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坚守清掏岗位的老连长——刘更强

2015-2-26 9:41:2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洪 浪

战友们说他“轴得很”,在部队时候就是认准的事情非要干到底;同事们说他“愣得很”,别人不愿干的活他偏要抢着干。

他叫刘更强,在部队是个连长,转业后主动到同煤集团四台矿物业站当了一名清掏工。

2月1日,农历腊月十三,一场小雪过后,天气格外的清冷。

“刘师傅,找你可真不容易!”记者前往同煤集团四台矿采访刘更强,颇费了些周折。每次约定好时间,他总会被清掏求助电话叫走。无奈之下,记者只好来到家属区的清掏窨井现场找他。

“真不好意思,大冷的天让你找到这里来。”年过五旬的刘更强精神矍铄,一身宽大的蓝色工作服难掩他军旅生涯锻造出来的好体格。

“你看我这手脏兮兮的。”刘更强尴尬地一笑,刚脱下手套伸过来的手又缩了回去。粗糙的双手、简单的笑容,更显出他的真诚。

“没事没事,刘师傅,咱们边干边聊,别耽误您工作。”

清掏工是一个特殊的职业,每天跟脏、臭打交道,谁说起来谁佩服,但干起来则是谁干谁头疼。

1983年,刘更强从部队转业后被分配到原四台工程处,2000年12月调至四台矿物业管理站担任调度员。

生活调度员的工作相对轻松自在,风不吹,日不晒,冬不冷,夏不热,而且还是值一天班休息两天,叫好多人羡慕不已。

“咱是摸爬滚打惯了的人,这整天坐在电话旁边,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浑身不得劲,你说这个岁数就每天干坐着也不是回事啊!”冬天,吸污车上的吸污管道格外僵硬,刘更强边将满是污物的吸污管道伸入窨井,边聊着。

一次,居民来电反映家里下水道堵塞的事情,刘更强便去现场看了看。当时正值隆冬时节,由于管路冻结,下水不通,一楼住户怕脏水外溢室内,把厕所的管道给封死了,二楼也采取了同样的办法,封死了下水口。下水管道不通,住户家的污水都溢出到了楼门口。

“你想,大冬天的,污水和垃圾冻在一起,住户们扫不走,清不动,意见有多大?”吸污车开始工作,刘更强乘着片刻歇息时间接着说。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别人不干我来干!”刘更强做出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第二天,他主动要求调入清掏组工作。

他下定决心要在这最脏、最臭、最累、最让人瞧不起的岗位上干出个样子来。

那一年,刘更强每天拿个本子走街串巷,对全矿污水井和污水排放管道的分布情况进行仔细地排查,并拿出了详细的清掏工作计划。那一年,在他的组织下,清掏组维护了560个污水井,疏通管道70多处。

“这气味比粪便还臭,是污水、垃圾、粪便经过发酵后产生的气味。有时候还有沼气呢,我就曾经被沼气熏倒过。”

2005年一次清掏污水井时,刘更强照例是第一个下到井底,在2米多深的井下一干就是两个多小时,就在快要疏通的时候,由于缺氧和沼气充溢,他被闷倒在井内,不省人事。同伴们七手八脚将他拉上来用小平车送到了医院,好不容易才抢救过来,但他第一句话却是:“井里有毒气,你们别下去。”

“脏点、臭点、累点都没有关系,我们能忍受,关键是有些人不理解。”说起平常的遭遇刘更强有些伤感,因为从下水道中掏出来的垃圾很臭,有些过路的行人闻到后就会骂。尽管他们每次都会尽快运走垃圾,但垃圾臭味还是会影响到街边商家的生意,尤其是夏天,臭味叫人不能忍受,一些不理解的人就会对他们翻白眼。

“是党员就应该干在别人的前头。”半个多小时的清掏工作后,刘更强换来了片刻空闲。

“抽支烟吧。”刘更强蹲了下来,摸出香烟递过来。

刘更强爱抽烟,每天一包挡不住,在没干清掏工前,他的烟瘾不重,自从干了这一行,每次清掏完都要抽一根。“这气味把人熏臭了。回到家里,老婆孩子都说有一股味道,抽支烟能‘遮遮味儿’。”刘更强说。

另外,由于需要长期低头、弯腰工作,刘更强的颈椎、腰椎都有问题。长期在潮湿污秽的环境中工作,和沼气打交道,小腿和手臂也经常发痒、发红、脱皮,仔细看上面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水疱。到处求医问药的艰难不说,还会有好多人对他避而远之。

“老刘,换个工作吧,55岁的人了,身体不比以前了。”妻子不止一次地劝他换岗位,好话赖话都说过。

“这活儿总得有人干吧,都不干,下水堵了,臭气熏天的谁来管呀。”刘更强跟妻子犟起来。“我曾经是军人,更是党员,就应该干在别人的前头,我就知道这个理儿。”妻子最终也没能说服他。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刘更强从酸楚的回忆中拉了出来。

“老刘,家属区8号楼2单元9号说卫生间的下水管堵了,你先去那看看吧。”刘更强破旧的手机里传出了调度员的声音。

“行、行,马上就去。”刘更强匆忙地收拾起长柄工具,放到车上,又从车上取了一套小工具背在身上起身就走。

跟随刘更强,我们一起来到8号楼报修的住户家中,狭窄的卫生间里仅能容下一个人。“8号楼是建矿初期建起的老楼,管道里锈得厉害,经常堵。”刘更强边查看原因边介绍说。

“先试试吧。”原因基本确定,刘更强取出工具,吃力地跪在地上,一扳子一扳子地拆开下水管道最下方的堵盖,将一根软钢丝从开口处伸入管道中一点一点地钩,几次之后,他又换了一根较硬的铁钩,这一次他将手伸进了管道里,使劲往下捅,一下、两下、三下……只听轰隆一声,卡在管道中的堵塞物一下子掉了下去,下水道通了,他却满手污渍,满头大汗。

“感谢刘师傅,经常麻烦您。”看到他这样子,住户大姐很过意不去,连忙倒来热水,拿来毛巾。刘更强只是简单地洗了洗手,便向门外走去。

“你应该好好写写刘师傅,这么多年干这个可真不容易。”住户大姐特别嘱咐说。

看着刘更强远去的背影,笔者第一次感觉到语言的匮乏无力,而且,纵使再优美的词语都无法真正地描述出他在平凡岗位上的这份坚守。□

刘更强在清理污水井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