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点亮寒门学子成才梦

—— 记兖矿新疆能化公司生产技术部主任徐向东

2016-8-9 16:43:0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建 张献彬

如果不是前年买电脑邮寄的地址被同事发现,人们至今也不知道这个生活俭朴的人20年来已为慈善事业倾力相助16万多元,是新疆妇女儿童基金会在册的第一批定向资助人。

谈起资助大学生的事,兖矿新疆能化公司生产技术部主任徐向东工程师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那是我们家的十几个儿女呀,个个上进努力,学业有成,我们很幸福。”

爱让一切变得更美丽

“乐善好施”是徐向东的家训,但真正让他领悟到其中涵义的是1995年为贵州山区重建家园的活动。

生于青岛,在贵州长到7岁才随参加“三线”建设的父母返回山东的徐向东,对贵州山川草木留下了美好记忆。看着宣传单上流离失所的山区孩子们无助的眼神、困苦的生活,当时还在兖矿集团二号井煤矿选煤厂干技术主管的他,冲动地跑到邮局寄出500元钱。

一连几天,他满脑子都是“你的一份爱心,或许会改变一所山区小学的现状,会改变一个孩子一生的命运”这样的宣传口号。

自此,徐向东开始有意识地收集相关信息,踏上了一条“爱让一切变得更美丽”的大爱之路。

2003年3月,徐向东调入山西和顺天池能源公司。有一天,他看到一名同事的女儿在嘤嘤地哭,一问才知道:因同事的妻子没工作,同事的收入不足以供3个孩子上学,只好让学习不好的老二退学。徐向东当即掏出2000元钱给同事,一帮就是3年多。如今那个差点辍学的女孩已经在北京工作了,收入还不错。

2011年3月,已在新疆工作一年的徐向东,通过新疆妇女儿童基金会资助了一名叫茹仙古丽的维吾尔族贫困女孩。她来自于阿克苏的农村,幼年丧父,母亲带着她和奶奶相依为命,生活很艰难,无力支付她读大学的费用。第一见面时,女孩瘦小得如同初中生,一身校服不知穿了多少年,映衬的皮肤更加棕黑。

有一天中午,徐向东请她吃大盘鸡,她竟落下泪来,拿筷子的手一个劲地颤抖,“叔叔,我是第一次吃大盘鸡!”徐向东连忙挑好肉不断往她盘子里放。

由于体质弱,茹仙古丽常常生病,徐向东便在周末为她改善伙食。有时学校安排活动,不能前来,他便把孩子最喜欢吃的手抓肉或炸鸡腿送到学校。渐渐地,她脸色开始红润,身体也越来越好。

闲暇时,茹仙古丽给徐向东讲述民族风情,徐向东为她讲解汉族习俗。他笨拙的舞姿,常是她和她同学的笑料。如今,一听到电话里“亚克西达达(好爸爸)”的叫声,他就笑脸如花。

谈起那年冬天徐向东发着高烧仍然坚持为她送饭,结果因路滑摔倒的事情,茹仙古丽瞬间落泪:“我感激爸爸当初和众多好心人的关怀。他教会了我要以我的方式回报社会。”

爱心“户口本”

每年被邀请参加新疆妇女儿童基金会表彰,是徐向东最开心的时候。看着曾经一度失学的孩子们在舞台上轻歌曼舞、幸福无比的样子,他感觉自己的付出很值得。会议结束后,他悄悄地离去,第二天准时上班,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每年学生毕业季的时候,徐向东总能收到许多喜讯:“爸爸,我顺利毕业了!”“爸爸,我考上研究生了!”“爸爸,我准备考公务员呢!”……听着这些话,他能激动地好几宿睡不着。

翻开徐向东的“户口本”,谈起儿女们如今的现状,他不无自豪:哈萨克女儿,在新疆吉木乃县公务员,已经打来报喜的电话,今年怀上“猴宝宝”了;维族女儿,在新疆大学今年毕业;库车女儿,明年研究生毕业;塔吉克族儿子,大学毕业后现在塔城地区经商;河南女儿,大学毕业了,如今在上海工作成家;苗族女儿,在贵州省凯里医院当医生……

每个月底的周末,在新疆大学上学的维族女儿会和她的同学一起来看“爸爸”,做顿手抓饭,唠唠嗑。看着昔日面黄肌瘦的黄毛丫头出落成俊俏可人的大学生,徐向东愉快的小曲能哼上好几天。

聊起苗族女儿,徐向东有说不完的话:“我这个女儿吃了许多苦。当初,她的初中和高中都是由深圳的一家学校校长资助的,后来校长得病,无力资助了。第一年她考上大学,因为没钱没去上,第二年又考上了。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和家属商量接过来资助她四五年,直至正式参加工作。她特别能吃苦,每次来看我,都是坐硬座。一个小姑娘,独自坐30多个小时的火车,想起来心都痛。”

“她最喜欢帮我擦皮鞋,因为之前没有听说过液体的鞋油。我和许多朋友说起此事,竟没有人相信,谁能想像经济发达的今天还有如此闭塞的村寨!”他感慨地说。

“如今好了,孩子来信说谈了个男朋友,也是医生,今年年底结婚。”说着说着,愉悦的表情在徐向东脸上弥漫开来。

“我会坚持做下去”

说起担任兖矿集团电信中心高级工程师刚刚退休的妻子侯秋红,徐向东颇动感情:“没有她20多年来的默默支持,我恐怕也坚持不到现在”。

从1995年到现在,徐向东先后从事过技术主管、队长、科长、部长、副总工程师、主任工程师。工作地点从济宁樱花集团、兖矿集团二号煤矿到山西和顺天池能源、山西能化公司、新疆能化五彩湾煤电公司、新疆能化公司。但无论职务和单位如何变迁,他一直未间断过资助“儿女们”。

自己离家几千里,妻子孤身一人在山东孝敬双方老人,抚育着年幼的孩子,还要忙着自己的专业工作,其辛苦可想而知。但凡徐向东因为“儿女们”缺钱向妻子要时,她从没有拒绝过,并常常多给。

他和儿子曾因资助一事闹过小矛盾,不过,“如今儿子不仅理解了我,在大学里还经常参加爱心活动,有点‘子承父业’的意思。”他高兴地说。“感谢爸爸,因为他的公益精神感染了我,让我积极乐观地去帮助周围那些贫困的学生。”电话里,儿子笑着对笔者说,语调真诚清爽。

说起今后的打算,年近知天命的他坦言:“为了孩子们,我会坚持做下去。前十年激情捐款,后十年定向资助,未来,我想联合更多的爱心人士把它当做一项事业有计划地去做细、做好!”

这些年投身公益,他以自身的行动告诉别人,公益就是老他人之老,幼他人之幼,乐他人之乐,尽自己所能去帮助有困难和需要的人。

徐向东喜欢写作,他的文章中有这么一句话:谁的生活里都有或多或少的磨难。只要你不自怨自艾,不放弃,感恩他人的帮助却不仅仅只依赖于他人的帮助,谦卑却不自卑,因为贫穷或者苦痛不应当成为自己消极待世的理由,而应该成为自己努力改变命运,回馈社会的动力。□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