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河南省栾川县地质矿产局局长——魏敏强

2015-7-27 9:24:2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崔世俊 记者 王琼杰

天连五岳全雄晋,地接九州巍伏牛。随着“中国钼都”的实至名归、伏牛山世界地质公园的囊入怀中、矿产资源与地质环境产学研基地的投入运行,地处伏牛山北麓、矿产资源丰富的栾川,这几年的矿政管理工作正在跟伏牛山主峰老君山一样,开始崭露头角,引起人们的关注。

2013年7月14日,栾川县迎来了两位精神矍铄的耄耋老人——中国科学院院士赵鹏大和翟裕生。他们在栾川县进行了2天的科考后喜出望外地说:“栾川这种集丰富矿产资源、旅游资源、生态资源为一体的协调发展的城市在国内十分独特、非常典型。”

2014年11月8日~12日,中国科学院院士赵鹏大、莫宣学、王成善以及国内70多名专家、学者荟萃“中国钼都”,举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矿产、经济、环境”栾川论坛盛宴。时隔一年的赵鹏大再次目睹栾川的喜人变化后,非常欣悦地说:“栾川县地矿局工作繁重,工作思路清晰。我们坚信,有这支能干事、干实事、干大事的战斗集体,一定会把栾川地质矿产事业带到一个更加灿烂的明天。”

事实真如赵鹏大院士褒奖的那样么?如果名副其实,那么带领这个战斗集体的指挥员又是谁?人们不由得把目光聚焦在栾川县地质矿产局局长魏敏强身上。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1962年出生的魏敏强在6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朴实农民。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和供孩子们上学,父母长年累月起早贪黑。为了减轻父母的压力,魏敏强稚嫩的双肩早早就压上了重担,除了完成正常的学业外,还要帮助父母干农活,样样干得井井有条、有板有眼。他在老师的眼里是个聪慧、勤奋的好学生,村里的人也都夸他将来一定有出息。

1979年,他高中毕业后回到了农村。踌躇满志的他本想继续深造,但因本乡初中缺教师,在校长的恳求下,他放弃了高考,去做教书育人的工作,用知识来改变家乡的面貌。1988年,洛阳市在栾川县秋扒乡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团委书记,魏敏强成为众多青年中的佼佼者而中榜。从此,他一步一个台阶,从团委书记到乡党委副书记、县委办副主任、乡长、乡党委书记、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在当地干部和群众的眼里,他为人正直,处事公道,敢作敢为,是个出类拔萃的好党员、好干部。

2008年12月的一天,一纸调令把魏敏强这匹千里马调到了栾川县地矿局局长的位置上。之前,他虽然对栾川地矿局的基本情况有所了解,但栾川矿业的可持续发展,资源、环境、经济怎样协调发展?他心里并没有底。

彼时,该局正计划申报省级文明单位工作,魏敏强认为这是一个良好的契机,用创建工作提高职工队伍的整体素质,激发职工的工作热情,提高地矿队伍的外部形象十分必要。因此,上任之初,他一方面深入矿业企业进行座谈,另一方面尽快熟悉本局业务方面的知识。

“我们要接过前任领导的接力棒,把创建工作推向高潮,把省级文明单位的牌子捧回来,让文明单位的旗帜飘起来,用创建工作推动全局工作的开展。”魏敏强在职工大会上的这番话,让100多名职工鼓起了热烈的掌声。

有耕耘就有收获。到2009年底,栾川地矿局当之无愧地被中共河南省委、河南人民政府授予“省级文明单位”称号。当时,有的职工就在一旁说:“魏局长这第一把火,就把我们烧得坐立不安了。”

成功是结果而不是目的。“省级文明单位不是终点站,而是加油站、充电站”,这是魏敏强经常告诫全体职工的一句话。为了把精神文明的春风荡漾到整个工作中去,让省级文明单位流光溢彩,魏敏强带领全局职工又重新细化了《工作纪律考核办法》、《公车管理制度》、《公务接待制度》、《公务灶管理制度》、《职工红白大事制度》、《财务收支公开制度》等。

魏敏强常说:“一个单位如果没有了好的纪律,单位就会像一盘散沙。”所以,该局在栾川县100多个局委中率先实行了人面识别签到机,用严格的制度和纪律筑起一道“防火墙”。

