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地质遗迹保护领域的新兵

——记安徽省地质测绘技术院地质调查所高级工程师朱洪

2016-11-29 16:25:3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林燕

清晨太阳微醺,朱洪用温水洗漱后,随意吃点早饭,便招呼同伴从宾馆赶往马仁山地质公园,开始一天紧张而有序的工作。刚一出门,寒气袭来,他裹紧了上衣。

他们正在撰写马仁山科学导游指南。“我们在进行实地踏勘前,都要查阅大量的原始资料,毕竟地质遗迹资源与基础地质还是有区别的。”说到安徽地质遗迹,朱洪如数家珍。

2007年7月,朱洪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环境工程专业,现任安徽省地质测绘技术院地质调查所副所长、高级工程师。自2011年至今,他先后带领项目组完成了合肥大蜀山-紫蓬山、灵璧磬云山、繁昌马仁山、明光女山、石台溶洞群等地质公园地质遗迹保护项目10余项,先后获得安徽省地矿局地质科技进步奖、安徽省国土资源科技进步奖等奖项,发表相关研究论文6篇,被誉为安徽省地质遗迹保护领域的新兵。

当初承接“合肥大蜀山-紫蓬山地质遗迹保护”项目时,这位新兵可是感到颇为棘手,“当时真是硬着头皮上的,我们地质调查所刚刚起步,还没有地质遗迹保护方面的经验。大蜀山-紫蓬山位于合肥市西南部,以典型古火山机构和侏罗纪层型剖面等地质遗迹为特色,2011年9月被评为安徽省地质公园。公园建设伊始,急需开展地质遗迹保护工作,公园管理机构找到我们请求提供地质遗迹保护方面的技术支持。”从摸着石头过河的“新兵”成长为门儿清的“老手”是需要时间和努力的。面对挑战,朱洪有着不怕苦、不怕累、不怕难的冲劲,通过查阅地质遗迹保护要求,根据平时从事地质环境保护工作中获得的经验,多方权衡分析后认为可以完成工作任务。他决定组建项目团队,深入研读地质遗迹保护方面的规范,并详细制订了工作大纲。为了早日完成工作任务,他主动放弃节假日,多次带领项目组前往大蜀山、紫蓬山进行地质遗迹调查,认真记录地质遗迹规模、分布特征。很快,项目组掌握了有关公园地质遗迹的第一手资料,为后期地质遗迹保护设计奠定了基础。面对工作中拿捏不准的地质现象,他经常查阅大量的基础资料,与项目组成员深入研讨,并虚心请教咨询地质遗迹保护方面的专家。

“既然答应了,就要确保完成任务。”这是朱洪接到工作任务时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他的保证。经过两个月的努力,合肥大蜀山-紫蓬山地质遗迹保护设计圆满完成,工作成果按期提交给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审查。在项目评审会上,工作成果受到与会评审专家的高度肯定,顺利通过审查。在2011年~2012年度安徽省地质矿产勘查局地质科学技术奖评选活动中,该项目成果荣获地质勘查质量三等奖,项目组首次承担地质遗迹保护项目就获此殊荣,极大地鼓舞了大家的士气。

首次接触地质遗迹保护项目让朱洪尝到了甜头,他开始爱上了地质工作这份“苦差事”。2013年初,国土资源部开展第七批国家地质公园申报工作,要求各省市在年底前提交申报材料。当年8月中旬,灵璧磬云山、繁昌马仁山两家地质公园的负责人不约而同地找到安徽省地质测绘技术院,要求该院编制国家地质公园申报材料。此时距国土资源部要求的时间不足半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要求一家单位同时编制提交两份高规格的国家级地质公园申报材料,在安徽省地勘单位尚属首次,难度之大可想而知。面对信任与期望,此时的朱洪头脑十分冷静,他知道这是一次促进全院地质遗迹保护业务发展的绝佳机会,但也是一块非常难啃的“硬骨头”。经过与领导的商议和深思熟虑后,最终他们接下了这两项工作。

随后,他在全院范围内征选技术骨干组建项目组,带领项目组成员集体学习国家地质公园申报相关规范和技术要求,兵分两路赴两家地质公园开展地质遗迹实地调查工作,走访当地居民,征求地方政府意见。那段时间,朱洪几乎天天都在加班,根本没时间照顾刚满周岁的儿子。在他的带领和努力下,项目组在当年10月初提交了申报材料初稿。为了确保工作质量,他拿着初稿多方征询专家学者、地方政府、当地居民的意见,并最终形成送审稿上报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当年11月初,申报材料通过安徽省国土资源厅组织的审查,并按期上报国土资源部。

2013年12月在北京举行的全国第七批国家地质公园评审上,安徽灵璧磬云山、繁昌马仁山顺利通过国家地质公园专家委员会资格评审,成功取得国家级地质公园资格,受到专家学者、当地政府、业主单位的一致好评。

晨光撒进车窗,回首过去5年的努力与成绩,这颗冉冉升起的“新兵”对未来充满希望。□

朱洪(右)调查紫蓬山地质遗迹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