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潞安新疆公司矿区最后的蒸汽机组

2015-4-9 9:43:0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 磊

“呜、呜、呜……”几声长笛划破夜空,一辆满载煤炭的蒸汽机车正由坑口呼啸而来,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这里是新疆哈密三道岭、潞安新疆公司露天煤矿所在地,地处大西北的新疆哈密三道岭矿区东方出现一抹鱼肚白,太阳即将升起。

如今这里成为了全国为数不多的使用蒸汽机车的几家煤矿之一。目前为止,这样的蒸汽机车在潞新公司还有11台,其中露天煤矿还有5台,如果以它的建制与规模来说,这里算是全国最后的蒸汽机车“部落”,但是过不了多久,它们也将退出历史舞台,颇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悲壮感和沧桑感。

张斌是露天矿JS8081的司机长,也是驾驶蒸汽机车第二代司机,作为连续两年当选潞新公司劳动模范的职工,他对陪伴自己多年的蒸汽机车有着深厚的感情。平时沉默寡言的张斌每天上班第一件事,便是用列检锤将蒸汽机车检查一遍。“机车老了,说不准哪里会发生螺丝松动或是管路老化的问题,这些都有可能造成行车安全和机车跑气、漏水的现象,得及时去处理。机车是有生命的,你爱护它了,它也会回报你。”在这个车上一干就是30年的张斌边擦拭着机车边对记者说。

除了张斌,副驾驶吴新怀也是干了30年的老司机,吴新怀说:“现在就剩下我们这些老伙计了,年轻一点的全分流走了,有的去开大型运输车,有的去运销南站开内燃机车,几年前机务班人数最多时有四五百人,现在就剩下70多人在三班倒。在潞新公司,煤炭的外运还得靠内燃机车,目前蒸汽机车已经上不了国铁了,大型运输汽车开采工艺将在今后占主导地位。”

JS8081所干的杂业是拉着露天矿铁道工程段的工程吊车来给装煤线重新铺设铁轨,这条线路多年没有维修,枕木已被厚厚的煤尘覆盖,给运行的机车带来安全隐患。

机车配合着工程吊车缓慢向前推进,张斌不停地扳动着操作杆,吴新怀则将头伸出车窗瞭望,伴随着刺骨的寒风,听见车外机车发出“哧、哧”的气体排放声,将车窗震得颤颤作响,前方旧的铁轨连带枕木被整体吊起,随即又被铺上新的铁轨。司炉张松岭不停地往锅炉里添加煤炭,红色的火焰,将炉蓖映得通红。

早上起得太早,大家都没来得及吃早饭,连同午饭,大家带的饭都是两顿的,挂在焊接在锅炉上的铁钩上。

10点钟,车移靠好了,算起来大家已经工作了近两个小时了,车长也由车尾来到驾驶室前,把大家所带的饭菜提前热好,张松岭则爬上机车顶部用高压水枪浇湿原煤,这样不论是吃饭还是干起活来煤尘都会小些,吴新怀将一个方型小铁桌子从副驾驶座下面抽了出来,用水冲洗了一下。此时饭热好了,摆在桌上,馍馍松软松软的,冒着热气,张斌边看着大家吃饭边背靠锅炉炙烤着被水侵湿的棉裤。

吃饭的空隙,我们见到两名来自澳大利亚的观光游客,喜欢火车的他们不远万里来到了这里,用相机去记录这种古老的工业文明。

整个上午,JS8081乘务组的成员都在各就其位地忙碌着,只有到了中午工程段的职工休息时,大家才聚在一起,家长里短地聊起来。从孩子的上学就业到休班之余玩的戈壁奇石,似乎是他们永远聊不完的话题。

JS8081乘务组辅助工程段铺设铁轨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其间张斌驾驶着蒸汽机车在不停地靠靠停停,工程结束后回剥离站加满煤水,再将月检自翻车拉入该矿所属的机修厂检修,时间就不知不觉地又过去了3个小时。此时,天已渐黑,吴新怀坐在驾驶座椅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倦意。张松岭则代替吴新怀坐在副驾驶上瞭望前方信号。驾驶蒸汽机车是一项繁杂的工作,至少得有3个人才能进行,如果是推着车箱走,还必须有一个车长充当眼睛的功能。

夜色茫茫,只有远处的红绿信号灯在交替闪烁,此时已是晚上7点30分,下班前最后一件事情还没有做,就是对机车进行加油养护。由于设备使用年代久远,每班交班前都要定期保养成为大家多年雷打不动的习惯。如果缺油,就会导致机车抱死或是加速闸瓦磨损,给行车带来安全隐患。除了给油之外,把机车牵引轮上的油污擦拭掉也是蒸汽机车师傅们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几十年的老设备,用到现在仍就光鲜,不能不说是和他们的精心爱护离不开的。

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很快过去,师傅们收拾一下准备下班了,记者的采访也将告一段落。与他们共处一天,记者感觉到了老煤矿工人的不易,以及他们对工作了几十年的岗位的恋恋深情。动车由哈密首发乌市的消息发布后,人们知道,在这块戈壁的土地上,作为一个特定时期的产物,蒸汽机车即将退出历史舞台。同样,这些机车司机用青春为祖国的建设输送了大量的煤炭,如今他们与这些蒸汽机车一样,在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之后,也将光荣退休,回家颐养天年了。□

张斌(右)与吴新怀(左)在修理机车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