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把青春献给地质事业

——记江西省地矿局912队地勘院副院长欧阳永棚

2016-7-12 16:41:0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剑兰 卢弋

欧阳永棚(左)在察看岩芯。

在江西浮梁朱溪有座叫红梅岭的山。每到春季,山上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正如年轻地质队员火红的青春。探明钨资源量286万吨的朱溪,刷新了钨资源量规模的世界纪录,可谓一鸣惊人,天下瞩目。为此付出心血与汗水的找矿人中,我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就是被大家尊称为“欧阳博士”的江西省地矿局912队地勘院副院长欧阳永棚。

欧阳永棚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曾获得过“硕士研究生国家奖学金”,被评为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资源学院优秀毕业研究生。其硕士论文《滇东南钨锡多金属成矿多样性及矿床谱系》被评为中国地质大学优秀硕士论文及2014年度湖北省优秀硕士论文。

2013年毕业后,怀着对地质找矿事业的一腔热血,他来到江西地矿局912队,一直坚守在朱溪片区野外一线,从事地质找矿勘查和科研工作,先后参与多个国家级或省部级区域矿产地质调查、普查和科研项目。他撰写的题为《景德镇朱溪钨铜多金属矿床分布规律、控矿因素及找矿方向》的论文,在第七届全国成矿理论与找矿方法学术讨论会上进行了宣读。

有一天,朱溪项目负责人陈国华问他;“编过钻孔吧?”“编过。”在校实习时曾带组去云南搞过编录的欧阳永棚回答得很坚定。于是,ZK5407孔的编录任务就落在了他的肩头。欧阳永棚既感到荣幸又感到压力倍增。他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孔编好。

ZK5407孔坐落在山顶,编录时,他每天都要爬很高的山去机台。4月份开孔,7月打到1200米时,预感要见矿但没有,欧阳永棚把每层岩芯翻了个遍,反复跟前面的5406孔和42线进行对比。打到1400米见到主矿体,但没有想象的那么厚,到了1600米时,欧阳永棚向项目组的刘建光、陈国华和万浩章汇报了矿化和地层情况。为什么该矿与前面的孔不一样?看到那些测孔数据,大家心里都有疑虑,猜想着会不会孔斜了。最后,他决定重新测一次孔。

7月的朱溪,白天山上闷热异常,晚上蚊子肆虐嚣张。整整两天,欧阳永棚几乎没有睡,累了就在窝棚里打个盹,饭都是由同伴带上山来的。原本打1600米只要测32次,但他却测了48次。这为纠偏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野外工作难免受到磕磕碰碰。可说起那次骨折的经历,欧阳永棚平静得像是叙述别人的故事。那次,随同负责江西省地勘基金管理中心科研项目的符鹤琴和梅勇文两位老地质专家跑野外,欧阳永棚一不留神踩到一块石头,导致连续性骨折。在家养伤的45天里,欧阳永棚也没闲着,不仅完成了朱溪项目验收报告两个章节的初稿,还撰写了两篇论文。听说朱溪项目快要验收,还未痊癒的他不顾家人的劝阻,让父亲送他到车站,一蹦一跳地赶回了项目部。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他骨折后仅60天就去爬山。常去矿区质检的工作人员感慨地说,从没见到过这么热爱地质的年轻人。

野外地质工作需要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常年与荒野为伍,与寂寞为伴。每日天未放亮,他就起床进行地质填图、钻探编录、槽探编录,有时候在山里一忙就是十几个小时,时常借着夕阳的余晖,才踏上返回的路;为了及时归纳总结区域和矿区成矿规律,给科研项目积累素材,晚上他又得继续挑灯整理当天的资料。他常年在野外一线,没有所谓的双休日和节假日,甚至很难抽出时间回家探望亲人。就连新婚妻子休的婚假都是在朱溪项目部陪着他度过的。即便是这样,也未动摇他对地质的热爱和专情。

在同事看来,欧阳永棚是一个坚持己见的学术派分子。一次劳动竞赛,以他为代表对钻孔中一段岩性的辨认与另一组队员产生了分歧。欧阳永棚根据接触角度、岩石颜色判断,那段岩性属于一段侵入的花岗岩。而他组代表根据多年矿区经验、孔深位置、顶底岩性认为是栖霞组下段的石英砂岩。结果实验分析证明,欧阳永棚的结论正确。因此,对方代表深受触动,并且认为不可以再只根据经验判断岩性,而需要改变工作方法,累积更扎实的知识储备,开阔思路。

对于成矿的系列“疑难杂症”,欧阳永棚有一套自己总结的“把脉法”,不仅能解其惑,还能传其道。说到对资源矿产研究的热爱,他绝对是一个正能量的传递者。艰苦的野外生活里,理论知识扎实的他,不但把研读地质书籍当做业余爱好,同时还影响着周围的同事,带动大家一起钻研地质找矿科学。

如今,多次获奖的欧阳永棚依然保持着那份地质人的淡定和从容。他说,自己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前头还有更高的山峰等着自己去攀登。□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