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怀揣找矿梦的总工程师——赖中信

2015-5-28 9:52:1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祝桂峰 严志强 陈慧平

广东省核工业地质局二九三大队总工程师赖中信一家三代都是干地质的。他既有对新时期地质工作的冲劲和热情,也有受到家庭熏陶对工作的执着与勤恳,在找矿路上一直不言悔。

“和平年代走进没有硝烟的战场”

1984年7月,赖中信毕业于华东地质学院地质系放射性普查勘探专业,在广东省核工业地质局二九三大队从事铀矿勘查工作以来,先后担任过野外分队技术员、工程师、高级工程师,是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质学专业在读博士,曾荣获省直机关“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赖中信风雨30年,见证了二九三大队核地质事业的二次崛起。”广东省核工业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敖文波感叹道。

“这小子干工作有股拧劲。”操着河南普通话的李同强,说起爱徒赖中信的故事,佩服之情溢于言表。

1984年7月,二九三大队项目部的一个竹园头作业现场,要求到茅草丛生、荆棘遍野的深山里布置钻孔。当时,正值盛夏,蚊虫猖獗。“派谁去呢?”李同强正在纠结时,赖中信站了出来说:“师傅,让我去吧!”

傍晚,从草丛中窜出来的赖中信着实让李同强吓了一跳:“哎哟,俺的娘,你是人是鬼?”只见赖中信全身湿透、破衣褴衫、蓬头垢面,全身被树枝划得一道一道伤痕,浑身通红。“快,快把裤子脱下来。”李同强心痛地喊道,只见附在赖中信大腿上的五六条旱蚂蟥,早已吸得腰肥肚圆。

当天晚上,赖中信发生过敏反应,脸及唇都红肿起来,痛不堪言。“第二天,这小子脸肿得像面包,却照常出现在作业现场。”李同强说。在钻机转场时,大伙心痛细皮嫩肉的大学生,不让赖中信上山抬钻机和钻杆,“他却把毛衣当护肩垫,咬着牙和大家一起肩扛手抬,件件工作不松劲。”

“我是和平年代走进这片没有硝烟的战场的。”赖中信如是说。二九三大队曾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研制和成功爆炸提供了67%的核原料,是中国第一个发现花岗岩型大型铀矿床的“核工业功勋地质队”、“全国地质勘查功勋单位”。

“近120多条生命谱写了二九三大队的辉煌。”赖中信眼圈红了。他说,该大队前身为地质部309队11分队,于1956年8月1日组建,先后经历了“工改兵”、“兵改工”和属地化管理3个发展阶段,“虽然前辈们转战华南4省30多个市县,但置自己生命而不顾,为了铀矿找矿事业,始终不离不弃,无怨无悔。”

二九三大队从“希望矿床”的发现到“下庄铀矿田”的形成,进而发展成为我国重要的铀矿资源生产基地之一,提交铀矿工业储量、资源量上千万吨。目前,该队主要承担国家和广东省下达的核地质勘查工作任务,重点负责粤北下庄铀矿田及粤西南铀及多金属资源勘查工作,并承担本地的放射性档案管理及本队工作区的军工核设施(铀矿地质勘探)退役治理工作。

“踏实、敬业、好学、自律,有强烈的责任心和进取心。”这是该队荣获“李四光地质科学奖”的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巩志根对赖中信的评价。

2006年1月,《国务院关于加强地质工作的决定》出台,广东作为核电大省,对铀资源的需求日益增加。“地质找矿,人才是关键”,该队领导上门征求老专家巩志根的意见,问重新组建核地质勘查队伍,谁来当二九三大队总工程师最合适?巩志根脑海里突然跃出赖中信一边帮下岗的妻子料理养猪场,一边攻读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质学专业在职研究生的身影。“赖中信,非他莫属。”巩志根脱口而出。

“我和死神擦肩而过”

采访期间,记者先后参观了昔日的土法炼铀和今日的先进堆浸工艺以及希望矿床发源地。“死神与金矿,都和我擦肩而过。”赖中信说起昔日找金矿的故事,至今仍感慨万千。

找金矿,曾经是二九三大队几代人的梦想。20世纪80年代,中央成立了黄金工作领导小组。为响应国务院的号召,二九三大队成立了找金分队,先后在清远、英德等地开展找金工作。但是,由于缺乏监管,一些不法分子偷挖盗采金矿十分猖獗。

一天,赖中信、邱贵荣和朱伟亮3人小组,发现青山有一个被不法分子丢弃的老鼠洞,该老鼠洞有含金矿层偏高的异常现象。谁进坑道里面刻槽取样?“我年轻,动作灵活。”赖中信话音未落,已钻进了老鼠洞。

忽然,“啊”的一声传来,只见洞内飘出阵阵灰尘,却不见赖中信的身影。“快去救人!”邱贵荣和朱伟亮大喊一声,弯腰冲进了洞中。

原来,赖中信在洞内打着手电筒取样时,邻近的坑道放炮,将洞内未做任何防护安全设施的泥土震动下来,不幸掩埋了赖中信胸部以下的半截身体,动弹不得。“幸亏同事们救得及时,也幸亏老天爷开眼。”

