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全国词曲新作“晨钟奖”获得者——翟桂英

2015-12-14 10:27:5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吴玲

翟桂英今年50岁了,她是同煤集团文体发展中心的一名职员。正如她的词作“平明忽见溪流急,知是他山落雨来”带给人们的隽永悠长,翟桂英给人的印象是沉静、内敛、有思想。

从一名扬琴演奏者,慢慢积累转变为歌词创作者,从一个初出茅庐的词坛新秀,到荣获歌词创作领域最高奖项“晨钟奖”,每次转身都需要十年的积淀。十年磨一剑的历练,背后是无言的执着和热爱。

厚积薄发的十年

生于普通的矿工之家,职中毕业后从进入同煤集团文工团,走南闯北,下厂进矿,一架扬琴陪伴她走过了舞台上的十年。矿区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也在这十年间融汇在她的血液里,渗透在骨髓里,成为她今后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

随着音乐伴奏的普及化,转战幕后的翟桂英,将更多的时间回归到家庭,也找到了自己的业余爱好。彼时,作为萨克斯手的丈夫,总是需要好的歌词编曲,但由于工作繁重,选取词曲工作就落在了翟桂英身上。十年间,翟桂英在阅读的同时不断丰富自己,从第一次提笔创作到拥有成熟的作品,歌词创作潜移默化地走入她的生活,伴随她一起成长。

2005年,翟桂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将自己最满意的一首作品寄到了《词刊》杂志编辑部。看似大胆的行为,却开启了一条意想不到的创作之路。“当打开《词刊》,看到自己创作的歌词《燃烧的火焰》,有时候会觉得是一个与自己同名的人写的。反复确认后我才敢相信,那个人就是自己。激动之情无以言表,这是一种无言的肯定,也是我日后笔耕不辍的原动力。”

厚积而薄发,她的进步归根到底在于她深厚的音乐素养和文学底蕴。在专业上,翟桂英本人的修养很高,尤其是视唱水平,拿起歌曲马上能连谱带词地唱出来,这是一般的词作者不容易做到的。

而在她的作品中,词句营造的历史沧桑感和绵长悠远的诗意,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年轻”词人所为。她的歌词灵性十足,直指人心,又带有晶莹剔透的质感。

渐入佳境的十年

没有见过翟桂英的词迷,更多的是从她豪迈、洒脱的歌词中去猜想她的样子,那些或细腻,或奔放、或隽永的词,在传唱中流传着一个创作者对生命的感悟。

2013年,一首《中国梦》,翟桂英用鲜明的意象、精致的韵脚,精心刻画出新时期下国人的中国梦,令闻者心醉神驰、浮想联翩,作品最后荣获“放歌中华”全国大型音乐展评金奖,同时被全国数十名作曲家谱曲。打开百度、腾迅、优酷等各大网站点击,能找到该首词的二十多个音乐版本。

一半是理性、一半是感性,这是翟桂英对自己作品最直观的评价。或豪迈奔放,或细腻隽永,翟桂英在每首截然不同的作品中倾注着她对生活的诠释,“你用一把镰刀和斧头,打下江山为人民服务,你用十指连心的疼爱,风里雨里把儿女呵护,报答你的恩赐,付出所有沿着你的方向,走进坦途。”朴实无华的语言,回荡着荡气回肠的情感。让人震撼,使人思索。

十年创作,从初出茅庐的词坛新秀,到如今的知名词人,翟桂英的人生经历可谓丰富且励志,写出来的词也大俗大雅。她曾说过,“生活是歌词创作最好的学校,你只有热爱她,感受她,才能诠释她。”

就在2014年12月,她收到了十年创作最大的肯定——作品《月儿圆圆》从全国一万多部征集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了由中国音乐家颁发的2014年全国词曲新作“晨钟奖”。

心凝形释的十年

翟桂英的内敛、沉静与豪爽都是她的性格标签。交谈的时候,她不时地发出爽朗的笑声,偶尔也会双颊泛红。

她家素净、空旷,置身她的家中,就像走进她的歌词中,风景或人物只占据着一小撮地方,一颗情感澎湃的心,才是主题。而这个永恒不断的主题,在翟桂英的歌词中也不是一种轻柔缥缈的东西,它结实而宏大,是在岁月流转中对生命的沉淀。在情爱泛滥、泡沫化严重的流行乐坛,翟桂英历经沉淀的歌词,得到了词曲创作者的一致好评,使她的作品具有了不可取代的文化识别度。

如今,已走过十年创作生涯的翟桂英进入了全面成熟的阶段。但“成熟”也是艺术家又爱又怕的一个词,它往往携带着不那么叫人惊喜的潜台词,正如刚创作时的翟桂英所说的,生怕自己会渐渐成为平庸和无趣的中年人。

时间和眼角细纹的考验接踵而来,无论多么不愿意,中年已至。从“一夜满林星月白,亦无云气亦无雷”的诗情画意到“我焚香抚琴与你和一曲,柔肠一寸愁千缕,与谁相依”的侠骨柔情,中年的翟桂英在传统文化中汲取了源源不断的养分。□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