矿业,被公众普遍认为是继房地产、文化产业之后的又一暴利行业,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栾川地矿局并非一片真空,随时都会有苍蝇的进入。为了牢牢掌控廉政工作的“方向盘”,有纪检工作经验的魏敏强严于律己,不折不扣执行《廉政准则》、中央八项规定,把每月的财务收支情况通过大屏幕向职工公示,亲自组织职工收看《从一把手到阶下囚》等教育警示片,并每半年邀请一次县民评代表给自己和全体职工“修枝打杈”、进言进谏。同时,他还将全局80多名党员分编成5个支部,大力发展有文化、有纪律、有理想,思想政治觉悟高、业务能力强的共产党员,不断为党组织输送新鲜血液,壮大党组织的肌体,并开展了“十大业务标兵”、“十大先进人物”评选活动,用身边的人和事教育身边的人。

成功属于坚持不懈的人。站在精神文明高地上的栾川地矿局通过制度建设、廉政建设、党组织建设和特色思想教育工作,在2014年底再次创建省级文明单位工作获得成功。

得天独厚的矿产资源,在给栾川经济插上腾飞翅膀的同时,也使栾川的地质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的破坏。据初步统计,该县曾组织过20余次规模不等的矿业秩序整顿工作,累计关停峒口2000余个,取缔小选厂、小碾子3000余个,查处超层越界、以采代探等违法事件近百起,才使栾川矿业初步走上了健康的发展轨道。

栾川稳定的矿业秩序来之不易,栾川今天的青山碧水是前人用汗水和智慧换来的。但是,矿业在人们眼中是块肥肉,是不法分子觊觎的目标。为防止乱挖滥采死灰复燃,魏敏强把维护矿业秩序的重心下移,加强了全县7个矿管站力量,使基层矿管站人员真正地把身子扑下去,让作风硬起来。他还与各矿管站签订矿业秩序目标责任书,要求矿管站同所在乡镇密切协作,加强正常巡查、非正常时间巡查和各乡镇异地交叉巡查,把一些不好的苗头消灭在了萌芽中。

三川镇石煤资源较为丰富,上级有明文规定不得对其开采,但一些求财心切的人却对此虎视眈眈。一位想开采煤矿的朋友找到魏敏强反复纠缠说:“你睁只眼闭只眼就好了,我们决不会给你捅大娄子,要么给你算个干股。”他听了这话后斩钉截铁地说:“你们也别违法,更不能让我犯错误,开采石煤坚决不行!”

谁知没过几天,三川镇群众举报,有一处石煤矿夜间有人偷采石煤,盗采者的后台正是以前那位熟人。栾川县地矿局当即对其非法行为下达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通知书下达第二天,就有人给魏敏强发来短信:“地矿局长不是你的祖父世业,你能干一辈子吗?”魏敏强回短信说:“我只要在这个岗位上一分钟,就要履行职责。如果放任了你们,那不是与你们同流合污,沆瀣一气吗?这样下去党纪国法既不容许你们,也不会让我逍遥法外。”

一项工作的完成,不是单凭力量,还要靠持之以恒。多年来,在魏敏强的带领下,栾川地矿局曾制止和查处乱挖滥采矿产资源案件近百起,维护了栾川矿业秩序的长治久安,保护了矿业权人的合法权益,使该县历年的矿业经济占据到全县GDP总量的80%左右。

矿业秩序的长治久安使栾川矿业经济走上了良性发展的轨道,但是县境内的一些规模小、布局不合理、采选不协调、重采轻探、粗放管理、资源浪费、急功近利、破坏环境、不重视生态环境恢复治理的现象仍然没有得到较大改观。魏敏强按照上级矿产资源整合的精神,带领班子成员和全局120多名职工,又拉开了矿产资源整合的序幕。

整合工作刚一开始,就有人劝他:“地矿局既不是咱家的自留地,又不是咱家的责任田,何必恁认真。你不是给人往死处得罪吗!”是啊,资源整合涉及矿业权人的切身利益,是一场矿业权人的利益之争。稍有不慎,不仅会激化矛盾,而且还会偏离方向,前功尽弃。魏敏强心里比谁都清楚。

那天晚上,夜已很深,魏敏强一个人伏案办公,随着手中的笔在资源整合的文件上点来点去,栾川资源整合的大政逐步明晰。第二天上午,他召集班子所有成员,让他们各抒己见,发表对资源整合的意见。

