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铁骨柔情勘探郎——王慧军

2016-1-11 10:35:1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曹玉松 刘茜清

江苏长江地质勘查院地质工程师王慧军参加工作以来,辗转于深山荒漠,栉风沐雨,足迹踏遍陕西、青海、甘肃等西部主要矿业大省,以及非洲、东南亚相关国家,哪里最艰苦,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作为勘查院的金属矿勘查项目主要负责人,王慧军勇挑重担,冲锋在前,出色地完成了多个综合勘查项目,编写各类设计30余份,提交普查、详查报告10余份,提交推断的内蕴经济资源量(333)金金属量17.32吨,铜金属量65.12万吨,锰矿石量318万吨。

不畏艰苦冲锋在前

2010年,陕西商洛寺沟秦王金矿普查项目是江苏煤炭地质局第一个系统工作的金属矿勘查项目,主学金属矿勘查的王慧军承担了项目设计的编写及项目施工工作。该项目位于秦岭山麓,植被茂密,山体起伏,山路狭窄,昼夜温差大,环境相对恶劣。填图、化探的工作性质是必须按网度调查整个矿区,见山爬山、遇河过河,在这样的条件下,王慧军没有退缩,合理安排工作方案,带领队员起早贪黑,一出去就是一天,中午只能在山上吃冰冷的馒头。为了多跑几个点,他每天6点就带领项目组起床,准备好干粮、饮用水和野外作业工具等。因地处山林,毒蛇虫蚁经常出没,王慧军总是随身携带蛇药,保证有人遇到危险时第一时间得到救治。矿区属变质岩区,岩性复杂,项目组的一些技术人员只学过煤炭地质,在岩浆岩、变质岩的分辨上有困难,为了不影响工作开展,他要求每个小组将在野外分辨不清的岩石取样带回驻地,利用晚上休息时间定名、解释。项目部全体人员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坚持了200多天,终于完成了矿区的勘查工作,共完成1∶10000地质填图51平方千米、1∶10000土壤地球化学测量30.151平方千米、槽探642.22立方米、钻探工程2700米,矿区的每一寸土地都留下了他们艰辛的汗水。

2011年,王慧军被勘查院安排到非洲刚果(金)进行矿权考察及7165区块施工。刚果(金)比较落后,疾病盛行,且医疗条件差,若是感染疟疾便会有生命危险。7165矿区没有饮用水,大家生活的惟一水源是一个浑浊的泥塘,他们苦中作乐,将其戏称为“牛奶水”。由于物资匮乏、交通不便,项目部的地质调查工作只能靠步行,为了能够在物资用完之前完成项目,王慧军跟所有人一样起早贪黑,在炎炎烈日下忍受蚊虫叮咬,每天都步行20千米以上。在他的带领下,项目部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任务,共完成1∶25000地质填图337平方千米、土壤化探剖面测量165千米、槽探1202.6立方米。

2014年~2015年,王慧军被安排到新疆分院,负责矿权运作及矿业开发。在南疆工作的最大问题是海拔高,一次,他被安排到大红柳滩一铅锌矿考察,矿区位于海拔5200米的地方,时值6月,山上还漫天飞雪,由于初到高海拔地区身体不适应,高原反应令其头痛欲裂,但他还是坚持采了样品,最后被向导送下了山。南疆地域广阔,交通不便,一些矿点都是在人迹罕至的区域。在且末县的一个玉矿考察过程中,王慧军背着睡袋,带着馕饼,在深山里跋山涉水,走了三天两夜,终于找到了矿体露头。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他和团队一步一个脚印,为勘查院考察挑选了数个优质矿权,为单位矿权运作开发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创造了一定的经济效益。

为抢工期带病工作

2013年9月中旬,王慧军负责青海省格尔木市小灶火铜多金属矿预查项目,矿区位于昆仑山脉海拔3700米~4300米的地方,有的山峰甚至高达4700米,山势险峻。在这样的高海拔地区作业随时会遇到降雪,一旦降雪队伍就会被困。时间紧、任务重,项目组人员又缺少高海拔施工的经验,可谓困难重重。海拔高、氧气稀薄,在平地10分钟能走完的路,在这里需要半个小时,大家每走几步就喘得厉害。高海拔地区紫外线强烈,进入工地没几天,大家的鼻子、嘴唇就一层一层掉皮,鼻子就像烤焦了一样,稍微一动就疼得厉害。就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王慧军以身作则,带领大家克服困难,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由于劳累过度,加上天气寒冷饮食不规律,王慧军的胃开始不舒服,同事都劝他下山治疗,然而他却一心扑在工作上,忍着疼痛继续工作。几天后疼痛加剧,晚上躺在床上无法入睡,在同事的一再坚持下他才下山治疗,经检查已经是中度胃溃疡,医生说再晚几天就会导致胃穿孔。经过3天的治疗后,在医生的极力反对下他还是坚持出院。他实在放心不下工地,放心不下山上的同事,担心因病情而延误工期。在他的鼓励下,大家齐心协力,不畏艰苦,最终在10月底顺利完成了预期工作。他的这种无私奉献的工作态度和以身作则、团结互助的工作作风得到了甲方公司的认可,在这个项目结束后,甲方表示愿意继续合作,将公司的另外两个矿权的勘查工作交由他负责,为勘查院赢得了一方市场。

铁骨铮铮亦有柔情

在商洛项目施工期间,正赶上王慧军的婚期,由于时间紧、人员不足,在整个婚礼筹备阶段他没有回过家一次,直至婚期将至的前两天才匆匆赶回老家举办婚礼。婚礼结束的第二天,他就带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匆忙回到商洛工地,原本计划的蜜月旅行只能在那个偏僻小山村的工地度过。

在接到通知要去非洲刚果(金)进行矿权考察及7165矿区施工的时候,王慧军的妻子刚怀孕两个多月,妊娠反应强烈、身体虚弱,正是需要他在身边陪伴的时候,然而他坚持以工作为重,毅然选择了踏上刚果(金)的征途。十月怀胎,他没有抽出时间陪妻子做过一次孕检。

近两年,王慧军一直忙于新疆项目部工作,拓展新疆业务。一年到头很少回家,儿子从出生到现在,父子俩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在幼小的孩子心里,“爸爸”只是个称谓而已。现在儿子已满3周岁了,渐渐有了自己的情感,一看到爸爸拖着行李箱又要出差,会跑过来拉着他的胳膊说:“爸爸,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陪着玩,你也陪我玩几天,不走了好吗?”儿子稚嫩的话语深深地触动着他的内心,泪水一下子打湿了双眼。可是野外项目耽误不得,尽管有很多不舍,王慧军还是踏上了去新疆的征程。每每提起这些,他总是微微一笑,说道:“趁着年轻多干点吧,还有许多同事没结婚,或者正准备要孩子,他们更需要时间。”

野外勘探,带走了青涩的年华也带来了无数阅历;地质工作,带走了青春的面孔,也敲醒了沉睡亿年的矿藏。王慧军,就是这样一位吃苦在先,勇于奉献,能够以共产党员的坚强意志战胜各种艰难险阻的优秀地质工作者。他不善言辞,却总能实实在在地干好身边的每一件小事;他脾气急躁,却能广交四方朋友;他性格耿直,不会见风使舵,却能得到领导同事的认可。他用自身的行动突破一个又一个极限;用青春、汗水和梦想,唤醒着埋藏亿万年的丰富矿藏;用朴实与平凡书写着闪光的地质青春。在他的身上,展现了新时代地质科技人员吃苦耐劳的精神风貌,传承了老一辈地质人无私奉献的精神。□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