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边疆戈壁的“红柳花”——吴春娇

—— 记武警黄金第二支队一中队助理工程师吴春娇

2016-3-7 10:04:0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海广 梁 华 刘文富

穿越茫茫戈壁,有一种花儿定会引起你的惊奇和注目,一簇簇、一团团、一丛丛,远远望去,就像燃烧的火焰,与蓝天白云相映,煞是娇人,那就是红柳花。武警黄金二支队一中队助理工程师吴春娇,就被官兵们称为边疆戈壁的“红柳花”。

热爱是她扎根边疆的动力

吴春娇,2013年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构造地质学专业硕士毕业入伍。从小就喜欢游山玩水的她,高考填写的几个志愿均是地质院校。大学期间,出于对地质事业特有的那份执著,她勤奋学习,每个学期的综合成绩都名列前茅。她在硕士毕业时的日记里这样写道:“六年的专业学习,使我在欣赏祖国秀丽河山、探索地球奥秘的过程中,更加爱上了地质工作。”

刚到部队的第一天,她就听说有一个矿调项目在中蒙边境,那里是地质界公认的地质构造复杂区域。这个喜讯,让她对那个“神秘”的战场充满了向往。但作为一个女孩子,她也曾彷徨:“谁的父母忍心看到自己的女儿在野外风餐露宿?”在项目组已经工作了一年的男友王振义也劝她不要贸然前往那个“禁区”。那段时间,因为她执意要去最艰苦的野外,她的父母天天打电话阻止,甚至要来单位亲自找领导。有的领导和战友也给过她善意的提醒——内蒙古乌拉特中旗条件很艰苦,女同志出野外很不方便。但是有着男孩性格的吴春娇,心里很清楚自己的选择,她曾发誓不能放弃儿时的梦想,更不能放弃自己的事业。在她的极力坚持下,家人只好选择了默默支持。

出野外的第10天,恰逢吴春娇母亲59岁生日,她完成当天野外地勘任务后,第一时间爬上附近的山头找到手机信号略为稳定的地方与多日未联系的家人进行了视频通话。父亲鼓励她在野外要踏实工作,多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让她不要担心家里。看到父母斑驳的白发,她的内心满是愧疚——为人子女不能在父母身边尽孝,反而事事让父母操心。此时,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哭了起来。事后她说,她的哭是因为家人理解、支持和鼓励,是喜极而泣。

下山回到帐篷里,她在工作笔记上写道:“我之所以选择这身橄榄绿,是因为敬仰军人敢于担当、勇于挑战的战斗精神,在挑战面前,我不能退缩,一定要扎根一线,实现自己的理想,用实际行动证明我是一名合格的黄金兵。”

勇敢是她克服困难的法宝

当吴春娇选择野外一线工作时,她是有思想准备的。因为在大学期间,她就有相对丰富的野外实习和工作经验,还当过野外地质小组组长。但是当她到达工作区时,心却一下就凉了,她从小到大没有见过如此荒凉的地方。索伦山位于中蒙边境,距离边境线不到5千米,到最近的县城有140多千米,是一个人迹罕见的地方,想找到几棵树都很难。

营区坐落在茫茫戈壁荒漠上,5月份狂风夹杂着冰雪沙石刮在门板上劈啪作响,从门缝中吹入的沙土多到推不开门。除了七八月燥热无风外,其余几个月都是沙尘暴虐。每次下山回来洗漱,头发中的沙土都沉淀在盆底厚厚一层。因工作任务重再加上野外用水奇缺,她忍痛将保留了十余年的长发一次性剪短,成了一个“假小子”。而到了七八月份地勘作业的关键期,虽然没有了沙尘暴的侵袭,却又要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工作。茫茫戈壁连个阴凉地都没有,一上山就是十几个小时的暴晒,中午也只能躲在汽车底下“野炊”。暴露在强烈的紫外线中,没过两天,吴春娇的皮肤就被折磨的又黑又粗糙。

晚上回到营地,她整个人都快累散架了,只想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可是这点愿望也很难实现,因为屋子里的墙上每天都有蝎子和其它叫不出名的虫子。她怕虫子半夜爬上床把自己咬伤,只好拖着疲惫的身子把虫子清除干净,然后再将床推到屋子中间,这样才能安心入睡。

在野外叫人最难忍受的还有上卫生间。营区卫生间离所住帐篷有几十米远,白天还好,夜间一个人在空旷的戈壁去趟卫生间真是受罪。有一次,吴春娇发现卫生间的房梁草席上有蛇掉下来,之后她就对卫生间很是恐惧。为了减少如厕次数,她只能尽量少吃饭、少喝水。由于气候干燥,水分补充不足,流鼻血便成了她的家常便饭。看到她憔悴的样子,战友纷纷劝她要注意饮食,保重身体。

如今,经过两年野外生活历练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胆小恐惧的小姑娘,而成了一个徒手抓黑牛、钱串子,悬空拍苍蝇,隔着纸巾摁死蝎子的“女汉子”。

敬业是她干好工作的保障

吴春娇在工作中的敬业较真是出了名的。2014年夏天,在准备野外验收的冲刺阶段,她和项目组成员白天上山进行野外补课、修正,晚上整理汇编资料,每天都是凌晨才休息。与战友一起连续奋战50多天,野外验收工作顺利结束,她才请假去县城洗了一次澡。

战士们都说吴春娇太较真,事实也是如此。有一次,她带两名战士乘车两小时后,又步行十几公里去采样,经过3小时的跋涉,终于完成了样品的采集。但在整理样品时,却发现少了两个样品。两名战士急得满头大汗,因为他们太了解吴春娇的性格,找不到样品是不可能收工的。为了采集丢失两个样品,他们3个人又走了几公里的路。回到营区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那天,吴春娇和两名战士的脚都磨出了血泡。

任务再重,她也敢接手;责任再大,她也敢承担。野外验收对各项指标要求都很高,但她主动要求承担多项任务。期间,她翻译了2014年、2015年刊发的关于索伦山的外国文献10余篇近20万字,为项目团队提供了国际地学界对索伦山的最新认识。接受验收的6幅图,包括剖面图的修改、检查、出图、文字都出自吴春娇的手。经过项目组成员的共同努力,野外验收6个图幅取得了“五优一良”的优异成绩,她参与编写的《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中旗索伦山地区扎嘎乌苏等六幅1:5万区域地质矿产调查项目总体设计》在武警黄金指挥部组织的项目评审中获得优秀设计一等奖。

如今,当初对她嗤之以鼻的那些黄金兵男儿都对吴春娇佩服得五体投地。今年的野外工作又将展开,吴春娇掷地有声地说:“如果工作需要,我还会义无反顾地到选择去索伦山,去那里燃烧自己的青春。”□

吴春娇(左)在野外采集样本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