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情系中原大地——韩影山

——记河南省地质工作奠基人韩影山同志

2016-8-26 16:52:2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孙志顺

韩影山(右一)与地质人员研究图纸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在河南省地质事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有一位老人默默地奉献出自己的毕生精力,他令人敬仰、令人怀念,他就是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60年前成立的河南省地质局原副局长兼第一任总工程师韩影山同志。

为保地质资料颠沛流离

韩影山同志原籍河北,193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系,是著名地质科学家李四光的学生,毕业后来到河南省从事地质工作50多年,把毕生精力献给了河南地质事业。初到河南时,他在民国政府地质调查所任技佐。当时,河南地质工作基础十分薄弱,地质调查所包括所长、技术人员、勤杂人员不到40人,仅有一部英制沙利文手摇钻机。几个技术人员白手起家,开展地质调查。他同曹世禄、孟昭彝等先后从豫北的汲县、辉县、济源、修武到豫南信阳、确山、遂平以及临汝、鲁山、宝丰等地进行实地踏勘,先后编写地质报告20多份。抗日战争爆发后,地质调查所搬到了重庆,韩影山和曹世禄等技术人员和部分工人为保护40多箱地质资料和仪器,跟随国民政府部分人员从开封跑到南阳镇平,又到淅川荆紫关。随行的国民党士兵嫌他们带的东西太多,要他们丢掉,但他们怎么也不肯。有一天,韩影山发现资料箱少了几箱,于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又原路返回寻找,直到把资料箱找到才往前赶路。后来,他们又从河南跑到陕西西安,一路颠沛流离,吃尽了苦头。抗战胜利后,他们回到了开封。

他们本想继续开展野外调查,实现“工业救国”的理想,可在旧中国,“工业救国”只是一种幻想。日本投降后,好日子没过几天,蒋介石发动内战,又把人民群众推到水深火热之中。由于中原战场吃紧,国民党节节败退,地质调查所又南迁到信阳鸡公山,最后搬到了南京。

1949年4月,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直逼南京,国民党要他们清理携带的资料到台湾去。他们说:“我们是河南省地质调查所的工作人员,携带的都是河南地质资料,到台湾也没用,河南离不开我们,我们一定要回到河南。”国民党高层也认为他们到台湾利用价值不大,而且急于自己逃命,就不再管他们了。一夜之间,南京解放了。天亮之后,他们推开门一看,院子里、大街上睡的都是军人,他们很吃惊,心想还有这么好的军队。这一幕给韩影山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经过打听,1948年6月开封已经解放,河南省人民政府工业厅接收了原省地质调查所。于是,他们千方百计地给河南省政府发电报,说明他们是原地质调查所的工作人员,还带有地质资料,要求回河南。据说是吴芝圃省长知道后,派人把他们接回到开封。

为编写一份报告废寝忘食

解放初的中原大地百业待兴,韩影山同志满怀着喜悦的心情跨进了新的地质调查所,投入到地质找矿事业中。他与其他地质人员一起带领一部分实习生从大别山到伏牛山开展地质调查,跋山涉水,风餐露宿。

1950年7月,地质调查所更名为中南军政委员会重工业部第一地质调查所;1951年5月,又更名为中南地质调查所开封分所;1952年10月,地质调查所并入中南地质局。有的同志甚至发牢骚,单位名字改得这么快,都快找不到家门了。韩影山说:“不管单位名称怎么变,只要搞地质工作就行。地质人员的主要工作就是找矿,不是纸上谈兵。要找矿就要到野外看地质现象、拉剖面、采标本,做好野外记录。”他还常拿地质人员晚上提着“马灯”在野外解手,发现了小关铝土矿,以及步行八百里翻越伏牛山,在南召县开展地质调查,惊动了南阳行署专员郭思敬并给地质调查组派了“向导”的故事来启发大家。他说:“现在是人民政府,人民当家作主。我们为国家找矿,政府和人民群众是支持地质工作的,不管单位名称怎么改,我们的任务就是地质找矿,支援国家经济建设。”

1953年,中南地质局四○一队(平顶山煤田勘探队)成立,韩影山同志被任命为大队技术负责人(相当于总工程师),从此走上了地质技术领导岗位。

平顶山地处河南省中部,叶县、襄县、宝丰、郏县的交界处。解放前,韩影山同志曾同地质调查所的曹世禄去踏勘过,当时因为遭到当地土匪袭击,抢走了他们惟一一部手摇钻机,工作被迫中止;解放后,韩影山同志又随我国著名的地质学家冯景兰和张伯声教授到平顶山地区,在香山-龙山-擂鼓台-落凫山-马棚山-焦赞孟良寨一带进行野外调查。他负责草测地质图和地质剖面,绘制了平顶山第一张地质图。他们通过这次地质调查,编写了《豫西地质调查报告》,估算煤炭储量11亿吨。

