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潜心钻研尾矿综合利用的“老牛”——牛庆华

2015-11-23 9:33:0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牛丽贤

牛庆华,1962年出生于山东省沂水县一户普通农民家庭。天资聪明又勤奋好学的他,16岁考入青岛轻工业学校电气自动化专业班,1981年毕业分配到山东沂水卷烟厂,成为一名电气化工程师,这一干就是23年。若不是沂水卷烟厂政策性倒闭,他的职业生涯也许将永远定格在“电气化工程师”这个虽然默默无闻但自己又深深热爱的岗位上。2004年,老牛带着“买断工龄”所得的20万元,懵懵懂懂地闯入了“矿业王国”,从此开启了他与众不同的矿业人生。

之所以说他的矿业人生与众不同,是因为他与一般人们心目中的“矿老板”相比,多了几分儒雅与内秀、多了一些钻研与不服输精神、多了一份对他人极度的包容与谦让、多了一份强烈的风险防范意识。不仅如此,他对矿业经营具有独特视角,对矿业未来的发展趋势有深入思考与判断。正是基于这些优良的品质,在这个矿业严冬里,在国内部分矿山已关停并转的情况下,老牛还能悠然自在,规划着他更加长远的矿业发展大计。

轻松赚得人生“第一桶金”

老牛创业时,正赶上矿业快速回升期。2004年,凭着自己手里的20万元资金,老牛和几个下岗的好朋友一起合作投入50万元资金注册矿业公司。几番艰难的运作之后,老牛和朋友一起办理了探矿和采矿手续,开办选矿厂,开启了几座铁矿山,相对轻松地赚取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然而,想要在矿业这个相对粗放的行业中立足,需要与三六九等人物打交道,并且面对各种纷繁复杂的事务。这一点,让生性内敛的“电气工程师”甚是头疼。

潜心钻研尾矿综合利用

为了摆脱这些“烦恼”,2008年,老牛毅然卖掉了手中炙手可热的矿山,又捡起了他心爱的“工程师”这个老本行。所不同的是,他这回要当的不是“电气化工程师”,而是“选矿工程师”。沂水矿产资源丰富,矿山企业众多,久而久之,尾矿堆积如山,既对环境造成破坏又带来重大安全隐患。头脑灵活、酷爱钻研的老牛开始打上了这些尾矿的主意。尽管之前也有一些大型矿企和科研机构做过相关的尾矿实验,但终究未能成功提选出符合工业要求的高纯度钛铁矿。倔强的老牛决心无论如何要攻克这个难关。

在接下来的2年多时间里,老牛带领着他的4人“科研小组”走访了国内多家矿冶研究院校和钛铁矿山取经,并且邀请专家进行现场指导。他和他的研究团队结合本地尾矿中钛铁矿嵌布粒度比较细、含量低,成分复杂、选矿干扰因素多的特点,经过千百次的磁选强度调节、浮选药剂调配、选矿工艺流程改造,花费近1000万元的巨资之后,终于成功突破了本地尾矿综合回选达不到47%的技术难题。

择机重新进入矿山

凭着老牛潜心研制的这套“独门技艺”,他把沂水县堆放的一座座无用的尾矿山,变成了“金山银山”:每日从尾矿中提取100吨47%的钛铁矿,市场行情最好的时候,收入可观。

然而,好景不长,卖给老牛尾矿的老板发现了他的生财之道,开始拒绝向他提供尾矿。为了维持生产,老牛不得不从韩国等国购置钛矿,生产成本大幅提高。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矿业市场低迷,钛铁矿价格一落千丈,用进口钛矿无以为继,亏损严重。

也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原先的尾矿矿主因无法突破选取钛矿技术而经营困难,故此想低价出让手中的矿山。老牛借此机会与他人合作共同受让了这座可露天开采的钛铁矿山及其全部尾矿库存。

发展无废矿业造福百姓

随后,矿产品价格低迷,加之下游的钢铁企业和水泥生产企业都生存困难,卖出产品后回款很难,现金流开始吃紧。为应对这样的局面,老牛采取了阶段性停产的策略,等卖出去的产品回款了,再继续生产。笔者在与老牛交谈的过程中,了解到老牛之所以如此任性,是因为人家没有欠一分钱的外债,而且该钛铁矿除了选铁能够保本外,还可以选取钛精矿另外获得二三百元的利润,选钛精矿的过程中还有很多不可再选的含钛26%的钛中矿。

今年,老牛逆势而上,新上了冷固钛球项目,把含钛铁矿26%的中矿冷压制成25%的钛球供钢厂炼铁护炉用,剩下的尾渣直接卖给水泥厂做原料。目前,老牛的钛铁矿资源一点废物都没有了,全部吃干榨净,而且还产生了较好的经济效益。

老牛一边带领笔者参观他看起来十分简陋的选矿厂和实验室,一边指着堆放在仓库内外的尾矿、钛球和精矿,自豪地说:“有这些尾矿和产品库存,我还能熬过几年的矿业寒冬期,等到矿业经济复苏前夕,就是我东山再起、大干一场的时候。”

老牛心中有个梦想,要进一步挖掘这些矿石和尾矿中蕴藏的宝贝,把这些矿石和尾矿中其它有价元素继续研究开发,进一步“吃得更干、榨得更净”,产生更大的经济效益。此外,他还希望在政策和外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寻找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用开放的心态,严谨的作风,用好现有的平台,共同开发好、利用好沂水县丰富的矿产资源,带领乡亲们共同致富,带动当地经济大发展。□

老牛和他的选矿厂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