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四川省地矿局403地质队退休职工——李高银

2015-8-24 9:46:4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蒋玉奎

抗日战争期间,几乎所有国际援华物资都需通过滇缅公路进入中国。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入侵缅甸企图切断这一国际交通线路。1942年,中国10万远征军赴缅保卫这条“生命线”。经过这场惨烈的远征对日作战,最终活着离开战场的只有4万多人。至于目前尚健在的赴缅远征抗战老兵更是屈指可数,现年95岁高龄的四川省地矿局403队退休老同志李高银就是其中的一个。

今年“七一”,在403地质队庆祝建党94周年表彰会上,李高银老人再一次获评“优秀共产党员”,他已多次获得这样的殊荣。昔日抗战英雄,今朝先进模范,让我们不得不对他肃然起敬。老人身披一件写有“抗战老兵·民族脊梁”字样的背心,看得出来老人对远征抗战这段经历的珍重和对荣誉的珍惜,也让笔者迸发了一定要采访这位抗战老兵、了解抗战英雄故事的冲动。

在403队351生活后勤基地,笔者见到了李高银老人。虽是95岁高龄,但依然身体健康、头脑清醒。他拿出了由互助抗日老兵论坛颁发的一枚抗战纪念徽章和荣誉证书,徽章盒子上写着“精神不死,浩气长存”。另有一块“抗战老兵,民族脊梁”奖牌,还有客厅挂有的由中国远征军联谊会赠送的“抗战英雄”匾额。这一切,均是对千千万万抗战老兵的最好评价。

赴缅抗战,是老人一生引以骄傲与自豪的不凡经历,他十分动情地向笔者讲述了滇缅战场上那段尘封已久、鲜为人知的抗战故事。

15岁被抓壮丁

他原名叫苟邦富,1920年12月出生于四川绵阳梓潼县,在家中三兄弟里排行老幺。1936年,保长到他家抓壮丁,三兄弟里面数他个子高大,他理所当然被抓送到梓潼县城。

只有15岁的他,和30多人关在一起,先是在绵阳专区壮丁队训练半年,被编进独立29师,又到重庆训练一年多,到广元坝飞机场守卫军需物资一年。之后,他辗转回到重庆,担任社会治安警卫任务。

那时抗日激战正酣,他所在的部队接到命令,从重庆出发经贵州到云南昆明的巫家坝守卫机场。在巫家坝,他被编入第66军新编29师85团2营重机枪连1排1班,担任班长代理排长,师长叫马维骥。

在重机枪连里,他担任重机枪手。全连有6挺重机枪,每挺重机枪配备4人背子弹、换子弹,2人轮换担任机枪手,此外还配备1名步兵来保护。由于连续打枪会导致枪管发热,所以每挺重机枪要配备3根枪管,每个枪管50多公分长,枪管发烫了就换上另一根枪管。

刚到缅甸就被袭

在巫家坝机场守卫了半年后,1942年初,他所在的部队被派到缅甸腊戌作战,从巫家坝出发,一路经下关、保山、畹町进入缅甸境内。

抵达腊戌时已经是傍晚了,他们正在搭帐篷,撑起杆子准备安锅煮饭,突然有一小股日军过河来攻打他们。日本人来袭,战友们顾不上吃饭,马上带上干粮投入战斗,6挺重机枪全部架了起来。连长一声令下,“突!突!突!”机枪不停地扫射日本兵。最终,他们把这支100多人的敌军全部消灭光。

这是他们进入腊戌后取得的第一场胜利,但还没等高兴多久,第二天天刚亮,日军又动用大炮狂轰他们的阵地。由于敌军火力太猛,人员伤亡惨重,牺牲了很多士兵。等清理战场时,他才发现所在的重机枪连只剩下了3个人,除了他以外,还有两位来自安岳的战友邓青山、黄文新。