“资源整合确实是一场攻坚战,但我们只要严格按照上级的文件精神,循序渐进地开展工作,这次整合一定会达到预期效果。”副局长王宏伟对整合充满了信心。

“这次整合对我们是严峻考验,只要我们班子团结奋进,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我们。”副局长马有华打气道。

会上,副局长宇洁、刘淑青、冯保才,纪检组长张文伟也都态度鲜明,并立下了军令状。

然而,资源整合大战刚一开始,对整合政策不理解、恐怕自己的企业被其他企业给吃掉的个别矿业权人就产生了明显的抵触情绪,他们躲躲藏藏,甚至避而不见。

资源整合不能“拉郎配”,必须由矿业权人之间充分达成一致意见后方可进行。为了能和矿业权人面对面地进行工作,打消他们的疑虑,魏敏强派副局长王宏伟到秦岭金矿找到一矿权人做思想工作。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一些矿业权人心服口服地坐到了谈判桌上。

为达到标本兼治之目的,魏敏强严格遵循“政府调控指导,企业平等协商,合理划分创益,依法依规办理,促进做大做强”的原则开展资源整合工作。栾川县鑫川矿业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有色金属矿产勘查、开采、深加工为一体的民营矿山企业,已拥有8个采矿权、5个探矿权,年实现产值6.5亿元,其它周围的7家矿业权人与此无法相比。当上级批准该公司为整合主体时,魏敏强考虑到其周边矿权人的复杂性,专门委派副局长王宏伟带队,促使该公司领导上门走访被整合的7家矿业权人并逐一达成了共识。

在规范矿业权管理中,魏敏强要求高起点、高标准制定矿产资源整体规划、矿产资源及地质环境保护与地质环境恢复规划,该县2012年矿产资源总体规划荣获全国优秀成果一等奖。同时,他创新矿业权管理机制,在洛阳市率先推行了矿山监督管理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在他的倡导下,整合工作按照“政府主导、企业参与、多方出资、合作共赢”的精神,为企业搭建了一个开展优势资源整合的融资平台。建立了退出机制,提出了倒逼机制,兼顾市场规律和地质规律,采取有偿转让、低价入股、破产重组、到期注销等方式,实行采矿权会审会签、火工产品报批制度等。通过大量艰苦而又细致的工作,促成了洛钼集团对三强矿业、九扬矿业、大东坡矿业的控股经营,结束了三道庄矿区多年来存在的上露采、下地采的历史。鑫川矿业公司对周边的24个矿业权,60处生产、半生产、废弃的矿口整合后,先后投入地勘资金5000余万元探获铅锌钼资源30万吨,投入近千万元对矿山的地质环境进行了恢复和治理。洛阳氟瑞公司对周边25家萤石采矿权整合后,不仅使地质环境得到了有效恢复,而且采矿量增加了3.5倍。

通过强有力的资源整合,栾川县已基本形成了以洛钼集团、龙宇公司为首的钼钨“航母”;以鑫川公司、金山公司为首的铅锌“航母”;以金兴公司、潭头金矿为首的“黄金航母”;以氟瑞公司为首的“萤石航母”,不仅实现了矿产资源的合理开发、科学利用,更增强了企业对地质环境和生态环境的保护意识。2012年,国土资源部等12部委对栾川资源整合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看到企业整合后所呈现出的勃勃生机,魏敏强激动地说:“资源整合,让我们看到了栾川矿业的希望,看到了栾川矿业的未来。”

栾川矿业开发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尤其是改革开放后,栾川采矿业异军突起,风起云涌,个别企业掠夺式的开采严重破坏了地质环境,不仅给栾川的蓝天白云、绿山秀水蒙上了一层阴影,而且还极易引发地质灾害。

看到栾川地质环境被破坏的情况,魏敏强有一种切肤之痛:党的改革开放政策让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为什么有的人富了腰包而穷了思想,仅仅为了多赚几个钱而肆无忌惮地去破坏地质环境,去断我们子孙生存的后路呢?不,栾川地矿局必须肩负起保护地质环境的重任,打一场治理和恢复地质环境的攻坚战!

