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献身地质的副总工程师——王速

2015-4-30 9:22:0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金 航

吉林省地质调查院副总工程师、新疆地质会战指挥部前线总指挥、新疆分队队长兼技术负责王速怀揣着一个找矿梦想,长年奔波于长白林海、雪域高原,在高原冰川、山野河谷中放飞着自己的找矿梦想,谱写了一曲献身地质、无私奉献的地质队员之歌。

“不到大山里跑,怎么能发现矿呢?”这是他常说的一句话。也就是这样一句普通的话,激励着他在大山中一“跑”就是26年。

26年来,他的足迹踏遍了吉林大地的山山水水。2010年,吉林省地矿局组建“吉林省对口援助新疆地勘项目”分队,王速被委任为队长兼技术负责。巍巍昆仑山固然风景迷人,可迷人的景色只能是留给过路的游人,留在文人墨客的笔下,与地质队员无缘。王速带领的分队工作和生活异常艰苦,令人望而却步。他负责的国家地质勘查项目,工作区处于“生命禁区”的东昆仑高寒无人区。区内雪山延亘,海拔5000余米,年平均气温-6℃,含氧量为内地的一半,紫外线强度超过内地2.5倍。在山上,他们除了要克服严重的头痛胸闷、失眠气短、便秘腹泻等各种高原反应外,还要抵住棕熊、狼群带来的恐惧以及最熬人的寂寞与孤独。即使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王速带领他的队员从南疆的昆仑之巅到北疆的阿尔泰山,在飘满风沙的塔里木盆地,在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在茫茫的银色雪域高山,都留下了他们坚实的足迹和辛勤的汗水!从项目考察、论证、设计到野外生产,他们仅用几个月的时间就圆满完成了8个地勘项目的工作,得到了援疆管理部门的好评。

因工作业绩突出,2011年王速被任命为新疆会战指挥部前线总指挥,负责新疆的全面工作。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他带领同志们战胜各种困难,圆满完成了18个项目的工作,新发现厚大矿体3处,矿点、矿化线索55处,获得了沉甸甸的地质成果。特别是白干湖钨锡矿田是我国在西北地区首次发现的大型-特大型钨锡矿床,填补了我国在新疆地区寻找战略矿种钨锡矿产的空白,这其中的一条矿床已探明储量13.17万吨、7.18万吨,潜在经济价值达200亿元人民币。新疆若羌县铜多金属详查项目和福海县金铜详查项目有望再提交2处远景储量达到大中型矿床,潜在经济价值达300亿元人民币。一旦这些项目开发,将不仅为振兴新疆少数民族地区经济起到较好的作用,同时也将为吉林省矿产业发展储备雄厚的后备基地。

泰戈尔曾说:“只管一路走过去,一路上的鲜花自会开放的”。在王速走过的崇山峻岭和山野河谷中已绽放出了片片鲜花,更放飞了他追求找矿的梦想。

在参加工作的26年中,他在野外一线不断更新着自己的专业知识,创新找矿理论和方法,同时利用业余时间攻读了吉林大学研究生班课程,迅速成长为吉林省地质战线上的领军人才。他先后撰写并发表地质学术论文10余篇,主持编写的成果报告先后获得地矿部三等奖2次,地矿部找矿三等奖1次,优秀报告奖2次;参加完成的“吉林省浑江市石人镇幅、花山幅、苇沙河幅、临江镇幅1∶5万区域地质调查”等3个国家区域地质、矿产调查项目,发现了白山市、通化县等地境内5处潜在经济价值达数亿元的矿体,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吉林省长白、临江地区两个数字化矿调项目是国家新推出的综合性找矿试验项目,综合了地球物理探矿、地球化学探矿、遥感技术找矿、计算机应用等各种先进的找矿方法。面对挑战性极强的项目,王速自告奋勇敢于担当,他白天上山跑路线,晚上埋头攻读数字填图技术,并及时传授给其他同志。就这样,他带领队员们边学边干,攻坚克难,项目顺利通过验收。他所撰写的报告获国家优秀奖,这标志着吉林省矿产调查项目进入了数字化时代,奠定了吉林省矿产调查项目新的里程碑。

