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从稚涩女工到技术能手的女车工——舒会

2016-3-14 9:20: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汪勇

机声轰隆,铁销飞舞。合金刀尖在高速旋转的工件外圆上划过,一串串滚烫而又发蓝的切屑铁销如绢绢细流,一件件锃亮的工件在光洁的加工面上静静地闪着银光,映红了车工舒会的笑脸。舒会,四川煤炭产业集团达竹机制公司机加工车间一名普通的女车工。大家只要一提及起她,无不伸出大拇指称赞:“看似柔弱的女子,但在机床车削过程中创新不止,活干得非常漂亮。”

舒会,从一个稚涩女工到技术能手,织就了一段丰富多彩的人生。

车工属于精加工岗位,一丝一毫的误差,都会直接影响着加工件的质量和实用性能。舒会动作娴熟,对每一件车削出来的配件,都是那么精致。车间主任说:“舒会是一个和时间赛跑的女职工,她平均每天工作近10个小时,完成任务率达100%,产品优良率达100%。”

当问及她是如何练就这一手好技术时,舒会羞涩地笑着说:“勤学、肯钻,只要热爱,谁做长了都可以。”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凭着勤学苦钻的态度,舒会成为了一名技术骨干,并多次被达竹公司工会表彰为优秀女工,连续5年荣获该公司“明星职工”、“优秀青工”等称号。

俗话说:车工十分活,七分刀。16年前,舒会刚参加工作时,师傅就告诉她,磨刀是车工的基本功。为了磨好一把刀,她常常在砂轮机旁一呆就是几个小时,然后,一遍一遍地练,手磨出了水泡,渐渐地结成厚厚的老茧。每磨完一次刀下来,舒会的工作服上便满是砂轮沫子。“车刀如战士手中的武器,没有武器怎么能干好工作。”舒会说。

舒会对车工技术已到了痴迷状态,她经常为了一个关键技术跟“专家们”理论,而且理论的结果竟十有八九是对的。日积月累,她的车工技术越来越高。该公司凡是接到难活、急活、关键活,一般都离不开舒会。

今年1月初,该公司承接了一批对外加工任务,要求在3天内完工,这一艰巨任务自然又落到舒会身上。在车削加工时,舒会发现这个产品配件对形位公差的要求比较严格,用普通车床加工时,加工周期长,生产效率低,但如果用数控机床加工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经过仔细分析,她发现这个产品件的毛坯外形和工艺特点并不适合数控加工。于是,她反复研究这个产品件的前后工序,并采取相应的工艺,不到两天半的时间,她就完成了任务。

图纸是加工工件,也是车工的灵魂,只有熟练识图才能精准加工。有时,为了弄清楚一张工艺复杂的图纸,舒会能一个动作做上半天,反复琢磨领悟。在车间,她经常对着工件图纸反复验算,拿着工件毛坯反复琢磨。在她自己还不能确定图纸的时候,舒会会主动找到在同一车间做钳工工作的老公汤朝银一块探讨,直至准确无误,才会装夹进行加工。“只要看透图纸,就读懂了工件。心中有数了,精度也就可控了。”舒会说。

今年2月下旬,一种异形螺杆的图纸出来后,谁见了谁都摇头。图纸要求,在长杆螺牙距的3毫米内孔里车一个内沟糟,这在常人看来是无法做到的。但舒会日思夜研,自行“设计”出一把车刀,这把刀前边的刀杆长度只比内孔长1毫米~2毫米,刀头宽度只有0.5毫米~1毫米,异常锋利,她最终确保了产品合格交付。正是凭借这把刀,舒会不但成为该公司里急活、难活的主攻手,还是动态抽查合格率100%的长年保持者。她加工的各类配件精度始终控制在0.01毫米左右。

舒会很较真,这是车间对她的评价。有一次,车间安排她加工带式输送机机头滚筒圆形齿轮,按要求只需在毛坯上车出直径500毫米的内孔,然后交给下一道工序精车。但舒会却没有这样做,她拿着图纸找技术人员理论:“我认为这个内径应该车到500.5毫米~501毫米之间。”技术员一愣,翻看技术要求,明明写着500毫米,舒会却坚持己见,理由是下一道工序要求车到500正负0.01毫米,如果现在就车到500毫米,内孔过小,安装不但费劲有可能还得返工。经过反复论证,技术员居然赞同了她的意见。

对车工来说,工装卡具对操作至关重要,没有合适的工装卡具,工作效率就无法得到提高。近几年来,舒会和她的最佳搭档汤朝银制作了多个机床工装卡具,有些成了她个人的专利产品。正是有了这些专利产品,在加工一些异型工件中,改变了一次只能加工一个的模式,创造出了一套一次走刀、连续干多个工件的绝活,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善于总结查找自身不足,是舒会的一种习惯,每天的工作结束后,她总是主动听取车间和班组质检人员的技术评估和质量反馈。

学无止境,书是进步的阶梯。从干车工开始,舒会就不间断地学习《金属加工(冷加工)》等多种机械加工类知识。闲暇时,她与工友们一道就技术进行交流。她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不算什么车工高手,只是咱不能当井底之蛙。”

对工作,舒会兢兢业业、勤勤恳恳。而对家庭,她却有太多的亏欠。2012年12月19日,天还没有亮,舒会就接到母亲逝世的噩耗,她想立刻飞回宣汉老家看看母亲。可是,她在前一天接到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工期只有1.5天。想到生产任务这么紧,回家一趟,至少也要耽误三四天,影响交货工期不说,还失去了用户的信任。于是,她对老公说:“你先回家替我给母亲烧点纸吧,等我上午抓紧时间完成任务后就回来。”舒会化悲痛为力量,闷着头拼命工作,不到半天时间就完成了生产任务。一进家门,想起母亲含辛茹苦把自己拉扯大,想起母亲的谆谆教导,她重重地跪在母亲遗像前面,深深地嗑下三个头……

虽说不是男人,可在工作上,舒会从不拿自己当女人看。作为车工班普通的一员,她不怕脏,不闲累,从不挑肥拣瘦,分到什么任务就认认真真地去完成,从没有怨言。

“虽然车工这个工种代表着脏、重、累,但只要热爱,用心工作,女生一样可以当好车工,这个我一直坚信不疑。” 舒会说。□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