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最美华年献钻探

——记福建省煤田地质局“最美地质队员”朱炳祥

2016-7-8 16:17:0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叶冰斐

工作中的朱炳祥一丝不苟

“他只是一名普通的钻二代,却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岁月献给了地质事业;他刻苦钻研技术,所带领的钻机钻月效率和施工质量均走在全队前列;在全国钻探技能大赛中,他勇夺福建赛区第一名,荣膺‘福建省五一劳动奖章’;他连续12年奋战在云贵高原,艰苦的野外工作使他患上了糖尿病,在引发一系列并发症导致低烧不退、昏迷不醒时,他依然拒绝队上的照顾,执着地坚守在钻机一线,为一二一大队绳钻品牌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是在福建省煤田地质局科技大会上,10名“十二五”期间最美地质人之一———朱炳祥的颁奖词。

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钻机机长,他从不居功自傲;作为一名“桃李满园”的师傅,他从不摆架子;作为一个接到过病危通知的汉子,他始终不愿脱下那身工装。30多年来,他用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用自己的才智和汗水,将别人眼中“充满着苦和累”的钻探人生过得有滋有味。

“品牌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小事”

1985年8月,朱炳祥高中毕业后,加入到福建省一二一地质大队。在钻机工作的朱炳祥,勤学好问、不断钻研。1989年,他因出色的工作在钻工中脱颖而出,被提拔为班长并被选派到株洲煤田技校机长班学习。两年的理论学习,使他进一步加深了对钻探工程的理解。毕业后,他升任机长。他潜心钻研,针对福建地层“硬、塌、漏”及煤层多、薄、采取率低甚至煤层打丢等难题,虚心向专家、老机长请教,在钻孔结构冲洗液技术、护壁堵漏技术、钻具配套及硬岩钻进等方面进行了有效的探索,很快掌握了一套“钻探绝活”。他带领的钻机在一二一大队数十台钻机中脱颖而出,钻月效率和施工质量走在了全队的前列,先后在永定县顶峰山、培丰、昌福山、高陂等矿区,留下了一个个闪光的业绩。

2004年,朱炳祥带领108钻机前往西南,在贵州黔西、大方,云南富源、昭通等13个矿区施工了30余个钻孔,孔孔甲级。他以精湛的钻探技术和高超的施工质量赢得了甲方的认可,也为一二一大队在云贵高原站稳脚跟立下了汗马功劳。

2010年春,云南省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持续高温和干旱天气,降水较往年严重偏少,晴热天气持续,从干旱到大旱,再到特大干旱,旱情不断加重。很多地区供水水源、水量严重不足,很多水源点干涸,出现人畜饮水极端困难、农作物严重受旱等情况。

面对百年不遇的干旱,朱炳祥带领的钻机作为福建省煤田地质局首批抗旱找水突击队之一,根据当地国土资源部门的安排,赶赴元谋县、武定县,开始了与时间赛跑、为生命接力的抗旱找水行动。虽然之前从事的都是固体矿产勘查,但朱炳祥利用自己20多年的钻探施工经验,活学活用,先后打出了13口水井,钻探进尺1063.12米,日总出水量7900多立方米。其中,他们在楚雄彝族自治州元谋县姜驿乡画匠村施工的19号井,经测定日出水量超1350立方米,为抗旱以来云南省高海拔红层找水打出的日出水量最大的水井。当地村民自发送来了母鸡、花生、红枣等土特产和自己制作的锦旗,朱炳祥只留下了锦旗,因为他知道那些土特产是村民自己平时都舍不得吃,只有逢年过节才给老人和小孩子吃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当地村民由衷地竖起大拇指:福建一二一大队就是牛!

“掌握好本领,才能打好钻孔”

无论是当钻工,还是担任机班长,朱炳祥都把钻研技术作为业余时间最大的爱好。

钻机出现异常时,朱炳祥认真做好记录;钻机正常钻进时,他这边看看那边瞅瞅,通过“读仪表、听声音、摸泥浆、看钻头”等方法,为钻机正常钻进把好脉搏。几年下来,他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所带领的钻机无论底子如何,经他调教,都能成为“金牌钻机”。

2011年9月,首届全国地质勘探行业钻探技能大赛全面展开,朱炳祥把参加这次大赛当作是自己再学习、再进步的一次绝佳机会,把考试内容从理论到实践都反复练习。10月18日,凭借扎实的技能和过人的心理素质,朱炳祥在众多选手中脱颖而出,获得了福建赛区第一名的好成绩,被福建省总工会授予“五一劳动奖章”。

作为一名老机长和钻探技术骨干,朱炳祥在不断提升自身技术力量的同时,将自己的“绝活”无私地传授给钻机上的其他兄弟,先后培养了一批技术高超的徒弟。这些人或在钻机为单位创品牌,或成为项目的技术带头人,或在新疆、内蒙古、陕西、山西等地奋力拼搏,为闽煤地勘事业的发展增光添彩。

“我可不想去后勤吃闲饭”

由于长年在野外工作,恶劣的工作环境使朱炳祥这个钻机上的硬汉积劳成疾。在请教了老中医后,他带上配制好的中药,继续奋战在云贵高原。

2013年10月,在云南富源,灰蒙蒙的细雨下了整整一个月。朱炳祥一直在咳嗽,但是始终坚持在一线指挥生产,粗心的他以为只是感冒加上烟抽多了导致的老毛病。直到有一天,身边的工友发现他面色越来越差,出于关心,几个人强行架着他离开工地,到县医院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来这不是普通的感冒,而是由于糖尿病发作引发的系列并发症,如不及时救治很可能危及生命。通过紧急协调,他转院至曲靖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随后转至云南省人民医院。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他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治疗期间,朱炳祥担心项目的施工进度,安排徐刚等人作为临时负责人,交代好住院期间的各项工作,没有影响钻机生产。

朱炳祥这样一名普通的钻探工,也许是因为疏忽,更多的可能是因为习惯了长期野外工作导致病痛的折磨,竟然不察死神的来临,仍然一心扑在工作上。他这种舍生忘死的职业精神在职工的心里都打上了烙印。

考虑到朱炳祥已连续在省外工作了十几年,又一直在进行后续治疗,队领导想把他调回来,给他安排一个较为轻松的工作。当分管领导找他谈话的时候,这个硬汉斩钉截铁地说,今年地勘形势不好,作为骨干,在自己吃药能够控制病情的情况下,不想在后勤吃闲饭,还是到省外一线去。

和所有的地质队员一样,长时间的野外工作,与家人聚少离多,加之以前通信不便,家里的大小事情,女儿的一丝一毫都似乎与朱炳祥无关。每逢探亲假回家,看见日渐憔悴的妻子和“忽然间”长大的女儿,他常常热泪盈眶:“作为一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对得起我的事业,却对不起我的家人,更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父亲。”

忠孝难两全,家业难两顾!地质队员为祖国、为煤炭地质事业的付出是那么地悄无声息。就是因为有一批像朱炳祥这样“与天斗、与地斗、与病魔斗”的地质队员,一二一大队才能在南疆无人区、青海高海拔区、云贵多溶洞区等一个个工地站稳脚跟,创造一个个绳钻神话。□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