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十年,以平凡凝萃热爱

——记福建地调院技术骨干王芳华

2017-1-24 17:08:5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连小强

王芳华,福建地调院一名年轻的技术骨干。参加工作10年来,他先后主持参加了十几个项目,有的项目达到大型规模。由于工作出色,他先后获得“福建省五一劳动奖章”、“全国青年岗位能手”等殊荣。

冬日里吃冷饭

2008年下半年,王芳华被派往光泽茶山矿区开展地质调查工作。车子将他送到矿区山脚下一个偏僻的饶家村就走了,卸下来的被子、地质包、工具箱在路边堆了一地,他一个人挨家挨户地找住处。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户人家,但居住条件很差,他抖了抖床板上的灰,把被子铺上,一待就是好几个月。每天,他除了要面对艰辛的地质工作外,还要帮房东挑水打柴收谷子。

2010年冬天,在闽北的仑尾矿区,大雪飘了两天,稻田、池塘均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为了查看新见的矿层,他换上工作服,穿上登山鞋,拿着“拐杖”踏上白雪覆盖的山路。中午,他和同事本来可以回驻地吃上一口热饭,但为了赶进度,他们自备干粮在山上就地解决。下雨天时,他们撑着雨伞走上几个小时泥泞的山路是常事。有时候,房东看见他满身都是黄泥巴都不愿意让他进门。

2015年1月是高椅山矿区一年中最冷的月份。矿区海拔高,不是霜冻就是下雪。他们的驻地处在一个山沟里,阴冷潮湿。没有洗澡间,他们就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子,四处透风又透光,简单冲洗一下解解乏。为了保证在春节前完成任务,他和同事布置的路线都特别长,每天要翻越好几座山。清晨,他早早地骑着摩托车就出发;中午为了节省时间,即使是下雪天也是吃自带的冷饭。

有付出就有收获

2008年,他在光泽茶山矿区开展地质调查工作,那里到处都是悬崖峭壁。其中有一个陡壁,宽一公里、高近百米,中间有些小台阶,石缝上稀稀拉拉地长有一些小树,人只能侧身攀爬。为了把填图路线做得更扎实,他冒着危险在这个陡壁区攀爬了三四次。有一天,他因脚底踩空在陡峭的山坡上连翻了两个跟头后,头朝下扎进了探槽内,头上磕了一道口子直流血。老乡赶忙叫他回家处理伤口,他却说:“农村出来的,流点血没啥。”只休息了一会儿,他又继续编录探槽。由于伤口没处理好,后来一直化脓,过了几个月才好。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他在矿区发现了2条厚度大、品位高的银矿体。

2012年,他在担任仑尾钨矿普查项目负责人期间,一直奋战在野外一线。通过对矿区的地质体及构造重新厘定,对矿区控矿因素进行深入分析研究,他精心布设了6个钻孔,且孔孔见矿。全区共圈出矿体38条,求得钨资源量5万多吨,达到大型规模。老专家黄崇轲在指导工作时,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小伙子,干得不错!年纪轻轻,找个大矿不简单啊!”

越是艰难越冲在前

在安排野外工作时,王芳华总是把最艰难的路线留给自己、最高的山头留给自己爬、最难拱的路自己拱。在闽东熙岭,他主动承担了图幅东北角寨下组火山岩区地质路线。这条路线很长,要翻越好几个山头,高差大,地势陡,灌木丛生,荆棘密布,穿越非常困难。天刚蒙蒙亮,他就开始上山,一天要跑二十多公里的山路,脚底磨出了许多水泡。天黑之后,他才回到驻地,晚上还要整理白天收集到的资料。

2014年8月,组织上安排王芳华到兄弟单位做技术帮扶。过去不到3个月,福建省第三届找矿职业技能竞赛活动如期开展。面对这场高手云集的比赛,大家都不抱太大期望。但他没有退缩,和同事到野外跑了几天,选典型剖面和实测,做好充分准备。实训那几天天气非常炎热,有一条剖面在采石场内,四处光秃秃的,火辣辣的太阳直射,一点风都没有,他全身都被汗湿透了。为了抓紧时间,他们始终没有休息,直到中暑了才决定歇半天。第二天,他还在拉肚子,浑身疲软,但为了能按计划开展培训,他还是加班做了一个近百页的PPT,为组员进行室内实测剖面上课。在他的努力下,原本不被看好的团队出人意料地取得了团体第三名的好成绩,他个人在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

2015年6月,他负责新疆两个1∶5万区调项目标书的编写工作。面对一些难懂的词汇,他从工作原理、规范要求到野外实际操作,都耐心地跟项目组成员讲,一个一个手把手地教。同时,从文字编写到图件制作,从框架建立到最后统稿,从技术标到业绩标,他都耐心地做给项目组成员看,直到他们弄懂了为止。

临交标书的最后3个晚上,他每晚都加班到凌晨三四点。经过连续一个月“5+2”、“白+黑”的工作模式,两个项目、6份标书共400多页,超过25万字的标书终于成型定稿,获得了很高评价。

2014年8月,他到兄弟单位挂职的时候,小孩才出生两个月,妻子孩子都还需要照顾。为了方便工作和照顾家人,他动员妻子带着孩子一起到了永安。

在新疆两个项目投标时,因为时间紧、任务重,他根本抽不出时间陪老婆和孩子到四川去看望病情突然加重的岳母。等交完标书赶到四川的时候,岳母已处于弥留之际。岳母跟他说:“我已经没办法抱外孙女了。”他听了非常自责。一个月后岳母就离世了,没能在她生前好好照顾她,这成了他心中的一个遗憾。

参加工作10年来,为了地质事业,他常年在偏僻的深山里穿林开路,被山羊套套过,被野猪夹夹过,被大黄蜂蛰过,被眼镜蛇追过。有人不解,问他:“地质工作这么艰辛,你就不后悔吗?”他只是淡淡地告诉他:“我是一名地质人,我热爱地质工作,这是我一生不变的情怀。”□

王芳华在野外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