1951年,中国地质工作计划指导委员会要求河南省对平顶山煤田地质调查进行复核,这一任务又落到了韩影山同志肩上。于是,他再次带领6个人的普查小组对平顶山地区进行了40多天的野外调查,填绘地形地质图23幅,面积达330平方公里,并编写了《宝、叶、郏、襄平顶山煤田地质报告》,估算煤田储量14亿吨。这份报告引起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中国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平顶山煤田便被列入全国重点勘探项目。

经过3年多的艰苦努力,四○一队千余名职工累计施工了80多个钻孔,进尺24000多米,于1955年提交了河南省第一份可供开采设计的大型煤田勘探报告——《宝、叶、襄、郏煤田平顶山矿区地质勘探报告》。为保证报告质量,韩影山作为技术负责人废寝忘食,曾经三天两夜未合眼。他仔细核校每个数据、每份图纸,直至准确无误。当年8月,国家储量委员会正式批准了这份报告,并给予了很高评价,从而为河南煤炭工业基地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为地质工作呕心沥血

韩影山同志1956年8月8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57年调任河南省地质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他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带领全局广大地质工作者深入野外第一线,栉风沐雨,踏遍了河南的山山水水,取得了丰硕的地质成果。截止到1990年,河南省已发现各类矿产102种,探明储量70种,储量居全国前十的矿产达47种,有力地支持了河南省乃至全国的经济建设。

韩影山同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处处以工作为重,突出表现在以下4个方面:

一是酷爱地质事业,信念坚定。正如河南省地矿厅为他举办的《韩影山从事地质工作五十周年座谈会》上说的,“我从心里热爱祖国的地质找矿事业,一生经历过无数苦难,但都没有动摇我献身地质事业的信念”。“文革”初期有人给他扣上“反动技术权威”的帽子,他照样工作。后来把他下放到扶沟县、罗山县“五一”农场劳动,他心里依然想着地质工作。他说:“这些人(指造反派)一直闹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让大家正常工作啊。”一个“闹”字,道出了一位老知识分子忧国忧民的内心酸楚。离休后,他被推选为河南省地质学会会长,从更广泛的角度依然关心着全省地矿事业。

二是重视基础地质工作,重视野外调查。他非常重视岩矿鉴定和物化探工作,重视在实践中培养提高地质技术人员的水平和工作能力。他强调,地质人员必须广泛占有第一性资料,深入研究河南的地质特点和规律,才有发言权。他大力推进1∶20万、1∶5万区域地质调查,组织编制《河南省基岩地质图》,用以指导全省地质工作。

三是高度重视地质找矿。他认为:“地质人员找矿是硬道理,长期找不到矿没道理。大地构造、成矿带的形成有其自身规律,而且我们的前辈为了生存和社会的进步,千百年来做了大量的探索,留下了不少遗迹和资料,我们要注意并尊重他们取得的成果,总结经验,对古代的采坑、矿硐、矿点要用现代技术加以深化,做到古为今用。”

四是作风踏实,亲力亲为。他说:“地质工作是一门科学,我们必须用科学精神开展工作,整天坐办公室不行,要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深入到第一线。大办钢铁时,有的地方砸锅炼铁,是笑话,是浮夸风,也是对地质工作的讽刺。因为没有那么多的铁矿石,河南绝大多数是贫铁矿,极少富铁矿,不是地质工作者没有努力,而是地下没有富铁矿,这是我们最大的遗憾,也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韩影山同志从事地质找矿工作几十年,多数时间在野外,凡是重要的矿区、重点地质工作项目,他都亲临第一线严密组织。从平顶山煤田、巩县小关铝土矿到栾川钼矿、小秦岭金矿、桐柏金、银矿等都能看见他的身影。

20世纪60年代,他到加纳考察金矿开采,回来后又率地质部第一矿产公司和河南省地质局代表团到金沙江畔考察云南省宝鼎煤矿会战。考察完之后,他及时组织编写报告,虚心学习外地的先进经验,改进和指导河南省的地质工作。

“文革”后期,许昌铁矿会战,指挥部设在长葛县,他亲自任指挥长,吃住在指挥部,孙大光部长来河南调研,他亲自陪同,汇报工作。1983年,他已74岁高龄,发高烧39度,他把医生请到家里打针后依然到野外第一线工作。韩影山同志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河南地质找矿事业,被誉为“河南省的活地图”,是河南省地质工作者的楷模。一次,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途经河南,在列车上听取韩影山同志汇报全省地质工作情况后,亲切地拉住他的手说:“建设祖国,开发矿业,就是要有你的这种精神。”

韩影山同志于1995年1月病逝,享年87岁。

今年“七一”,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的重要讲话中,多次强调我们要“面向未来,面对挑战,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这是时代的召唤,历史的使命。我们要学习韩影山同志献身地矿事业,践行地质工作“三光荣”精神,不忘初心,坚定信心,真抓实干,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