日本人占领了腊戌,远征部队只能退守,他和仅存的两位战友被整编入86团2营的步兵2连,在随后的战斗里和其他连队一起作战,终于才将腊戌山头攻下。

带队营救村民

攻下腊戌山头之后,他们在腊戌周边打了不少的小型战役,消灭了很多敌人,同时也见证了日军的罪恶行径。

一天,三尖村有一外出担水的大娘跑到部队驻扎地来求助。在大娘断断续续的哭诉中得知,几个日本兵逃窜到三尖村烧杀抢夺,大娘的媳妇和女儿都留在家中,此刻正面临危险。

接到连长命令,他立刻带上全班士兵去救人。他们向日本兵扔手榴弹,最终将敌人全部消灭。随后,他们把3名受伤妇女用担架抬回山上,让卫生队帮她们疗伤。

卫生队随后也不幸地遭到日军袭击,死伤惨重,多名女兵被日本兵抓去。后来,他在受伤朝芒市转移途中,又见到好不容易从日本人手中逃出来的3名女兵。

遭偷袭脖子受伤

在腊戌附近的三尖村受伤时正值早上,他端着饭碗正在吃饭,突遭日军偷袭。在这场战斗中,日军子弹打伤了他的脖子,顿时鲜血直流,好在没伤到要害。

受伤后,战友邓青山和黄文新用担架将他抬到临时卫生队包扎。因战地医疗条件很糟,他又被送到保山陆军医院疗伤。虽半个月后痊愈,他脖子上却留有疤痕,至今还留有明显印迹。

在保山疗伤期间,部队残部已通过滇缅公路沿线撤退,他们与部队失去了联系。从医院出来后,他和战友邓青山、黄文新只好向四川方向走,在川滇交界一带辗转打工。到达攀枝花市盐边县时,传来了抗战胜利的消息,他当时非常激动。

扎根地质队当锻工

抗战胜利后,他在盐边县继续帮人打短工。解放后,1955年国家在攀枝花组建531地质队(现403地质队前身),通过招工他当上了一名搬运工。由于参加工作前是铁匠,转正后便在地质队车间红炉房当了一名锻工,由此与炉火、铁锤便结下了不解之缘,一直到1983年退休。

由于有铁匠的手艺,他很快在师傅的带领下熟悉了红炉房工作,并相继带出了6个徒弟。徒弟们后来都成了车间骨干,有1个徒弟至今还在403队修配厂车间红炉房工作。李高银老人说:“从参加工作起到退休,就干打铁工作。红炉房里冬也热、夏也热,一年四季都像是在蒸笼里,无论多累多苦,甚至伤残,我都没有抱怨一声。那些年,队上多次把我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1979年我还入了党。退休后,我还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这些都让我引以为荣。”

他回忆说:“至于那次伤残,是在临近退休前的1981年发生的,红炉房皮带锤从天而降,压碎了我的右手小指。当时,手指与手掌之间只剩下一张皮连着,医生不得不将小指截除,右手变成了四指,从此落下残疾。”

上世纪80年代末,403队迁往峨眉,他也随队搬迁到峨眉。说起改名字的事,老人说:“我原来叫苟帮富,后来因当上门女婿才改成现名李高银的。”

提起晚年生活,他说:“第一个老伴早已去世,如今的老伴对我很好,操持大小家务。虽然耳朵没有我好使,但把我照顾得很好,生活很幸福。我今年95岁了,身体还可以,趁着现在大好时光,我要争取活到100岁。”

老人说,还有一桩愿望就是想知道邓青山、黄文新的下落,至今忘不了这两位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的战友。这两位不仅和他一起幸存了下来,而且又送他去疗伤,战火纷飞中建立的友情,比金子还宝贵,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老人说:“只记得,邓青山曾在攀枝花宝鼎煤矿工作,黄文新后来到了甘肃一个叫瓦窑村的地方安了家。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真不晓得他们如今还在不在啊。”这成了李高银老人挥之不去的牵挂。令人高兴的是,互助抗战老兵论坛等组织已答应帮助寻找打听,相信不久就会有消息传来。□

抗战英雄、四川省地矿局403队退休职工李高银老人

李高银获反法西斯抗日战争荣誉奖章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