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敢于向金山亮剑

——记武警黄金第二支队高级工程师陈海舰

2016-11-15 16:33:2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海广 王宏利

在武警黄金第二支队,有这样一名科技干部,他入伍24年,一直奋斗在野外地勘一线。任行政干部时,与科技干部一道钻研问题;任科技干部时,全身心扑在找矿事业上。24年时间里,他先后在内蒙古中西部的12个矿区从事地质矿产勘查工作,所承担的内蒙古地质勘查基金项目“内蒙古包头市哈达门沟313、314号脉岩金矿普查”获得中国地质学会2013年度十大地质找矿成果奖,2014年获中国地质学会第一届野外青年地质贡献奖——“金罗盘奖”。他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被武警黄金第一总队评选为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先进人物,被武警黄金部队评为专业技术干部标兵、“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他就是武警黄金第二支队战略地质调查项目负责人、高级工程师陈海舰。

在日常工作中厚实底蕴

“底气永远比运气重要,找矿的底气就是要有过硬的业务能力。”这是陈海舰常说的一句话。1992年7月,陈海舰从长春地质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武警黄金部队。到部队后,正赶上安子岭矿区半年设计工作,主任工程师让陈海舰负责画矿区交通位置图和矿区工程分布平面图。为了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这两张图他用了一个星期才画完。拿到两张图后,当时的主任工程师扫了一眼说:“这么简单的图费这么大劲,到野外去锻炼吧!”自尊心极强的陈海舰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迎头赶上。

到达野外的当天下午,他就上山与两名技术员进行了槽探、浅井编录。他抓住野外地质生活的难得机会,虚心向老同志学、向书本学。他把大学的专业书籍读了一遍又一遍,与矿区资料对照了一次又一次。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熟练掌握了工程编录和基本图件的制作。

工作的第二年,部队技术人员需要择优进入项目,陈海舰顺利进入了当时支队惟一的重点矿区——安子岭矿区进行地质勘查工作。1993年,陈海舰因编写《河北省青龙满族自治县安子岭金矿普查报告》,受嘉奖一次。

陈海舰在日记里写到:“一年零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从一名大学生成长为了一名合格的武警黄金部队地质技术员,这难道不是一件骄傲和庆贺的事吗?我要继续努力!”

1999年,作为一名副主任工程师,陈海舰带领一名技术干部、一名司机独立承担内蒙古和林-兴和水系沉积物测量异常查证工作。工作区面积大约3000平方千米,处于大青山深部,山高林密,交通、经济不发达,且要求当年年底前提交报告。陈海舰与战友边工作边学习边探索,5个多月的野外工作,除了极端恶劣天气外,他们没有休息过一天。1999年年底,他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所编写的报告获得武警黄金部队指挥部优秀报告一等奖。

由于陈海舰既懂技术又懂管理,2001年,组织安排他任行政干部。作为科技干部出身的他,在中队主管岗位上一干就是5年。20多年来,无论是担任行政干部,还是担任科技干部,陈海舰始终把地质找矿放在第一位,通过对矿区区域地质、矿产资料的研究和对有关资料的学习,提出了很多有见解的成矿机理,先后发表学术论文11篇,被破格晋升为高级工程师。

在关键时刻要站得出来

哈达门沟矿区是武警黄金部队的三大勘查基地之一,更是二支队提交年度金资源量的惟一矿区。2009年,该矿区313号脉的深部勘查工作进入了第二个低谷,钻孔见矿率不到30%,多条勘探线连续多个钻孔未见矿。得知这些勘查结果后,部队上下急得团团转。当时的矿区负责人也乱了阵脚,由于心理压力过大,主动提出辞职。谁能接过这个担子?谁能在关键时刻冲上去?这些问题困扰着每一个人。

曾经在该矿区工作过的陈海舰,主动找支队领导请缨,“我要去试试!”官兵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接受任务后,陈海舰与战友白天跑野外,夜里钻研资料,一干就是40多天。那段时间,他每天休息的时间不到4个小时。

“牵牛得抓住缰绳。”矿区的突破重点在313号脉,陈海舰和技术干部庞永祥一起用ArcGis9.x软件做出了313号矿体深部品位变化趋势图,每天图不离眼盯着看。炊事班战士杨永怀背着一口行军锅从山外来报到那天,陈海舰忽然来了灵感,哈达门沟不就是一口热腾腾的大锅嘛!他把313号脉比喻成乌拉山下一口充满含矿热液的大锅。大锅大约在地表宽2千米、长7千米,锅底在海拔100米的大山深处。大锅又分成三个小锅,岩石有软硬,就像牧民锅里的羊肉和骨头,软的融化掉了,在锅中悬浮着的,就是趋势图上显示的无矿段。上一年钻孔没见矿,是因为钻头打在了无矿段里。陈海舰眼前一亮,大刀阔斧地修改设计,一周后带着“锅理论”的图纸到内蒙古武警黄金部队办公室汇报,专家听完他的汇报后很振奋,同意了他的设想。

2010年底,陈海舰指挥官兵在313号脉下布设了23个钻孔,设计工作量近2万米,孔孔见矿,为哈达门沟矿区资源储量突破100吨立下了赫赫战功。接下来的3年时间里,哈达门沟矿区年年有新突破。其中,313单脉储量达到大型金矿规模,属国内罕见。

在考验面前要懂得感恩

在陈海舰工作日记里写着这样一段话:“有人劝我说,地质工作太辛苦、太乏味,年龄大了该换个岗位了。但我深知,部队给了我一个理想的平台、成长的舞台。我深知,荣誉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只有依靠组织培养、同事帮助、个人努力才能换来的,任何时候都要知恩感恩报恩。”陈海舰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记得在地质行业火爆的那几年,地勘行业技术人员相对短缺,他的一位在内蒙古某地勘院担任副院长兼总工的大学同学多次找到他,准备高薪聘用他,但都被他拒绝了。他说:“不能现在翅膀硬了,就忘了本,这不是我的性格。”那段时间,好多同学都说陈海舰太傻了,但陈海舰只是微微一笑,继续研究他手中的地质资料。

24年来,陈海舰每年至少有7个多月时间在野外,每年出队时,妻子总会问:“你何时才能不出野外呀?”他安慰妻子说:“我是一名军人,一名地质工作人员,不主动出野外,不主动上山,那还是工作?那还叫搞地质的?”

2011年,支队机关业务股室缺技术负责人,领导找他谈话,建议陈海舰回机关工作。但他却婉言拒绝说:“领导把机会留给真正需要的人吧,我感觉野外才是我真正实现理想的地方。突然回到机关,我会不适应的。”

2014年后,随着支队找矿基地的紧张,陈海舰又被选调从事内蒙古中西部区域矿产研究工作。2015年初,他带领战友完成了支队“十三五”多金属勘查规划,为支队发展提供了决策依据。

如今,武警黄金部队的职能已向陆地和海洋军事地质调查转换。一些战友开玩笑地说:“这次陈海舰可以向海洋军事地质调查亮‘舰’了。”□

陈海舰(中间)与同事一起在野外工作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