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淮北朔石矿业东部井“好媳妇”——陈菊如

2015-11-2 9:44:5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陈春秋

秋天,是硕果累累的季节,但也从不缺少花香,公园里一簇簇菊花,迎着瑟瑟秋风,蘸着点点晨露,傲然绿叶之间。虽无艳春时节群芳斗妍的姹紫嫣红,但亦暗香袭人芬芳一地。

安徽淮北朔石矿业“好媳妇”陈菊如,一个普普通通的矿工妻子,十几年来照顾卧床不起的公公尽心尽力,无怨无悔,就像那菊花一样,默默地盛开在矿山的黑土地上。

陈菊如是淮北朔石矿业东部井地测科职工白永福的爱人。2003年,66岁的公公突发脑溢血,落下半身不遂的后遗症。在陈菊如夫妇的共同照料下,公公身体逐渐恢复。然而好景不长,3年后,公公旧病复发,而且这一次躺下再也不能下床,成了植物人。

自此,照顾老人的担子就落在白永福与陈菊如夫妇身上。嫁到白家之前,从小在县城长大的陈菊如几乎没干过家务活。为了让丈夫在单位安心工作,陈菊如主动承担起伺候公公的任务。喂水、喂药、翻身、按摩、处理大小便,白永福不在家的时候,陈菊如一个人承包下所有的工作。

清洁的床铺,干净的地砖,清爽的居室,一尘不染的家具。“老人在一天,就得让他活得有尊严。”陈菊如说,侍候老人是良心活,尽不尽力只有自己知道。

“人老了,就像小孩子一样,不明事理。”初得病那时,为了帮助老人恢复行走,陈菊如找人在家门口焊了一副钢管架子,夫妻俩轮流陪着老人做康复训练。由于病魔的折磨,生性耿直的老人根本不听从儿女的劝说。催促紧了,就抡起手中的拐杖朝陈菊如打去。眼睁睁看着拐杖打来,还不能松手去挡,生怕一松手老人跌倒,哭笑不得的陈菊如只能时刻提防着老人的“突袭”。

“白永福的头有几次都被老人的拐杖砸得起了包。”陈菊如说,“老人过去虽然半身不遂,毕竟还有意识。现在一躺就是十来年,每天除了睁眼、睡觉,没有任何动作,也不会表达自己的需求,吃喝拉撒上我只能更加细心地照料着。”

听医生说卧床不起的老人只能吃流食,陈菊如就把买来的蔬菜、肉类细心剁碎,熬成糊粥,然后再一勺一勺的喂食。为了保证老人的营养与“口味”,陈菊如想着法来调节老人的“食谱”,确保老人饭菜一周不重样。吃喝侍候好了,拉撒也不是小事。老人卧床久了,便秘严重,陈菊如就到处求医问药,想办法解决老人的痛楚。

“速效救心丸、体温计、降压药、消炎药,治疗癫痫的、利尿的……”在老人卧室床头的柜子上,摆满了老人常用的药物。与病人打交道久了,陈菊如对“寻医问药”颇有心得,自己竟也成了半个大夫。

为了防止褥疮,陈菊如白天每隔两小时就为公公翻一次身,一有时间就给公公按摩。夜晚,她就与丈夫商量好,谁起夜谁就帮老人活动一下。对长久卧床不起的病人来说,护理不仅仅是考验一个人体力与耐力的活,而且还要动脑筋、想办法。为了给公公治病,陈菊如学会了上网,在网上学到了不少护理知识,现在类似褥疮这类的情况,她都能很好地解决。

“虽然失去知觉,但在生病不舒服的时候,老人还是会发出异样的声音与动作,比如喂饭的时候咽不下,脸色不对,喘气与平常不一样等等。”日积月累,细心的陈菊如还总结了一套“察颜阅色”的技能,能及时掌握老人的身体健康状况。

此外,不会言语的老人,对于冷热的要求也无法表达出来。“春秋天还好一点,最担心的夏冬两季。”为了调节室内的温度,陈菊如细心观察老人的体表特征,夏天开空调制冷,冬天用取暖器取暖,确保老人一年四季生活在一个舒适的环境中。

“压抑、烦躁,情绪低落,不想说话。”长时间与病人在一起,自己好像也患上了心理疾病。有时候心里实在憋屈了,她就来到离家不远的俱乐部,看退休工人打牌,缓解一下精神压力。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何况是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媳妇。“好媳妇”陈菊如的事迹传遍了整个工人村,左邻右舍的老人见面无不对其啧啧称赞,经常有老大娘拉着陈菊如的手夸道,“找到你这样一个好孩子,是白家的福气。”白永福单位同事也都羡慕他,说他真是个有福气的人。每每听到这些赞许,陈菊如总是一笑而过。陈菊如说,人都有老的时候,等咱以后老了,孩子们也会一样的孝顺。

陈菊如的故事在感动周围邻居的同时,也感染着两个孩子。每到暑假,孩子就主动帮爷爷洗澡、擦身、按摩,并洗衣服、做饭、打理家务。

12年来,陈菊如很少出门,很少与朋友交流,回娘家看父母的时间也很有限。对此,陈菊如从无怨言。陈菊如说,老人生病前把自己当亲闺女一样疼着,自己也把老人当作父亲一样看待,闺女伺候父亲,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什么怨言。

二十多年的朝夕相处,陈菊如和老人之间的亲情,早已融入生命,流淌在心脉之间。□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