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为矿工安全保驾护航

—— 记中国矿业大学教授秦波涛

2016-6-21 16:31:1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卢进丽 刘尊旭

秦波涛

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入选中组部“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国家安全生产专家组专家……

39岁的中国矿业大学博士生导师秦波涛的履历中,有着很多令人羡慕的光环。

谈及煤矿灭火,他胸有丘壑,好像置身火海之中的斗士,身上英气逼人。

他说:“煤矿井下条件恶劣,矿工非常辛苦,还面临生命危险。为矿工安全尽力是我一生的事业。”

矢志奉献 不忘初心

1977年6月,秦波涛出生于重庆忠县的一个小山沟里。他从小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

1996年,他顺利考进中国矿业大学,正值煤炭行业发展极不景气、煤矿事故频发之际。在老师的指引下,他深感煤矿行业迫切需要先进技术改变现状,一种沉甸甸的责任感涌向心头。

大二时,秦波涛立志:不管煤矿环境如何,作为安全人,要学以致用,为之奋斗终生。为了掌握更多的专业知识,他在学习上如饥似渴,过着“教室-实验室-寝室”三点一线的生活。“我大学时代几乎很少走出校门游玩,经常是在宿舍窗户前看看外面的环境。”

本科毕业后,他觉得自己的能力、学识、技术还不足以为煤矿服务,于是选择保送攻读硕士。成为硕士研究生两年后,他选择提前攻博,将精力集中在煤矿火灾防治上。

矿井火灾是煤矿生产的主要灾害之一。一旦井下发生火灾,不仅会造成煤炭资源的损失、工程和设备的破坏,导致生产中断,更严重的甚至会直接威胁到矿工的生命安全。在一次死亡3人以上的事故中,以死亡数计算,火灾事故位居矿井灾难第四位。俗语说,水火无情,但秦波涛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从博士阶段起,在导师王德明的指导下,他正式开始了与煤矿火灾的斗争之旅。

为了系统全面弄清煤矿火灾的发生原理,秦波涛除了在校通宵达旦地学习,还常常深入到千米的矿井下增加现场积累。2003年,他获得第八届全国大学生挑战杯的特等奖;2005年,荣获第二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博士论文入选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

获得这些荣誉,在中国矿业大学学生中尚属首例。对此,秦波涛很谦虚地说:“这得益于老师的培养,得益于好的学科平台。”

不畏危险 扎根矿山

“安全工程学科不光是在实验室搞研究,更需要与现场实践相结合,真正地为煤矿解决问题,这是安全人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秦波涛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2003年,宁夏煤业集团白芨沟矿发生巨大瓦斯爆炸,整座矿井变成了一片火海,灭火任务异常艰巨,全国煤矿灭火专家均感到十分棘手。王德明教授临危受命担起了灭火的重任,并让秦波涛首先到现场主持灭火工作。

面对如此巨大的难题,秦波涛二话不说,深入爆炸现场,编写工作方案,与矿上工程技术人员一起战斗在最危险的一线,一干就是两个多月。“那时是冬天,天气非常寒冷。有时候深夜12点,还需要爬到山上查看具体情况,了解实情是否与自己设计的一致。”他回忆道。

2004年,东北最大的大兴煤矿发生自燃火灾,矿井瓦斯浓度高,找不着火源点,情况十分危急。接到求救后,秦波涛连夜赶到了煤矿现场。

当时,他心中惟一的信念就是“灭火”,几乎连续一周都在井下度过,到了紧要关头,连续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也没有吃任何东西。

功夫不负有心人,仅用一周时间,他们就治理了采空区不明位置的煤自燃。大兴煤矿避免了工作面封闭,恢复了生产,整个矿区洋溢着欢乐的气氛。矿工们纷纷表示:“还是有学问的博士能解决问题呀!”

为了防止采空区煤自燃再次发生,秦波涛又在大兴煤矿待了两个多月,制订防火整体方案。自此,他与大兴煤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旦矿上遇到什么难题,总是习惯向他咨询;他也被大兴煤矿授予了“荣誉矿工”称号。

留校任教后,秦波涛还是经常深入矿区,进行技术指导,每年到矿上下井的次数基本不少于100 次。“每到一个矿井,我绝对亲自下去。因为从地面上,你永远无法真正了解井下的具体情况。”

尽管常人看来深入矿区很辛苦,但是秦波涛却不以为然。“当解决了煤矿一个问题后,内心特别有成就感。首先,这使煤矿得以正常生产,创造效益;其次,这保障了矿工的安全。我们的矿工非常不容易,井下条件恶劣,工作辛苦,还随时有可能面临生命危险。为他们做点事没有什么值得自夸的。”

孜孜不倦 绳锯木断

古语云:“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秦波涛反复强调,成功没有捷径,科研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