随后,他在栾川县矿业管理工作会议上掷地有声地说:“国家把资源交给我们,我们不仅要合理利用,科学开采,更要肩负起社会的责任,保护好和恢复好地质环境。地质环境恢复的好坏,决定着一个矿山企业的生存所在,在一定程度上衡量出一个矿山企业的道德水准。”

栾川地矿局要求全县241家矿业权人,按照“谁破坏、谁治理”的原则,对已经被破坏的地质环境问题,谁捅的“窟窿”谁来补,自家门前的“雪”自己扫。在项目实施前,该局严格招投标程序,严禁徇私舞弊而造成“豆腐渣工程”,对不合格的工程拒绝付款。该局严格实行矿山恢复治理保证金制度,对不缴存矿山地质环境保证金的企业不予年审。此项制度实行以来,全县有139家企业已累计缴存保证金1080万元。同时,在办理采矿证延续、变更、转让等工作中,企业必须编制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没有治理方案的坚决不予受理。通过严格的制度,在应编制恢复治理方案的150个中,已备案恢复治理方案107个,正在编审中的39个,占应编制总数的97%。

他们还抓龙头企业,采取以点带面的方法进行矿山地质环境的恢复与治理。洛钼集团是当地惟一在香港上市的企业,该公司在生产规模扩大到30000吨/日后,三道庄矿区产生的废石、废渣等固体废弃物,使水道沟排渣场形成了一个面积达20万平方米的“人造平原”。该公司先后投入5500余万元对周边的地质环境进行了治理,在排渣场种植了30000多株适合高寒山区生长的雪松、刺柏、红栌等树种,使昔日尘土飞扬的排渣场变为今天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绿色矿山公园。2012年,该公司被国土资源部确定为第二批国家“绿色矿山”试点单位。

在榜样的带动下,魏敏强又鼓励栾川中天矿业公司牛心垛矿区把10.2万立方米的矿渣用于7个采空区的填充,复垦土地面积23亩,植树500余株。2013年,中天矿业公司牛心垛矿区也荣耀进入了国家第三批“绿色矿山”试点单位。当看到栾川矿业今天的变化,魏敏强欣慰地笑了:“地质环境一日不治理,我这个地矿局长就一天也不踏实,就有愧于我们的子孙后代。今天,终于有了结果,但恢复治理的路还很长,任重而道远。”

2010年7月24日,栾川县遭受了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看到房屋倒塌、道路被毁、商户被淹,有的村民甚至被洪水夺去生命的惨状,魏敏强心如刀割。

这次洪涝灾害虽然没有引发地质灾害,但魏敏强的心中早已响起了警钟,这警钟让他彻夜难眠。

栾川地处豫西深山区,易形成泥石流、滑坡、崩塌、地面塌陷等地质灾害,如果稍有疏忽,就可能给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魏敏强与主管地质灾害工作的副局长宇洁反复商量对策。“当前最紧要的任务是对全县地质灾害点进行一次全面的排查,有重点的进行防治、防控。”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几天后,该局请来了16名地质专家,魏敏强把班子中的7名成员和中层干部全部分到7个矿管站。一场地质灾害普查的大幕在全县迅速拉开。

栾川县的8月骄阳似火,酷暑难挡,16名地质专家和栾川县地矿局的几十名工作人员早起晚归,头顶烈日,脚踏泥泞,翻山越岭,不知道摔了多少跤,流了多少汗,甚至好些人都中了暑。魏敏强患有高血压,有时忙起来就忘记服药,血压升高时就会感到头疼、头晕。当驾驶员劝他回去休息几天再工作时,他说:“专家、同志们都在辛苦,我在关键时刻更不能因小病而逃避。”

经过一个多月的普查,他们共查出地灾隐患点116处,其中危害等级特大2处,重大13处,较大90处,一般11处,受威胁群众1399户共6985人。

根据栾川县地质灾害普查的实际情况,魏敏强带领局工作人员重新修订并完善了《栾川县地质灾害防治方案》和《栾川县突发地质灾害应急预案》。

针对地质灾害点多、面广和较分散的特点,魏敏强带领职工又建立了“监测到点,责任到人”的群测群防网络体系,发动隐患区群众开展深入、细致的群测群防工作,要求局相关科室和单位坚持汛前排查制度,将监测人、监测责任人及乡镇地灾防治负责人的姓名、联系方式一一核对汇总,同时规范了统一监测记录,专门印发了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宣传手册等。2010年,栾川县获得了全国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十有县”的荣誉。

在他的带领下,栾川县还每年组织一次全县地质灾害群测群防知识培训,在全县116处地质灾害隐患点设置警示牌138块,将全县群测群防体系中的276人通信号码纳入气象预警预报平台,自筹资金20万元购置滑坡预警伸缩仪、裂缝报警器等设备,分别安装在15个威胁较大的地质灾害隐患点,每年至少开展地质灾害避险模拟演练3次,使受教育群众累计达1.6万人次。

