,徐庆玲压力还是很大。刚开始班里经常出现的场景就是,别的司机都忙去了,她孤零零一个人坐在那里。问及原因,她说:“怀疑自己的驾驶技术,不光别人怀疑,自己也有些担心。”

但天性好强的徐庆玲那时候就暗下决心:“出车率一定要排在大伙最前面。”

家人几次三番劝她:“四十不学艺,况且一个妇女,换个工种算了。”但她却不服气,既然来到这个工作岗位了,就一定得做出个样子来。

从零开始的徐庆玲买来工程车驾驶书籍,有时间就抱着“啃”。她好几次因为边看书边做饭,炒的菜糊在锅里都不知道,为了掌握车辆结构原理,徐庆玲还经常到维修车间看工人拆检车辆部件,主动给他们当助手,晚上回家后再仔细回想拆检细节,认认真真地写在笔记上。

不到50天,从检查电池电压和电解液比重到加注润滑油,从清洗冷却散热器到检查喷油器,徐庆玲都能独立操作,驾驶水平也随之提高,很多单位都抢着用她的车,她还被选为车辆租赁市场有史以来第一个女班长。

能吃苦的好性格

轻型翻斗司机是煤矿特殊工种,既要具备单独操作能力,又要有克服施工场地“苦、脏、累、险”的精神。

去年7月份,为加快三期停车场的扩建,公司要求车辆租赁市场全力做好施工材料的运输工作,但当时只有3名轻型翻斗司机,除保证材料运输外,还必须保证修缮中心工程的作业用车。

这可咋办?后勤服务中心的领导急得团团转。

徐庆玲主动请缨,担任起材料运输的重任,并且一个人承担了大部分的工作,为另外2名司机腾出充足的时间来配合其它工程作业。她奋战在地面温度38°C的环境中,每天输送沙土石料近20吨。“真是个女汉子呀,一般人可承受不了这个压力。”对于徐庆玲的工作表现,职工们纷纷点赞。

“修管控”的好能手

徐庆玲担任班长的第二个月,班里配齐了5名驾驶员,但由于翻斗车在部门整合前缺乏保养,10台车中能正常运转的只有3台。

徐庆玲又展示了女汉子的机智和果断:“你们开我的。”

她则蹲到车间去修车。修车是个苦差事,一天下来,腰酸腿痛不说,脸上身上被油污沾满,活生生像个小丑,头发也充斥着柴油味,好几天才散去。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周以后,班里6台翻斗车便精神抖擞地上路了。

“班长,这个月咱班结算利润都达到工资指导线了。”采访间隙,刚从结算中心查询完班组收入情况的职工李广福高兴地对徐庆玲说。

自东滩矿内部市场化驾驶员实行工资挂钩考核以来,翻斗班没有一名职工因结算利润不足影响了工资收入。

该矿车辆租赁市场采用“单车承包”的运营方式,驾驶员想多挣钱,不仅需要多出车干活,还要严格控制成本支出。

徐庆玲一方面积极到矿修缮中心、煤质发运科等生产单位联系用车业务,一方面利用废旧零件、金属边角预料加工成有用的配件对车辆进行防护,从一颗螺丝钉到车斗焊补的钢板边角料,她都细心地收集起来,因为“省下的就是赚的”。

为控制油耗,她每天都去核实班组油料与工作量数据,分析班组驾驶员工作量与柴油消耗情况,对超支情况及时采取控制措施,确保月度定额实现节约。

自2014年8月份以来,徐庆玲所带领的翻斗班的成本支出占收入比例一直保持在20%以下,远低于其他7个车型班组的平均水平。 □

徐庆玲在工作中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