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同煤集团燕子山矿克尘工作负责人——冯彩亮

2015-6-4 9:08:5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德忠 刘双英

“治理井下煤尘污染就像治理空气中的PM2.5一样,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只要能让矿工的工作环境有改善,我就会做下去,无尘矿井就是我的梦。”同煤集团燕子山矿“彩亮克尘工作室”负责人冯彩亮用25年的执著坚守,诠释着他的人生追求。

今年47岁的冯彩亮,个头不高,与人见面时憨憨一笑,朴实的个性跃然脸上。不善言辞的冯彩亮,一谈到他的粉尘治理工作,立马兴奋起来:“随机遥控自动喷雾、二次负压降尘器、地喷水幕、旋转喷雾、锥形喷嘴……”看着笔者一头雾水的样子,冯彩亮将他工作室内的视频打开,边演示边讲解着,言语中透露出对工作的自豪感。

煤尘是在煤炭掘进、开采、运输等过程中产生的大量矿尘,与水、火、瓦斯、顶板并称为煤矿的五大自然灾害,人体长期吸入后,轻者会患呼吸道炎症,重者会患尘矽肺,同时煤尘在一定条件下会有发生爆炸的危险。

1990年,冯彩亮毕业后被分配到燕子山矿工作。下井实习时,他看到一线的煤矿工人在看不清人的煤尘环境中干活,脸上、身上都是煤尘,后来又亲眼看见有的退休老工人被矽肺病折磨的痛苦情景,心里很不是滋味,特别是煤尘爆炸的危害更是让人心有余悸。“从那时起,我就下决心和煤尘较量,解决粉尘危害。”

治理井下粉尘污染不容易出成绩。空气中每立方米粉尘含量从500毫克降到400毫克,下降20个百分点,从技术上讲很难做到,但工人们实际感官却并不明显,再加上粉尘污染对员工身体健康的影响也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因此大家对粉尘治理工作好多时候都表现得不理解、不重视。也正是因为这样,冯彩亮身边好多同事都因发展机遇少陆续转行了,但冯彩亮坚持了下来,因为他坚信,只要持续发力,就会让井下环境有一个较为明显的改善。

2010年,燕子山矿成立了无尘化建设办公室,时任防尘区技术副区长的冯彩亮被委以重任,成立了梦寐以求的技术研发小组。两年之后,为了进一步推进粉尘治理技术的革新,矿上相继引入技术协作机制,成立了克尘工作室,模拟井下的各等级电压、微型钻铣床、套丝机、粉尘采样器、技术图书……冯彩亮一下成了名副其实的“土豪”,他感到肩上责任很大:“这是大家对我们整个团队最大的信任,必须干出成绩。”

煤炭从地下几百米的深处挖上来,采掘、装车、运输,每个环节都有粉尘产生,按照国家规定,一些大型设备和生产的各个环节都应安装配置相应的除尘设备设施,但由于井下情况的不同,除尘设施易损、易坏,尘少了、积水多了等副作用较大的现象屡见不鲜。冯彩亮从每个产尘点入手,找出防尘设备的弊端,进行优化设计、革弊立新。他说,国外的采掘机械化程度较高,防尘效果好,但国内没有相关的技术参考,全靠自己琢磨、不断试验改进,难度很大。自干了这项工作,他的全部心思就都放在了怎么治理粉尘上。他无时无刻不惦记着买书学习拓展相关知识,在街上看到喷水喷雾的设备他也不由自主地凑上去观察,五金店成了他经常光顾的地方,用他的话说,一些改进设备的灵感就是这样触类旁通获得的。

在“彩亮克尘工作室”,有小型车床、钻铣床等机械设备,那是冯彩亮他们自行生产防尘小设备用的。一件防尘设备从开始研制到使用,需要不断地改进、测试,为此,他平均每月都有十来天在井下工作,他发明的矿用喷雾降尘器前前后后就用了两年的时间,工作紧张时,他白天连着黑夜干,有时竟忘记了回家。为了技术研发,他还经常自己掏腰包购买配件材料,他说,改进总有不顺利的时候,不成功哪儿还好意思用企业的钱。

“小型化、智能化、人性化”,冯彩亮带领他的技术革新团队,通过发明改造、技术革新等,将副作用较大、使用效果差的综合防尘装备改造成副作用小或无、除尘效果好的防尘装备,既简单可靠又实用有效。其中,雷达式微波传感器,用于皮带自动洒水的控制,成为国内最先进的自控洒水装置;矿用喷雾降尘器,成为国内最先进、副作用最小的矿用喷雾降尘设备,基本达到了除尘不见水的最佳粉尘治理效果,已实现了技术成果的转化,先后被中煤、晋能、煤科院等20多家单位采用;平面广角扇形喷雾装置,安装在石炭皮带井,既保证了地面湿润不起尘,又不影响矿山架空乘人索道的运行和安全;采掘机强力风水化学降尘装置填补了我国综掘面粉尘处理的空白,减少了使用除尘风机除尘的大量辅助工序,通过现场测试,可降尘70%以上。小到喷嘴、大到专用除尘设备,诸如此类的革新数不胜数,只要有粉尘产生的地方就有冯彩亮改进的技术。

34项煤矿粉尘治理的技术革新和发明,有5项科技成果获得国家专利。25年的坚守,最让冯彩亮欣慰的是,随着除尘效果的日益显现,井下工人们对除尘工作的看法有了很大改观,大家的支持更坚定了他除尘的信念。他说:“我不是什么科学家,没本事把井下的粉尘全部消灭,但我会一直坚持下去,不断地减少粉尘污染,让工人们能更加体面地工作。”□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