2013年,他负责的“新疆东昆仑西段北带矿产资源调查评价”项目获得中国地质调查局二等奖,该成果收录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青藏高原地质理论创新与找矿重大突破”集成成果中。在新疆疆外地质队伍中,吉林省地矿局所取得的骄人成绩得到了新疆各级政府的好评,为吉林省赢得了荣誉。

境界在崇山峻岭中锤炼,激情在山野河谷中奔流。26年的地质野外生涯也磨炼出他特有的岩石般坚韧的意志,展现出了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的“三光荣”精神。

又是一年芳草吐绿的季节,又是一年男儿远行之时。当王速带领着队员们在身上的美酒余香还未散尽,与亲人离别的泪渍还未风干之时,他们已经过一路的颠簸,一路的疲劳,踏着风卷阴云的戈壁、高原冰川的积雪,越过错综交叉的山脉“垭口”,登上了如巨蟒盘绕、银蛇飞舞的东昆仑山海拔5000多米的工区。虽然自然美景“造化钟神秀”,“山峰白雪覆盖,蓝天中漂浮着的白云,犹如仙女舞动的长裙,风姿绰约、妙曼轻盈……”暂缓了他们旅途中的疲劳,但“抛锚”在山脚下的供给车辆没能及时运送上来御寒的衣被,王速和他的队员们不得不依偎在一起,用仅有的一顶帐篷当作被,在高原寒冷的夜晚度过了难忘的一夜。

“戈壁滩上的一股清泉……”当听到这首悠扬、清新而优美的歌曲时,脑海中一定会浮现出一幅戈壁草原、水草环绕的景象。然而,在走出一个被额尔齐斯河和布尔津河河水滋润的西北边境小县城时,呈现在眼前的却是准噶尔盆地古尔班通古特沙漠那茫茫的戈壁滩。野外驻地林卡拉那,就处在离布尔津县城50多千米的戈壁荒滩上。沧海变迁,荒漠之中那涓涓细水早已被浩瀚的戈壁所吞噬,工区附近的乌伦古湖碧波荡漾,然而由于湖水无法饮用,王速和他的队员们也只能是“望湖兴叹”。望着眼前这一片太阳下炽热的戈壁滩,无水的恐慌又一次向队员们的心中袭来。他们在地图标有水源的地方,在卫星导航仪的引导下寻找到的水源地却见不到一滴水的痕迹。当大家怀着失望的心情,拖着疲惫的身躯绕过另一道道山梁、一条条山沟终于见到了当地哈萨克牧民冬天里居住的“冬窝子”时,他们仿佛见到了沙漠中的“世外桃源”。当他们手捧着一股从碎石的缝隙间向外汩汩流淌的泉水,品尝着带有咸涩味道的“清泉”,他们仿佛是喝着家乡的矿泉水,感觉是那样地沁人心脾。

就是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作为总指挥的王速与大家吃着煮不熟的饭菜,在缺氧的高原戈壁上背着几十斤重的样品,顶着变幻莫测的雨雪,冒着零下几十度的严寒翻越着一座座大山。他们用鞭炮赶着棕熊或狼群,趟着刺骨齐腰深的洪水,忍受着海拔4000米~5000多米的高原地区严重的失眠和戈壁滩的酷热、蚊虫叮咬,跑着一条条路线、测定了一幅幅剖面、提取着一块块标本……每当他看到沉甸甸的地质找矿成果时,艰苦的生活和疲惫的辛劳早已被快乐和开心的笑容所化解。

王速,一名普通的地质队员,带着他的队员们在雪域高原上树立起了新一代地质人的“铁人”形象,筑就了地质人的“精神富矿”,用自己辛勤的汗水、青春和智慧,在巍峨的昆仑山留下了一串串坚实而闪光的足迹,也放飞了他一个个找矿立功的梦想。□

王速在看标本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