经过两年时间“抢点、上钻、交储量”的找金运动,二九三大队发现了一大批异常点带,圈定了多个远景区。“可惜没有顺藤摸瓜,一路坚持下去。”赖中信不无遗憾地说。当年,由于该队以找铀为主,低估了找金的难度,且急功近利,没能持续深入研究,最终遗憾放弃,无获而归。

2005年,赖中信作为大队总工程师,全面负责广东省翁源县铀矿资源大基地勘查规划研究,对矿田近50年的铀矿勘查与科研成果进行二次开发,总结出矿田5种矿化类型及其控矿规律,划分出13个找矿远景区,预测潜在资源量上万吨,达到了“铀资源大型基地”要求,并执笔编写了《广东省下庄矿田铀资源大型基地勘查部署规划研究报告》,获得了专家学者的肯定。

2009年6月的一天,天气异常闷热,为了弄清下庄一条构造带上一个异常点的地质情况,赖中信率队向深山进发。当他们登至半山腰时,天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保护好资料,防止打湿,山高路滑,注意周围。”赖中信一边冲在前面,一边提醒队员。

“不好。”随着前面开路的赖中信话音,大家发现他已倒在地上,一只野猪夹子夹住了他的左脚,鲜血伴着雨水染红了旁边的茅草。“没事,离心脏还远着呢。”大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夹子取下来后,赖中信忍着剧痛,抹了一把雨水,继续率队朝目的地进发。

功夫不负有心人。该项目于2010年得到验证,由小型铀矿床扩大到中大型以上规模。专家学者一致认为,赖中信提出的深部平缓构造中赋存隐伏矿体新认识,其远景进一步扩大,具有“储量大、品位高、易开采”的特点,获得了广东省核工业地质局“地质找矿成果”一等奖。

“不想离开地质找矿一线”

2014年11月26日,广东省罗定县龙湾镇的一家小旅馆里挤满了白发苍苍的地质专家和风华正茂的青年职工。在“二九三大队粤西信罗地区找矿突破暨盐田坑金矿的发现发展展望研讨会”上,赖中信好似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其风趣幽默、逻辑严密、条理清晰的讲解方式,不时赢得现场的阵阵掌声和笑声。“二九三大队的职责是什么?就是下庄和粤西的铀资源保障,是放射性生态环境治理。”赖中信强调,“这也是我终生找矿的地质梦。”

“他就是‘认死理’,非常执着。”敖文波说,赖中信对多找矿、找大矿、找富矿的执着,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熟悉他的同事都戏称他“赖地质”。

敖文波介绍,根据工作需要,从2011年开始,局党组每年都要派他征求赖中信意见,让赖中信到广东省核工业地质局任职,但无论是“进公务员编制、从副处提升为正处”等等“高官厚禄”,他都不为所动,明确表态“不想离开地质找矿一线,想培养一批年轻技术骨干”。

“我们大队这帮孩子都是赖总培养出来的。”从部队转业的二九三大队长赵兵激动地说,地质工作经历了10年休眠期,该大队10年未招过任何大学生,出现了10年断层期。从2006年起,赖中信到各大高校招聘地质类专业优秀大学毕业生和研究生,充实到了找矿第一线。如今,这些大学生都已成为中层干部、技术能手。

“既然选择了地质行业,就要把自己的理想、信念、青春、才智毫不保留地奉献给这庄严的选择。”赖中信在和大学生的座谈会上,总是这样慷慨激昂的致词。

目前在罗定市国土资源局挂职副局长的周连告诉记者,2008年7月,他和七八个大学生来到了二九三大队报到。赖中信带着周连一帮学生奔赴位于粤北山区的下庄基地,他从地质构造产状的辨析到断裂带、硅化带的识别;从钻孔如何布设到报告如何撰写;从宏观区域上的地质情况到矿床上分布,均讲得非常仔细。“这些知识大大提高了我们年轻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和专业技术水平”。

“师傅和师娘曾连续5年和我们在山沟沟里过中秋。”来自甘肃省的冯志军说,他结婚之前,每年都能看到赖中信和妻子带着自酿的米酒和自制的红辣椒和大家共度中秋佳节。来自湖北省的王娥说:“他俩好似我们的父母,对我们年轻人关怀备至。”

赖中信的妻子赵小青曾是二九三大队的一名下岗职工。让记者惊讶的是,她讲述因早产住进医院、野外作业的丈夫3天后才赶到产房;10个月的儿子因急性肺炎、一人摸黑冒雨跑了3家医院;为支持丈夫坚守事业和孩子读书、下岗后再次创业等故事,心态平和,情绪稳定,好似从未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些都不是事。”赵小青介绍,她的父亲也是个老地质队员,一年半载不返家是常事,直到她也进入地质行业,才知道父亲从事的是为国家找铀职业。她说,去年7月,在参加丈夫的30年校友会时,她和赖中信为大家献上了一首心中的歌:

月亮依旧停在旷野上,你的身影被越拉越长……你的脚步流浪在天涯,我的思念随你到远方……□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