秦波涛在校时每天早上七点多就来到办公室,直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有时做起实验来更是忘记了白天黑夜,常常熬夜至凌晨两三点,甚至通宵达旦。每次加班回家,看到孩子熟睡的面孔,他都感到无比愧疚。“我经常加班与出差,忙得很少陪孩子,爱人在医院工作也非常辛苦。孩子现在已经上四年级了,还只能依靠老人照顾。”

出了学校和家门,秦波涛在煤矿的时间最长。“学术研究与现场实践是相辅相成的。”他解释道,“我们现在必须两头都抓,理论水平方面需要进一步提升,现场应用和工程关键技术攻关也不能丢,两者需得到平衡和结合,才能够取得更多的成果和成就。在现场实践中要提炼并研究关键的科学问题,然后设计出相应的技术解决方案,再在现场进行不断实践和运用。只有这样,大学才能起到服务社会的作用。”

凭着“十年磨一剑”的执着精神,秦波涛针对矿井防灭火技术不足,特别是综改采空区、巷道高冒区的隐蔽火源和高位火源治理难题,在防治煤自燃的三相泡沫、高倍数无机固化泡沫、阻化砂浆等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有的成果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并已在全国100多个煤矿得到成功应用。

2007年,他所在团队开发的“高瓦斯矿井的特大型火区灭火抑爆技术研究及应用”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12年,他所在团队研发的“防治煤自燃的高效阻化方法与关键技术”项目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此外,他有3项技术荣获省部级二等以上的奖励,第一发明人授权国际发明专利3项、国内发明专利12项。

他还先后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面上项目、青年基金和江苏省杰出青年基金等国家及省部级项目12项,在FUEL等期刊发表论文65篇(SCI收录17篇),出版专著1部。

29岁时,秦波涛破格晋升为副教授,32岁时又破格晋升为教授。他还入选了中组部“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江苏省“333高层次人才”(第二层次)、江苏省特聘教授、江苏省高校优秀共产党员……

面对荣誉,秦波涛十分淡然。“荣誉不是目标,我觉得做人要正直,要问心无愧,对得起自己的职业。”

教书育人 从严以终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秦波涛认为,教学是为学生服务,科研是为整个行业提供指导,需要坚持两条腿并重。

即使科研工作再繁忙,秦波涛依旧坚持为本科生上课,主讲《矿井通风与安全》、《矿井火灾学》等专业主干课程。除了课本知识,他力求使所讲授的内容包含最新的国内外研究动态,注重将科研成果贯穿在教学中,用课本中的理论分析现场实践碰到的问题、案例,牢牢抓住学生们的注意力。百佳本科教师、教书育人先进个人、优秀班主任等荣誉称号实至名归。

秦波涛主编的《矿井火灾防治》教材已几易其稿,但他依旧不满意。他说:“我必须把这几年最新的理论、研究成果、经典案例等补充进来。要打造一流学科、一流的人才,一定要有一流的教材。”

作为研究生导师,秦波涛表示,学生和老师绝不是老板和雇员的关系,要关心学生的成长,只有真心才能换来真心。

史全林是材料学院过来的硕士研究生。跨专业本是他学术上的短板,但秦波涛从这个“短板”考虑,让他从事煤矿用防灭火材料的课题研究。在秦波涛的指导和帮助下,史全林从大四上学期就开始进入实验室跟随导师和博士生一起做实验,并代表课题组参加了第十四届“挑战杯”比赛。在整整一年的备赛过程中,秦波涛参与了每个环节,从填写申报书到完善研究报告,再到指导学生做PPT,传授答辩技巧。最终,史全林以及团队荣获“挑战杯”全国三等奖。

中国矿业大学很多同学都是农家子弟。当得知有人因家庭困难不能安心学习时,秦波涛主动拿出一部分工资在实验室设立了贫困学生助学基金,有困难的学生借,等有钱了再还回来,从而免除了他们生活上的后顾之忧,使其能在学习及科研上投入更多精力。

秦波涛对学生要求很严格:研究生必须按照上班制度到实验室学习;每两周进行一次全体实验人员参加的科研探讨会议,在会上汇报近期所从事的研究工作。

学生周群无比钦佩地说:“秦老师具有严谨的工作态度,时常教导我们‘事无小事、细节决定成败’。有次秦老师和我在办公室探讨汇报PPT一直到深夜,在此过程中,我切实体会到了秦老师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

在秦波涛的身体力行感召下,他的学生都异常勤奋刻苦,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博士生张雷林毕业后来到安徽理工大学,第一年就发表4篇SCI论文,并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去年教师节时,他无比诚恳地跟秦波涛说:“秦老师,您那时的严格要求是对大家好,否则我们可能就光顾着玩了。”

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艰险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采访交流中,秦波涛再三表示,自己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离理想目标还有很远的路要走,煤炭的很多科学技术问题还没有解决,作为矿大人,唯有勤奋刻苦,多出成果,多为煤炭行业做贡献,才能担负起这代人应有的重任。□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