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哥哥是我的榜样

——记内蒙古地矿局231队职工潘海滨

2016-12-13 16:15:2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潘冬梅

上世纪80年代初,父亲赶在最后一批“接班”政策前退休,17岁的哥哥子承父业,成为了内蒙古地矿局231队的一员。

哥哥在野外吃午餐

33载弹指一挥间,从懵懂无知的少年开始,哥哥就一直工作在最艰苦的野外一线。哥哥年长我3岁,在哥哥工作7年后,我考取了株洲煤校,毕业和哥哥成了同事。

小时候,哥哥是我们的依靠

哥哥接班一年后,父亲去世了,作为家中惟一的男孩,哥哥从此挑起了家庭重担。

在地质行业不景气的年代,打了折扣的薪水难以维持基本的生活。为此,单位冬季放假时,哥哥就跟随年长的师傅们当装卸工,供我和两个妹妹上学。

那时候,到了冬季家家户户都要储存过冬的燃煤,一车煤都在5吨以上,哥哥和成年人一样,一天有时候要卸四五车煤。

有一次,哥哥干完活回来已是傍晚,满脸的煤灰俨然一个黑人。寒冬腊月,他的棉袄都已湿透。哥哥疲惫不堪,进屋后就倒在了床上。

我和妹妹拿来毛巾给哥哥擦脸、擦头发,倒来温水让他漱口,母亲端来饭菜,看着哥哥艰难而又迟缓地吃着东西,母亲心疼得直落泪,而哥哥却安慰母亲说:“好吃的当然要细嚼慢咽了。”

当时,哥哥还是一个孩子,却要承担家庭的重担。正是有了哥哥的资助,我才得以顺利完成学业,拥有了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

工作后,哥哥成了我的榜样

虽然哥哥初中没有毕业就上班了,可是他工作肯干,任劳任怨。那个年代的设备都是肩扛背驼,年少的哥哥似乎有使不完的劲,扛钻杆、搅泥浆、检修设备、操纵钻台,逐渐被提拔为班长、机长。

工作15年后,我才有机会第一次深入野外一线,真正了解了一个不一样的哥哥,不一样的同事以及哥哥那个群体艰苦的野外工作以及枯燥的集体生活。

五九煤田,是一个地面工作条件十分恶劣的工区,生活区和工作区都在沼泽地中,工作台建在水中,帐篷搭在水上,工人们穿着大水靴在水上作业。赶上林区防火期禁止生火,每天工作后等待他们的是冷饭、冷水、冷被窝。至今忘不了第一次来到野外工区时,我远远眺望,一样的装束,一样的满身泥点,一样的和着隆隆钻机声有序作业的工人们,直到哥哥来到我面前,憨憨地傻笑着,我才亲身体会到了哥哥和他的钻工兄弟的艰辛和不易,让我不禁泪眼朦胧。

在拉布达林煤田施工期间,哥哥的腰疼病犯了,严重得不能直立行走,即便是偶尔轻咳一声,也会引起腰痛。主管领导劝说他回家到大医院进行治疗,可是哥哥只是让工区司机每天送他去镇上的医院打封闭针,回到工区依旧坚持工作。就这样,哥哥坚持到完成野外工作才开始进行治疗。

哥哥工作10年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008年,内蒙古地矿局231队成立了矿产开发部,哥哥被派到该部门开车,每年也是工作在野外,不同的是,哥哥既当司机又和技术人员一起槽探、选样等,他说:“我闲着也是闲着,跟技术人员一起干还能学到很多知识。”

生活中,哥哥是大家的开心果

说哥哥50岁了,谁都不相信,乐天派的他不仅自己快乐着,还把欢乐带给周围的人。

哥哥学范伟非常逼真,一板一眼,一腔一调,惟妙惟肖,常常逗得大家捧腹大笑。枯燥的野外群体生活,因为有了哥哥,多了不少欢笑声。

如今,虽然父母都不在了,但是哥哥却一直像父母一样照顾着我们。更难得的是,我和哥哥离着很近,每天都可以见上一面。哥哥很乐于做公益,从2002年开始,每年哥哥都义务献血,十几年来从未间断。

冬季的寒风刺骨、夏季的蚊虫叮咬,雪天的艰难跋涉、雨季的泥泞难行,哥哥从没有因条件艰苦、环境恶劣抱怨过、退缩过。钻塔、钻机、钻工,偶尔路过的牛马羊群,应季开放的草原小花都是哥哥最亲密的伙伴。

其实,像哥哥这样一辈子奋战坚守在野外一线的人比比皆是,他们发扬“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的“三光荣”精神,把红火的青春、健康的体魄、奋斗的精神都奉献给了他们所热爱的地质事业,书写了属于自己的精彩。□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