同时,栾川地矿局还积极申报地质灾害治理项目7个,申请补助资金2572.8万元,先后对叫河镇东坡滑坡、冷水镇高家沟滑坡、城关橡树公馆、石庙干江沟泥石流、七姑沟泥石流、白土康山泥石流、冷水镇孙家村塌陷区进行了应急处置或治理。

2014年,栾川县在地质灾害群测群防中再传捷报,获得了全国首批地质灾害群测群防高标准“十有县”的荣誉。

栾川县位于伏牛山北坡,辖区内花岗岩滑脱峰林地貌景观、构造岩洞穴景观、瀑水钙化景观以及特暴龙为代表的白垩纪恐龙化石群、伏牛山碱性岩带栾川特大型钼矿床等各类地质遗迹种类繁多,具有稀有性、典型性和系统性特征。魏敏强上任后,抽调专业人员,组织专业部门,在当地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整合龙峪湾、老君山、鸡冠洞、重渡沟地质资源,规划了面积达171平方千米的伏牛山世界地质公园栾川园区。同时,该县又投入近亿元资金,筹建了53000平方米的地质广场和6138平方米的河南省县级面积最大的博物馆。

2010年7月19日,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地质公园执行局毛里佐·布兰多博士、哈拉兰博·法索拉斯博士、世界地质公园评委赵逊教授组成的评估组来到了栾川进行验收,并批准了栾川园区成为伏牛山扩展园区加入了伏牛山世界地质公园网络。

“进入伏牛山世界地质公园不是目的,其目的是要我们怎样去保护地质遗迹,提高人类保护地球的意识。”魏敏强表示。

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规定,每4年要对公园进行一次中评估工作。魏敏强要求相关责任人、负责人在认真总结经验的基础上找差距,将各项责任落实到各成员单位,并邀请河南省资源科学院的专家进行设计、指导。

2014年7月1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派的两名世界地质公园专家来到栾川地质公园考察后兴奋地说:“在栾川世界地质公园考察期间,我们不仅领略到了地球的奥秘和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而且也深深地感受到了栾川人的热情与活力。我们会向更多的人介绍伏牛山,让他们知道伏牛山世界地质公园栾川园区有多么美,管理得有多么好。”2014年9月23日,从第六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国际地质公园会议上传出捷报,伏牛山世界地质公园通过了该组织网络执行局GGN的复核。

栾川园区进入伏牛山世界地质公园后为当地的“旅游兴县”和“全景栾川”发展战略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全县旅游业更是锦上添花,如日中天,先后促成了2家旅游企业分别进入国家5A和4A级景区,2014年旅客人数达到了1010.9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达到了44.6亿元。

栾川是“中国钼都”的所在地,全国16个重要多金属成矿带核心区域和重要的钼铅锌矿产地,国家实施找矿突破战略行动设立的首批47片整装勘查区之一。如何从黑色经济向绿色经济的转变,走出一条独特的可持续发展之路,是摆在魏敏强面前的一道课题。

早在2010年1月,在魏敏强的提议下,由栾川县政府牵头,与中国地质大学、河南省地调院合作成立了栾川矿产资源与地质环境产学研基地。之后,中国地质调查局、中国地质科学院等十几家勘查科研机构和大型矿业集团参与其中。

“主要是探索产学研紧密相结合的联动机制,充分发挥高校、科研单位、地方政府、矿山企业等各自的优势,共同开展栾川及周边基础地质、环境地质、矿产地质、矿业经济领域的科学研究,促进豫西南重要成矿带深部找矿和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同时在现有矿产资源储量上下功夫,在采选冶现有技术水平上进一步提高,盘活过去因经济技术条件的限制而暂时不能被利用的资源;继续摸清家底,查明资源潜力,划分成矿区,圈定新的找矿靶区,为资源勘查和找矿突破提供支撑,为国家和地方培养一批高素质地质矿产方面的实用人才。”谈到建设产学研基地的目的时,魏敏强说。

产学研基地成立后的翌年11月,栾川钼钨铅锌银多金属矿被国土资源部批准为第一批野外科学观测研究地。同时,这里还成为了国家“共建紧缺矿产资源勘查协同创新”研究生实习基地和“国家大型超大型矿床成矿研究”等科研项目平台。

