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淄矿集团的 “辣妹子”——陈志敏

2015-3-12 9:45:2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韩瑜 弋永杰

小说《红楼梦》中王熙凤出场时,贾母曾对林黛玉说:“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而在山东能源淄矿集团埠村园区,也有这样一位“凤辣子”,但与王熙凤不同的是,她没有大户人家小姐般的娇生惯养,工友们都笑称她是“小姐身子丫鬟命。”

这位有着“小姐身子丫鬟命”的“辣妹子”名叫陈志敏,是埠村园区运洗厂的一名普通采样女工,兼职女工协管员。

说她辣是因为她工作火辣、待人热辣;说她柔是因为她从20岁时就患上了糖尿病,常年服药、打针,却有一颗浓浓的爱心。

陈志敏患病是因为一场事故。1994年夏天,陈志敏坐车回20公里以外的老家。车在中途出现故障滑出车道,造成侧翻,陈志敏受了伤,在住院治疗期间又因为药物原因,患上了糖尿病。

因为这一场事故,陈志敏的命运也滑出了既定轨道。本来技校毕业后可以在机关单位实习,工作踏实的她大有希望能留在机关,但因为需要长时间的治疗,没能如愿完成实习任务,陈志敏与“坐办公室”的工作失之交臂。

下基层、进车间,别人都认为她小小年纪承受不住,陈志敏却高高兴兴地走上了岗位。开心工作、热心助人,她一干就是20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辣妹子”的名号也越叫越响。

2012年,煤炭行业发生逆转,煤价一落千丈,埠村园区准备启动洗煤系统,但因为洗煤生产线长期闲置,设备要修整,人员要重组。人员短缺的情况下,该厂只能发动职工们兼职洗煤,陈志敏报名了。

“敏敏,我知道你工作一向主动,但你的身体吃不消,你来看好压风机就行。”看到陈志敏报名,洗煤厂厂长于华找到了她,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于厂长,现在厂里需要人,我的身体状况还不错,您放心,压风机我能看好,皮带机司机我也能胜任。”拗不过陈志敏的倔脾气,厂长还是把两份重任给了她。

一人干两份工作,说起来简单,干起来谈何容易。上任后,陈志敏每天先要一路小跑到压风机房开启压风机,压风机这头炮打响后,后面的设备才能陆续启动,她再一路小跑到自己负责的第四部皮带机。工作过程中,她还需要不断地两头跑进行巡检,一个班下来最少也得跑上5公里路程。

这还不算苦,由于系统老旧,设备三天两头闹罢工,懂点机械制图知识的陈志敏经常主动留下加班,与技术人员、检修人员一起给设备“诊病开药方”。

由于糖尿病的原因,陈志敏容易感到劳累,每天回到家都是倒头就睡。“她就这种性格,我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着疲倦的媳妇,老公张守意是既心疼又无奈。

陈志敏火辣的工作作风有人佩服,也有人说风凉话。“这么能干,想当领导吧。”“想上进,都不要命了。” 面对这些人的质疑,陈志敏没有忍气吞声,而是用辣妹子特有的方式找到煽风点火之人来了个“辩论会”。

“现在原煤不挣钱,就指着洗煤提高经济效益,你有那闲功夫指指点点不如多干点活,多为矿上做点贡献。”一顿热辣的数落,背后嘀咕之人顿感惭愧。

陈志敏在本职岗位工作热辣,协管工作也是风风火火。车间里调皮捣蛋的年轻人特别害怕这位能说会道的“辣妹子。”

洗煤车间的小刘因为工作时走神,致使皮带跑偏,漏煤堵住了给煤机机头,被车间主任罚款200元,从此他与车间主任结下了梁子。车间主任一肚子苦水,不知道怎么处理。陈志敏主动请缨,前来解决问题。

“你小子能耐了,自己有错不认,人家车间主任帮你把埋机头的煤一锨一锨地铲到皮带上,不知道感谢,还找不痛快。”一顿数落,让小刘没了脾气,认识到了错误:“敏姐别生气,我知道自己错了。”

“要说起陈志敏热辣没人敢惹那是假的,真相是她待人火辣暖人心,大家不是怕她,是敬她。”说这话的是陈志敏的班长魏志。

魏志想给学音乐的女儿买一架钢琴,夫妻二人对音乐器材一窍不通,置办这样的“大件”更是忐忑,于是找到陈志敏商量。

“我认识的一位音乐老师对钢琴很有研究,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就请老师拿个主意。”陈志敏助人为乐毫不犹豫。两天后,陈志敏放弃休假时间,把钢琴买了回来。

陈志敏的女儿在离矿区25公里的学校学习,同事的女儿也在不远的一个学校,她便主动担负起了接送两个孩子上学的任务。这种“举手之劳”越积越多,现在她的业务已拓展到了要送 6个孩子到城区4所学校。

本来半个小时就能把女儿送到,现在一个小时才能结束这项工作。工友们都向陈志敏表示感谢,陈志敏幽默地说:“一个羊也是放,一群羊也是放,你们别放在心上。”这一句话让同事们哈哈大笑,也让同事们心里暖融融。

“这个矿山‘辣妹子’,你有错,她伶牙俐齿不留情面,你有难,她掏心掏肺不留余地,她的人缘好的不得了。”洗煤厂厂长于华如是说。□

陈志敏(右)在给职工缝补工作服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