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扛起责任大旗

—— 记武警黄金部队工程师郝连成

2016-7-5 16:34:1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闫金华 吕广臣

郝连成(左一)在野外采集数据信息。

在武警序列中有一支神秘的队伍——黄金部队。这支部队在组建之初承担为国寻金的任务,如今转为从事军事地质。在黄金部队的方阵里有一个小卒,叫郝连成。

虽然只有3年军龄,但这个“小卒”是成都理工大学堂堂正正的地质硕士研究生,投笔从戎后直接挂“一杠三星”(上尉警衔)。

2013年,他放弃成都市某知名矿业公司的舒适工作和高薪,相应国家号召,只身来到黄金部队,如今在冀西北地区从事地质调查工作。

国字脸,近视镜,高学历,三十来岁,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位平时性格随和的小伙子,工作中却有着不服输的精神。

有人问他:“你一个研究生为啥跑到穷山沟里来搞地质?”。他眉毛轻轻往上一挑,下颏微微一翘,右手扶着驾在鼻梁上的镜框,脱口一句:“中国梦,强军梦,我的梦!”看着蛮有一副地质专家的样子。

和战友们相处久了,“好事者”就给他补充了一句“连成,连成,连着成功梦!”

慢慢地,“中国梦,强军梦,我的梦!连成,连成,连着成功梦!”这句精典台词成了战友们对这位“学生官”最高的褒奖和期望。

刚到野外那会儿,为尽快了解掌握任务区的基本地质情况和第一手野外资料,郝连成一门心思地扑在了工作上,刚谈的女友差点因此和他闹崩。这份情感在他的一再“求饶”下,才得以挽留。如今,俩人如粘似漆,正准备领证登记结婚。说起往事,他长吁一口气,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叹。

白天,他跟战友们一起伴着冉冉旭日出发,踏着奇峻山路进行地质调查,披着闪烁星光返回宿营地,常常是“早晨一身露水,中午一身汗水,晚上一身泥水”。战友们酣然入睡时,他还在“啃”行业国标和业内规范。

战士们做到的,他一样也不少干。为了爱护新战士,他抢着背样品。时光慢慢流逝,他的双肩上留下了一道道沟痕。

不久前,项目组接到赴某高地执行野外调查的任务。在受领任务时,郝连成和牛仲行嚷得不可开交。“明天,我调查这条难度大的地质路线!”牛仲行说。“那可不行,昨天你走的路最长,爬的山最高,体力消耗大,必须调整一下。”郝连成立刻严肃地反驳。这两个地质硕士你一言我一语,都为对方着想,互不相让,闹得项目负责人不停地挠头。最终,郝连成凭着“组长”的头衔“明抢硬夺”,如愿以偿。

第二天一大早,郝连成就带上地质装备和一名战士出发了。中午时分,当他俩在调查一处断裂构造时,数块滚石突然从山顶直直地冲向他们,走在前面的郝连成恰好踩在一块松散的石头上,他扭头对战士大呼一声“闪开!”,随即双手紧抱地质精密仪器,左脚向左前急跨步,零乱的山石贴着他的后背呼啸而下。因躲闪不及,加上身体重心瞬间偏移不慎摔倒,他的左小臂严严实实地压在了荆棘上,仪器却丝毫未损,战友迅速将他扶起。

简单包扎后,他拍拍身后的尘土,和战友继续前行,直至下午5点才返回营区。

晚饭过后,战友们有的打篮球,有的看新闻,唯有郝连成独自躲在宿舍一角忍着疼痛用针将荆棘刺头一根根挑出。他对着拔出的剌,自言自语道:“你再硬,能有我硬啊?”

晚上,他登陆“华夏土地”网,搜索白天在野外地质调查中遇到的疑难问题,与工作圈的网友沟通交流,直到把脑海中的问号拉直成感叹号,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辗转进入梦乡。

梦想起航,时不我待。经过两年的磨练,郝连成已从无名小卒成长为项目组里的一员大将——担任区矿调项目图幅组长。用他的话说:“今生能在黄金部队从事国家战略性矿产勘查工作,为强军梦尽一份心出一份力,超值!”

在黄金部队,像郝连成这样追梦圆梦的小卒,比比皆是。当今,黄金部队正在“中国梦、强军梦”引领下,夯实以区域地质矿产调查、多金属勘查、地灾救援和维稳处突为主要任务的基础工作,用实际行动全心支持军事地质突破战略行动。□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