为了把产学研基地办出特色,办出成效,魏敏强亲自坐镇指挥建设,数次到中国地大(北京)汇报产学研基地的建设情况,开展产学研基地的研讨。中国科学院院士赵鹏大、翟裕生、莫宣学,中国工程院院士汤中立等专家、学者在魏敏强的诚邀下,多次到栾川进行地质科考,就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深部找矿、三维建模、绿色矿山地质矿山公园建设,尾矿资源综合利用等进行科学研究与指导。赵鹏大院士说:“栾川的地质成矿条件优越,矿产资源潜力巨大,现在又下工夫建设两个基地,这样的大手笔气度不凡,我们愿当人梯,为栾川的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

成立后的产学研基地,综合开展了栾川区域成矿地球动力学背景,成矿过程和定量评价研究,利用高分辨率反射地震、MT和垂磁探测技术及三维可视化建模方式,建立了栾川矿集区800平方千米,深度达3000米的三维地质体模型,剖析构造岩浆演化与成矿时间时空因关系;揭示含矿地层,成矿构造和岩体三维空间展布,建立了栾川矿集区尺度的三维地质建模和立体找矿预测技术方法;进行了钼铅锌多金属矿的大比例尺深部找矿预测研究和钻探验证,在部分靶区实现了找矿重大突破,新发现大型、超大型铅锌银等多金属矿产地6处,大型隐伏钼钨矿产地1处,划分出成矿预测区A级7个、B级3个、C级2个,预测钼钨矿3处,金矿3处,铅锌矿7处,预计到“十二五”末,栾川地区将新增钼金属量200万吨,铅锌金属量500万吨,潜在价值在5000亿元以上。

产学研基地大力引导企业开展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取得了重大成果。洛钼集团引进浮选柱选钼新技术,把选矿回收率提高了2.46个百分点,精矿品位提高了5个百分点。仅此一项,该公司每年可增加效益1亿元。同时,他们还不遗余力突破了白钨不易浮选的技术难题,使回收率达到了72%,回收能力达到了30000吨/日,年创效益近2亿元。2012年,洛钼集团被国土资源部授予“全国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先进企业”荣誉称号。在洛钼集团的引领下,豫鹭公司把综合回收率提高了16.4个百分点,精矿品位提高了36.6%,年增加经济效益900万元;金兴公司竭尽全力对60万吨废渣和多金属进行回收后,又把选矿的回收率和综合回收率提高到91%和79.2%。

魏敏强既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又是一个注重学习和重视人才的人。上任初期,他白天除上矿山下企业进行调研外,晚上还经常挑灯夜战,先后攻克了《矿产勘查学》、《岩石学》、《矿床学》、《构造地质学》等专业知识,在《资源导刊》发表了《栾川县矿产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的调查与研究》,撰写了一篇长达6200字的《栾川县工矿强县特色之路的探索与构想》。更为重要的是,他深谋远虑,为栾川地质矿产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培养了一批批后起之秀。

在他的倡导下,2009年,栾川地矿局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签订了远程网络培训教育协议。这协议的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该局每年拿出20万元,鼓励全局职工参与学习。这一培养人才行动,让李军军、张旭晃、郭娜娜、梁光珍这4位本科毕业生一同到中国地大(北京)进行深造,接受了研究生教育,让其他71名职工成为了中国地大(北京)的本、专科生。

“人过三十不学艺”,可石改新、孙永波、郭兰春等几名职工虽然进入不惑之年,但他们不甘落伍,在克服家庭、工作的双重压力下不耻下问;局班子成员中除王宏伟、马有华、宇洁3名高级工程师外,副局长刘淑青、冯保才,纪检组长张文伟也加入中国地大(北京)的学习行列。

“梅花香自苦寒来”。2013年8月7日,栾川地矿局的71名地大学生中,宋玉敏、郭晓东等37人圆满完成了学业,兴高采烈地拿到了中国地大(北京)为他们颁发的毕业证书,李军军等4名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均在本局的技术和业务部门担任骨干。

巍巍伏牛山,唯有栾川秀。魏敏强在栾川地矿局长这个位置上已经6年了。这6年多的时间,他为栾川地矿事业呕心沥血,殚精竭虑,虽然两鬓已长出不少白发,但当他看到是由他亲自带领职工创建的世界地质公园,建起的产学研基地以及荣获的省级文明单位的匾牌、地质灾害群测群防高标准“十有县”、“全国矿业权实地核查先进集体”等30多项荣誉时,他欣然地笑了。□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