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永不褪色的老兵——解有忠

2016-2-1 10:09:4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继涛 亓正国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每当听到这首嘹亮的军歌,退伍32年的淄矿集团唐口煤业准备队装料组组长解有忠显得特别兴奋。回首当年的军旅生活,他还清晰地记得帽顶的闪光军徽,还有那随风飘荡的五星红旗。

“橄榄绿”变成了“煤矿蓝”

1977年,年仅17岁的解有忠参了军。他在部队里是个娃娃兵,经过部队大熔炉的磨练,他不断成长为一个合格的人民子弟兵。1979年解有忠奉命走上对越反击战的战场,战斗中他锻炼出了雷厉风行、永不服输的军人性格。

1981年年底,解有忠依依不舍地脱下了“橄榄绿”的军装,他恳求当地军人安置处的工作人员,让他到离家不远的淄博矿务局岭子煤矿参加工作。不理解的家人和朋友、战友纷纷劝阻:“煤矿工作不仅脏累,还不好找媳妇。”

“进了煤矿,这辈子就没出头之日了!”

“放着好工作不干,不知道你图啥?”

……

每当面对这些疑问,解有忠都“嘿嘿”一笑,不予解释。他最终还是走进了岭子煤矿采煤四队这个大家庭里。

“当兵的时候,每天是准备着冲锋陷阵。但采煤不比当兵,不仅要勇气和战斗意志,还要学习理论知识。”解有忠回忆刚进煤矿时的情景说。一切都要从头学起,一切从点滴学起,他把技能训练当作部队的基本功训练。无论何时何地,他都虚心地向老师傅们请教操作技术,两年内就成为了采煤队的一名技术能手,完成了由“橄榄绿”到“煤矿蓝”的蜕变。

“意外调动”考验了亲情

2005年12月份的一天,在矿区家家买鸡买鱼准备过年的时候,一张调离通知书放到了他的面前。原来,集团公司为充实唐口煤业准备队的安装力量,外调17名老职工前去济北新区。接到通知他沉默了,心痛了,这时好心的同事都劝他:“老解,你身体不好,家里还有困难,找矿上说明情况也许可以换换……”

回到家中,看着双目失明的老母亲和年幼无知的两个女儿,他匆匆吃完晚饭,便把妻子叫进了卧室,平静地对妻子说:“我和几个同事调到唐口煤矿了,明天一早就走,先别和咱妈说。”

妻子听后立马激动地说:“你调走,让我们娘仨怎么过,母亲的眼睛还不好……”

第二天,开往济北的班车就停在矿区广场,他犹豫着是走还是留。外调的队伍中,没人愿意离开自己工作多年的家园,许多人都哭了,送行的画面很伤感。解有忠对大伙说:“同事们,要说离开家,谁都不愿意,可咱是老师傅、老党员,应该做出榜样,如果你不去我不去,咱们的唐口煤矿怎么建设呢?”他和妻子挥手,第一个坐上了开往济北的列车。

来到唐口煤矿后,解有忠先给家里报平安,电话接通后,却没有声音。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信号并没有问题。原来,妻子哽咽地说不出话来,把电话交给了老母亲。“妈,我调往济北工作啦,您在家要多注意身体……”虽然他心里有许多不舍和无奈,但却时刻谨记,军人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职工也要服从上级安排。

未老“宝刀”使出了牛劲

解有忠来到唐口煤业公司准备队时,准备队力量薄弱,在岗人员多数是没有安装经验的新工人、技校生。区队党支部书记陈继林对他说:“老解,你是区队的老职工了,按说像你这么大的年龄,不再适合下井,可是咱队里有经验的职工不多,这些新工人还需要你好好给带带。”

解有忠不改多年军人风范,用洪亮的声音回答:“请领导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井下2301工作面安装,老解带领6名技校生搞运输,由于这些学生大多在学校没出过力,一个个都是柔弱的秀才样。

为保证学生的井下安全,解有忠跑断了腿,说破了嘴,手把手地教他们施工技巧。工作过程中不是这里耽误了时间,就是那里出现了问题,一班下来他都要反复来回几趟。

解有忠在岭子矿干了7年安装队,拿手绝活“插滑头”。他插出的滑头绳花紧凑、松紧合适,从没出现过一次质量问题。2009年,该矿连续举行了两次插滑头比赛,解有忠都勇夺冠军。记得一次方大公司找准备队协商,点名让解有忠去帮忙插滑头。当时有两部绞车急等着下井,滚筒上缠好了直径为28毫米的钢丝绳,插上滑头就可以下井使用。大伙一看表再过两小时就开始提升了,急得大眼瞪小眼没了主意。这时解有忠给大家鼓劲说:“眼是笨蛋,手是好汉,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咱不能给区队丢人。”大家听了都很振奋,鼓足干劲忙活开了,量尺寸、破钢丝绳,个个满头大汗都顾不上擦,汗水慢慢浸湿了衣服,大家都毫无觉察,终于在罐笼提升前完成了任务。虽然大家都很累,可是心里却说不出的高兴,纷纷表示跟着解有忠干活特别带劲。

喊破嗓子,不如干出样子。不论白天黑夜,解有忠不干完活决不罢休。大家都说他有股子“牛”劲,也正是他的这股劲头,得到了区队领导的赏识,被提升为装料组组长。

眼看唐口煤业公司一年比一年好,解有忠也到了退休的年龄。他看着那些“捣蛋”的徒弟个个成为技术骨干,打心眼里高兴和知足。他努力拼搏,孜孜以求,凭着一股积极进取、自强不息的精神,一步一个脚印,留下了军人的闪光足迹。□

解有忠在操作机器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