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淮北矿业朔石矿业东部井综采一区采煤工——芦文满

2016-1-25 9:20:3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陈春秋

一次工伤事故让他发誓从此告别违章,决心做一名本质安全型职工;一个淳朴的信念让他在工作面上一干就是21年;一个简单的称谓,让他小心翼翼为之奋斗,倾心维护着众人的“客气”。他就是淮北矿业集团朔石矿业东部井综采一区采煤工、共产党员芦文满。

“留下来就该好好干”

2005年,一次工伤经历让刚参加工作不久的芦文满重新认识煤矿。从此,他时时小心,处处留意,从不敢“迈大步”。

“别整天心里跟长草似的,留下来就该好好干!”煤炭市场下滑以来,班里思想活跃的小青年思想波动,芦文满看不惯,就趁着干活的时候告诫他们:胡思乱想分了神,出了事,单位受罚、自己受罪,没一点好处。

“矿上对采煤单位很重视,每周安全例会矿领导都来参加。”对于已在淮北市区安了家、月收入5000元左右、一个孩子上大学、另一个读重点高中的生活,芦文满说,很知足。“叫啥无所谓,就是个称呼。”在煤矿,习惯称呼工程技术人员为某某工(工程师)。在综采一区,大伙也都称芦文满为“芦工”,以示敬意。其实,这“芦工”的称谓也绝非浪得虚名。

“谁让你不听我的话”

一次,芦文满与3名职工在链板机尾部采煤。芦文满在老塘回柱,“茬长”(2人及以上工作组)王海龙在煤壁采煤。由于工作面倾角大,按照规定采煤必须按照由上至下的程序,以防矸石掉落伤人。王海龙图省事从下边开始挂梁子。芦文满发现后予以制止,王海龙嘴里答应却继续作业。结果,在挂第二根梁子的时候,一块滑落的小矸石砸中了王海龙腰部。

看到“蔫了”的王海龙,芦文满让他撤回自己收拾“烂摊子”。 王海龙不服气,还要坚持干。“你再不上来,我用手镐剋你个‘熊孩子’!” 怒气上来的芦文满吼道。除了工作“较真”外,芦文满在班里也是出了名的倔脾气。在一个战壕战斗了十几年,王海龙深知芦文满说一不二的性格,乖乖地撤回安全地带。很快,芦文满处理好了安全隐患。

“上窑去保健站擦点碘酒消消毒,回头洗澡时我帮你。”下班后,自觉理亏的王海龙掀开工作服让芦文满“验伤”,芦文满的一句话让他羞愧难当。

“我说不能干就不能干”

朔石矿业东部井是一座资源濒临枯竭的矿井,一、二水平井相继报废,三水平井存在老塘出水、顶板破碎、大倾角、大采高、火成岩侵蚀等不利因素。芦文满所在的综采一区III315工作面平均角度在35°以上,被职工称为在“悬崖峭壁”上“淘金”。 芦文满与另外3人一“茬”,平时主要负责风巷支设挑棚、回撤支柱、文明生产及链板机尾部炮采段采煤。

在被称为“四块矸石夹块肉”的工作面作业,安全是第一位的。每次开工前,芦文满首当其冲“扫雷”“除害”,确认安全后,才允许搭档们进入施工区域。为提高工友们的安全自主管理能力,芦文满还提议:每天开工前由专人负责为单体补液,轮流值日,哪个班出了问题就由当天值日人员负责。该办法还被其他班组借鉴推广。“我说不能干的就不能干。”芦文满说,“论年龄咱比人家大几岁,论资历自己参加工作早。再说,人家整天芦工、芦工地喊着,有困难,我不上谁上?一个茬干活,出了纰漏,连带受罚不说,咱脸上也挂不住。”

虽然不是“茬长”,但在工友们当中芦文满说话却很有分量。平时,遇到不公平的事或工作面存在安全隐患,芦文满会直接向单位领导“诤言进谏”。“我说了,听不听是你的事。”尽管有时候芦文满说话不是那么好听,但他反映的问题都很及时,区长书记对他也很信任。

“有芦文满在,我放心”

“要高度重视工作面两个出口的管理工作,特别是上出口,要安排有敬业精神的人施工,防片帮、防掉顶。”2015年11月1日,淮北矿业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朔石矿业总经理张学文在东部井安全办公会上专门就III315工作面提出要求。为确保大倾角开采成功,朔石矿业对工程质量要求很高,工作面煤壁采取了封闭式管理,确保不掉顶、不片帮、不飞矸。

III315工作面是东部井的生命工程,也是淮北集团公司重点科研攻关项目。该公司领导高度重视,经常到工作面检查指导工作。每次检查,班长点名让芦文满在风巷施工。“有芦文满在那干,我放心。”不仅是班长,单位领导也经常这样说。

为鼓舞士气,提振信心,2015年11月5日,东部井召开大倾角经验交流研讨表彰会,隆重表彰为III315大倾角工作面顺利开采做出突出贡献的功臣们。芦文满说:“尽管我没有登台领奖,但能受到集团公司与矿领导的表彰,也是我们采煤工的光荣。”

“要说就说实话,别净整一些虚的。”在前不久区队党支部民主生活会上,芦文满一开口就引起了会场一阵骚动……

这就是芦文满,直肠子,不拐弯,甚至有点“不近人情”。就这,包括班长在内的职工每天还是一口一个“芦工”地喊着。据说,连单位领导也不例外。□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